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9章 给我一个,救你的理由!
    君慕浅深了深眼眸,才从扶风手中接过了玉佩:“多谢师傅替我保管。”

    “不过走之前,还请师傅帮我给一个人带句话。”

    扶风眉梢一动,似有诧色:“小浅,你说。”

    “烦请师傅告诉洛灵均……”君慕浅眸底有着冰冷乍现,“我在百宗大战上,等着他!”

    就算洛灵均喜欢她那又如何?

    伤害已经造成了,她不会因此而手软。

    她的仇,自然她自己来报。

    “好。”闻言,扶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为师会把话带到。”

    君慕浅笑了,她拜了一拜之后,轻声道:“徒儿走了。”

    “走吧。”扶风凝望着那袭和夜色渐融的紫衣,“为师很期待……”

    “与你重逢的那天。”

    **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啊——!”

    一声惨叫,倒地不起。

    在君慕浅干掉第四波想要打劫她的人之后,终于烦了。

    她叼着一根草,看着被她绑在树上的两个土匪。

    “你们这一带土匪,为什么每次打劫的动作和词儿都一样?能不能来点新意?”

    两个土匪:“……”

    这词儿和动作不是土匪祖宗留下来的吗?

    发扬传统还有错了?

    “看我一个小姑娘楚楚可怜,好欺负是吧嗯?”

    “……” 哪儿敢啊。

    “不和你们废话。”君慕浅抽出了挂在腰间的鞭子,微微一笑,“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土匪欲哭无泪。

    他娘的,他们才是楚楚可怜的一方吧!

    抢劫不成反被抢,看着这姑娘身子瘦弱、长相绝丽,结果到头来居然这么暴力?

    “你们心里是不是在骂我?”君慕浅毫不客气地将两个土匪的东西全兜走了,“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两个土匪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地抱作一团。

    这得是被多少人骂才能习惯啊,简直就是个女魔头。

    “这么穷。”君慕浅颇为嫌弃道,“身上就不到一百两碎银,你俩真是丢土匪的脸。”

    也不知道够不够她用,算了,不够的话再去抢几个土匪。

    两个土匪现在不仅是惧怕了,还十分的心塞,感觉自己作为土匪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但迫于淫威,只能重重点头:“姑娘说得对!”

    “再问个事。”君慕浅捏着下巴,“永安城还有多久才能到?”

    “不远!”其中一个土匪连忙道,“顺着这里直走,一个时辰就到了!”

    “下次记得再凶一些。”君慕浅满意了,“也许能吓到我。”

    土匪泪流满面,心想,可真是不想再有下次了。

    君慕浅贴心地挥了挥手后,才走了,还任由那两个土匪被绑在树上。

    为了能尽快达到大乾王都,她择取了最近的路程,但也奔波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而这里是靠近永安城的一条山路,所以土匪众多。

    不过他们的实力倒是没多高,都是低级灵士,所以君尊主揍得很轻松痛快,顺便还巩固了一番修为。

    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突破到了九级灵士。

    只需要一个契机点,就能一举突破灵师。

    君慕浅不得不感叹《九转造化神功》的奇妙,不仅大大的提高了修炼速度,还有助于心境的感悟。

    但很遗憾的是,她还是没成功地修炼到一转。

    然而换个角度想想,没到一转,都已如此厉害,不知道九转是否有移山填海、创星造月之力?

    而自从吞噬而来的御灵根融合了混沌之火后,其品质也由从前的凡品,一跃而成了完美级。

    混沌之火,也变成了她的本命火焰,这就是噬灵的好处。

    君慕浅琢磨着,她要不要先走一走炼器附魔之道?

    总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灵根。

    “小鬼,你说我是适合炼器还是炼丹?”她询问蓝衣月的建议。

    “都不适合。”蓝衣月毫不客气道,“你没那个天赋。”

    君慕浅:“……”

    太不给面子了吧。

    她眉梢跳了跳:“你怎知我没有天赋?”

    “你的精神力太弱。”蓝衣月轻哼,“不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需要精神力去把控,方可成形。”

    “凭你?中途就失败了。”

    君慕浅沉默。

    这确实是她的短板,哪怕是前世,她的精神力也不强。

    所以她专修灵力一道,扬长避短。

    不过这里的修炼方法不同,灵根这个东西,本来就相当于天赐。

    “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伸了个懒腰,“小鬼,你最好别说这种话,小心日后还得叫我祖宗。”

    蓝衣月:“……”

    这话他没法接。

    “看好那两只蛋。”君慕浅接着向前走,“别让它们闹起来。”

    反正没她的应允,两个小家伙也出不了太霄,只能在生生造化泉中洗澡。

    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不光混沌之火的灵性被剥离了,连烛照、幽荧的力量也一同被封印了?

    除此之外,源火之地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知道了。”蓝衣月声音隐去,“女人,你是真的烦。”

    **

    果如土匪所言,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后,君慕浅便看见了那高大宏伟的城门。

    她跳到树上,抬眸望去。

    城门上红旗飘飘,门下重兵把守。

    而远处,香榭亭台,阁楼宫阙,鳞次栉比。

    “确实繁华。”君慕浅轻声,“没想到皇都居然是这个模样。”

    虚幻大千中,并没有皇朝,统治者是各域的帝君。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一个专制统治的王都之中。

    将城中景势看了个大概后,君慕浅便走到了城门前,跟随着队伍开始进城。

    王都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哪怕有着通行证,也要好好检查一番。

    所幸某尊主身无长物,全部家当都在混元铃之中,连个包袱也没拿,因此直接被放了进去。

    君慕浅决定先找个地方落脚,然而没走多久,她听见了一股骚动——

    “把馒头交上来!”

    “不交?不交就打死你!”

    “快,打死这个小贱种,让她这么倔!”

    她停住了脚步,身子一转,眯眼看向了路口的小巷。

    几个乞丐围在那里,正拳打脚踢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君慕浅清楚地看到,那个小身影正死死地抱住一个已经脏了的馒头,咬牙不放。

    也是一个乞丐,还是个小姑娘,大约十三岁的样子。

    小姑娘的双眸中似有泪光闪烁,但依旧倔强。

    她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抬起了头。

    君慕浅勾唇一笑,站在那里并没有动。

    “给不给?”为首的乞丐又重重地踩上去一脚,恶狠狠道,“还不给?接着打!”

    而这时,小姑娘忽然开口了,对着的方向,正是紫衣女子所在的地方。

    她艰难地说了两个字:“救我。”

    声音沙哑无比,但异常清晰。

    其他乞丐也听到了,皆嘲笑道:“小贱种,没人会救你。”

    说着,再度落拳。

    但这一次,却被截住了。

    众乞丐一愣。

    紫衣女子单手挡住了所有乞丐,她站在那里笑,眼眸却冷漠至极:“我凭什么要救你?”

    “给我一个,救你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