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8章 打个赌,如何?
    只是刹那间,他便将她整个人都圈进了怀中。

    云烟似的墨发拂过她的脸颊,仿佛情人间的爱抚。

    原本是十分暧昧的动作,君慕浅的眼神却是一变。

    因为容轻的另一只手,此刻正扣在她的脖颈处。

    他指尖冰凉,泛着寒意。

    君慕浅想,这个人会不会其实就是一块冰变来的。

    心是冷的,身子也是冷的。

    她之所以还这么淡定的,是因为容轻并没有用力。

    “心里只有我一个?”忽然,他淡淡开口,“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的话是假的。”

    闻言,君慕浅一愣。

    她忽然回想起以前老宫主曾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

    “话语会骗人,但眼睛不会。”

    “聪明的人,喜欢读心,你是无法隐藏的。”

    “你说的不错。”君慕浅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地笑了,“我的心里的确没有你。”

    准确地说,没有任何人。

    他冷心,她何不冷情?

    听此,容轻不置可否,便放开了她。

    但是下一秒,两人的位置便掉了个。

    女子虽然高挑,然而还是抵不过男子身姿高大挺拔。

    看起来倒是很不协调,但画面却别样的绝艳。

    “可是你怎知……”君慕浅的手撑在墙上,唇染魅笑,“以后就没有?”

    容轻垂眸看她,眉目淡漠至极:“那是以后的事情。”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君慕浅抬头看他。

    “你想赌什么?”

    “赌心,如何?”她笑,神情那么认真,“赌到底你我,到底有没有这个以后。”

    那双桃花眸中流彩四溢,仿佛散着漫天星辰。

    容轻定定地看了她半晌,薄唇轻启:“好。”

    赌心?

    这个赌局,还真是有趣得很。

    就算是为他这千年如一日的平淡岁月中,添点兴味。

    “我们也不用立什么赌注。”君慕浅轻佻地笑,“毕竟输的人,输得可是最宝贵的心。”

    “如果都输了呢?”容轻看她。

    “那刚好啊。”君慕浅耸了耸肩,“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睡觉啦。”

    容轻:“……”

    “说正事。”君慕浅松开了手,揉了揉腿。

    踮脚尖的时间有些长,酸了。

    容轻淡声:“你该走了。”

    君慕浅点了点头:“是该走了。”

    星罗宗,她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如果你还没想好去哪里,”容轻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地方。”

    “嗯?”

    “永安城。”

    “大乾王都?”君慕浅想了想,“倒也可行。”

    大乾和天麟两个王朝之间的关系,可谓是硝烟弥漫。

    边界处经常会发生摩擦,大小战乱不断。

    所以路上绝对不会平静,但刚好能成为她的试炼石。

    容轻抬手,一张薄纸在他指间出现:“通行证。”

    “这么好,还一条龙服务?”君慕浅接过,“多谢了。”

    容轻阖眸,嗓音温凉:“即刻上路吧。”

    “放心。”君慕浅勾唇,“我是个很果断的人。”

    **

    待到屋内只剩绯衣男子一人后,暮霖这才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他行礼:“主子,那边传来消息,说请主子有空的时候走一趟。”

    “不去。”

    “呃……”暮霖抹汗,“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着急。”

    “嗯。”

    暮霖:“……”

    不科学啊,明明主子对着慕姑娘的时候话还是很多的。

    他还以为主子转性了,结果闹了半天就慕姑娘这一个例外?

    小暗卫心里苦。

    暮霖挠了挠头,还欲说什么,下一刻却傻眼了。

    因为他居然看到,主子笑了!

    那笑虽然轻浅,但终归还是笑了。

    暮霖受到了惊吓:“主、主子,你……你笑了?”

    浅笑顷刻间敛去,容轻眼眸深暗:“有么?”

    暮霖立马道:“没有。”

    才怪。

    “戏看完了。”容轻淡淡,“走吧。”

    话罢,他身子已隐去,而声音却如浮在云端。

    “天麟的气运之力快收集完毕了。”

    “下一个,该大乾了。”

    ** 另一边。

    “你要去大乾?”扶风看着自家小徒弟,拧眉,“为何?”

    “徒儿想着出去历练历练。”君慕浅笑笑,“师傅也不想我就一直待在这种小地方吧?”

    “话虽如此,但小浅,你何必要选择独行呢?”扶风眉头皱得更深,“有师傅陪着,不好么?”

    君慕浅淡淡摇头:“正是因为有师傅,我才要自己走。”

    扶风微怔,显然不解。

    “若师傅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当真能够成长起来?”君慕浅反问,“恐怕一遇到危险,师傅就已经按捺不住要出手了吧?”

    这句话,让扶风彻底沉默了下来。

    良久,他才叹气道:“我是不能看你受到伤害。”

    “我知道师傅护我宠我,我很感谢师傅。”君慕浅缓缓,“但这件事情上,恕我不能听从师傅。”

    “你自己决定便好。”扶风微微莞尔,“不过,师傅总得去看你吧。”

    “我在此同师傅立下一个一年之约。”君慕浅点头,“不管我实力多强,在一年后,我都会出现在百宗大战上。”

    闻言,扶风蹙额:“百宗大战,你是看还是……”

    “参加。”君慕浅说。

    “不行!”孰料,扶风的神色竟冷了下来,“你不能参加百宗大战。”

    “师傅?”君慕浅微诧。

    为什么她不能参加百宗大战?

    扶风缓了口气:“你若真想参加也可,但绝对不能表现得太出色,明白?”

    君慕浅眸光流转,还是应道:“我明白。”

    心中的好奇更是多了几分,百宗大战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瞧着他师傅的样子,似乎也不想多说。

    “既然小浅你决定走了,那么这个是时候给你了。”扶风从衣襟中拿出了一块玉佩递过去,叮嘱道,“收好。”

    “这是?”君慕浅接住,细细打量。

    这块玉佩让她感觉很熟悉,但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扶风顿了一下才道:“在捡到你的时候,从你身上发现的。”

    是这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