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0章 君主阁初立!【光棍节送礼】
    小姑娘一愣,还没开口,那些被阻拦了的乞丐便跳脚了,一个个都开始大骂出口。

    “喂我说你以为你是谁啊,管什么闲事?”

    “就是,别以为自己衣着光鲜就是救世主了,赶快走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打!”

    “嘿,兄弟们等一等,我瞧着这个姑娘长得也不错,不如咱们几个先好好玩玩。”

    此话一出,其他几个乞丐顿时眼睛一亮:“还是你小子注意好,就这么说定了。”

    转头,对着紫衣女子露出了笑容:“姑娘,既然你自个儿送上门来了,那就别走了。”

    他们已经沉浸在幻想出来的欢愉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有杀气从那双桃花眸中破冰而出。

    而下一秒,“唰——”的一下!

    一声凌厉的风响,长鞭扬起,直直地挥了过去。

    乞丐们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双腿处传来了一股剧痛,“扑通扑通”全部跪在了地上。

    别说动,竟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你……”他们终于惊恐了起来,开始疯狂地磕头,“女侠饶命!饶命啊!”

    而君慕浅并没有施舍给他们一个眼神,她握着那条铁链鞭,看着地上的小身影,绯唇扬起:“告诉我,我凭什么要救你?”

    小姑娘盯着她,犹豫了一下:“你很强。”

    “可这和你没关系。”君慕浅不为所动,“别人是别人,你是你。”

    她眯着眸子:“我强,不代表我要救你。”

    那边的乞丐还在磕头:“女侠,女侠放了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

    小姑娘咬了咬唇:“我也不知道。”

    以前,她也经常被打,次次伤重欲死。

    也不是没人看到,但他们都匆匆离去。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选择驻足,所以她才发起了求救。

    “我不救无用的人。”君慕浅淡淡地看着她,“因为救了也没用。”

    小姑娘脸憋得通红,反驳道:“我没有无用!”

    “哦?你怎么证明呢?”君慕浅环抱着双臂,忽而挑眉,“不如,我来给你一个建议。”

    她将一把匕首丢到了地上:“把这些欺负你的乞丐们都杀掉,我就救你,如何?”

    听此,小姑娘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杀、杀了他们?”

    而那些乞丐则露出了嘲讽的神色,其中更有一个不屑道:“小贱种,你敢杀我?小心一会儿老子打死你!”

    “没用就是没用!给你把刀你都不敢用。”

    乞丐们一哄而笑:“你是最没用的窝囊废!”

    小姑娘的身子颤抖着,她想去拿起那把匕首,但手却一直在哆嗦。

    君慕浅看着这一幕,缓缓摇头,将要转身而走。

    而就在刹那间,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小贱种,你、你居然真的敢……”

    君慕浅霍然回头,看见那把匕首正中那个领头乞丐,不过并不是要害。

    小姑娘的手仍在颤,但她的眼神却异常坚定:“我不是窝囊废。”

    “我向你证明,我是有用的!”

    听此,君慕浅终于笑了,桃花眸弯弯,清魅无双。

    “很好。”她伸出了手,“我救你。”

    小姑娘也将手搭在了紫衣女子的掌心,手指又是一颤。

    好温暖啊。

    “小、小贱种……”领头乞丐恶狠狠地说,“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就晕了过去,剩下的乞丐都傻眼了。

    “还不快滚?”君慕浅冷冷地说,“还想死?”

    “滚,我们这就滚!”他们连忙带着失血过多的头子滚了,抱头鼠窜。

    小巷重归安静,地上的鲜血仍未干涸。

    君慕浅垂头:“有名字么?”

    小姑娘低声道:“回主人的话,我叫舒微。”

    “别叫我主人。”听罢,君慕浅拧眉,“你又不是我的仆人。”

    “啊?”舒微茫然,“那我该叫您什么?”

    “叫我……”君慕浅顿住了,因为她发现她也不知道什么称呼比较合适。

    她沉思着,忽然,双眸一亮:“你就叫我阁主吧。”

    “阁主?”舒微迷惑,“这是什么意思?”

    “阁主我呢,有一个宗门。”君慕浅说,“你现在是我阁中成员,所以要叫我阁主。”

    她也是傻,还想着要加入一个比天音门强大的宗门,再强也比不过自己建一个。

    既然某人是阁主,那么她也姑且当一个。

    多配啊。

    “舒微明白。”舒微点头,眸中明显有着憧憬的光,“阁主,我们的宗门叫什么?”

    君慕浅毫不犹豫:“君主阁。”

    是的,她就是这么自恋。

    舒微仰头:“阁主,好霸气威武的名字。”

    “那是。”君慕浅牵起了她的小手,“我们走吧。”

    “是去见其他成员吗?”

    “见什么,现在阁内就只有咱俩。”

    “……”

    “放心,咱们的队伍肯定会越来越壮大。”

    “阁主的话我都信,不过阁主开始为什么会停在那里呢?”

    要知道,其他人全部选择了忽视。

    而很多年后,舒微才等到了这个回答。

    彼时紫衣女子临风而立,声音轻轻:“因为我在你眼睛里,看到了和我相似的东西。”

    “那是,坚韧。”

    ** 醉霄楼。

    “吃吧,不要客气。”君慕浅点了一桌菜,“这些银子反正也是阁主我抢来的。”

    舒微嘴角一抽,她总觉得阁主的行事风格很奇特啊。

    说正不正,说邪不邪。

    她边吃边问:“阁主,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君慕浅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吃饭,打探情报,顺便……挣点钱。”

    醉霄楼作为永安城内最大的酒楼,也为江湖中人、王权贵族的流连之地。

    这里的店小二也耳听八方,能说会道。

    她需要知道有关大乾王朝的更多情报,才能混的如鱼得水。

    比较惨的是,吃完这顿她就一分钱没有了。

    君慕浅双手交握,将灵力聚起,开始听周围的饭客们聊天。

    排除无聊和娱乐的内容,倒是还真听到不少。

    譬如大乾太子其实是个好男风的断袖,又譬如过一阵会有很多江湖人来到大乾。

    君慕浅还在听着,忽然,她耳朵一动,锁定了一番谈话。

    “喂,你听说了没有?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