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3章 是不是应该赔一个?【2更】
    “幻?”大乾王很是茫然,“太傅,你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太傅迟疑了一下,才摇了摇头道:“微臣不知。”

    “没事,你们也不用知道。”君慕浅淡淡,“这种生物本来知道的人就少。”

    准确地来说,华胥大陆是不可能见到一只幻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太傅动了动唇,想问,但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该问,而是道:“姑娘需要什么东西?”

    能一眼就看出病根,可见这位慕姑娘确实神通广大,公子果然没看错人。

    “我需要的东西很重要,可关乎到你们太子的命,若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没救了。”君慕浅抬眸,神色肃穆。

    大乾王和太傅瞧见紫衣女子的表情突然变得那么凝重,都不由地紧张起来,手心也沁出了汗,万一这东西找不到,该如何是好……

    君慕浅这时说:“把你们的国库备好就行。”

    太傅一脸懵。

    大乾王二脸懵。

    太傅忍不住开口:“姑娘,这和您入梦有什么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了。”君慕浅挑眉,“你们不把报酬备好,我就会不开心,不开心入梦的时候就会出差错。”

    太傅:“……”

    大乾王:“……”

    好像招了一只豺狼进来。

    “放心。”大乾王嘴角一抽,保证道,“只要你能救醒寻儿,别说国库,就算是整个大乾的宝物,你都能随便拿。”

    君慕浅意味深长:“我记住陛下的话了。”

    大乾王忽然感觉有些冷,他连忙道:“爱卿,朕先出去了,你在这里候着罢。”

    太傅刚要答应,君慕浅便打断了:“你们都出去,我需要绝对安静。”

    二人:“……”

    出了殿门后,大乾王才开始抱怨:“太傅,你找的这人厉害是厉害,但这脾气也太古怪了吧?”

    “陛下,忍一忍。”太傅叹了一口气,“小心人家不高兴走了。”

    “唉。”大乾王一脸悲痛,“朕怕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人赶出去的皇帝了。”

    太傅心想,嗯,还是第一个把自己坑了的皇帝。

    **

    寝殿内寂静无声,幕帘随风而动。

    清弱男子躺在宫榻上,呼吸轻浅,虽然容颜苍白,却也不失昳丽俊美。

    君慕浅眼神无波,她从太霄中取了一滴生生造化泉置于掌心,然后利用灵力将泉水化为水气,送入了楼星寻的体内。

    她之所以能感觉到是幻在作祟,是因为诞生于梦境中的幻,会留下一种的气息。

    这气息因梦的类型而异,美梦则甜,噩梦则苦。

    能让人昏迷一个月都醒不过来的幻,绝对不能小觑。

    因为此种幻是靠着吞食梦境来生长的,也可以称为食梦幻。

    吞食了一定数目的梦后,食梦幻甚至可以跟执念幻一样,化为人形,存活于世。

    但是不管这只食梦幻有多强,一滴生生造化泉也足以将它逼出来。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个梦境。

    君慕浅双眸深眯,很快就看见有着烟雾从男子的身上浮起,缓缓凝聚成类门的形状。

    她伸出手,直接踏入了烟雾之中。

    霎时,耳边传来了鞭炮声和丝竹声,无数宾客喧嚣欢闹。

    君慕浅赫然发现,此刻的梦境内竟然正在进行着一场婚礼。

    难道说这位楼太子真的是断袖,苦于不能和心爱之人成婚,所以只好寄托于梦?

    她突然有些不忍心打破楼星寻的梦境了,但是为了钱,还是得打。

    “新人入堂——”

    男子一身大红色喜服,广袖曳地,面带桃花色,但整个人却看起来如同木偶。

    喧嚣声更大了,众宾客欢呼不已。

    也是此刻,君慕浅直接放出混沌之火,点燃了整个喜堂。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大火,那些宾客们惊呆了。

    “这是什么?”

    “谁在扰乱婚礼?!”

    “烫!好烫!快走——”

    但火焰来势汹汹,根本跑都跑不掉,一个个惨叫着化为了灰烬。

    “该死!”忽然,一声极为尖锐的鸣声响了起来。

    那“新娘”一把将盖头扯下,露出了一张美艳的脸来,神色怨愤:“不知好歹的臭丫头,竟然坏我好事!”

    这里居然还有一只人形幻!

    君慕浅冷冷一笑,无畏无惧。

    她指尖轻点,火焰当即合拢,直直地冲向了新娘。

    混沌之火虽然现在跟普通的火焰无疑,但却是对付这些“死物”最好的利器。

    看见火焰暴掠而来,新娘先是不屑,冷哼一声出手阻挡。

    但是,在她发现那火焰竟然直接点燃了她的身体的时候,不由骇然失色!

    “该死!”新娘又尖叫一声,“这是什么火!”

    君慕浅声音悠缓:“本座的火。”

    面上轻松,心中却极为慎重,她现在修为不够,定然还灭不了这只人形幻。

    断袖太子不会是抛弃了哪个姑娘,让人家因爱生恨,才这样来报复他的吧?

    新娘神色慌张,彻底不敢打了,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后,才急忙化为一缕烟雾跑掉了。

    人形幻一离开,整个喜堂顿时变得虚幻了起来。

    君慕浅知道,这是梦境崩溃的预兆。

    不出意外,楼星寻,该醒了。

    **

    春梦虚晃而过,而此刻,东宫内。

    一声极低的轻吟响起,容色苍白的男子挣扎着睁开了双眼,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喃喃:“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记得,他在成亲,结果一场大火从天而降,然后……

    “醒了?”

    闻言,楼星寻蓦地抬头,顷刻间对上了一双潋滟的桃花眸。

    君慕浅挑挑眉,心想,她终于可以去搜刮国库了。

    然而,在转身之际,楼星寻却忽然低低地笑了,如玉泠泠,撩动人心。

    他慢慢地扶着床坐起来,声音缓缓:“姑娘烧了我的婚礼,是不是应该赔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