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7章 哇,好劲爆啊!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侧头看着刚下台的紫衣女子。

    恰巧,君慕浅也在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对上了。

    时间在顷刻间……静止。

    然后君慕浅便看到,容轻朝着她走了过来。

    那袭绯衣映着万道霞光而来,便是天地亦在此失色

    君慕浅忽然想起了八个字——其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的风姿,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

    就在她以为容轻是不是要和她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直接从她的身边过去了。

    君慕浅:“……”

    唉,这自作多情的毛病要改。

    她耸了耸肩,也准备抬脚离开,然而——

    “跟上。”

    熟悉的温凉嗓音在耳边响起,君慕浅诧异地看去,还有些不解。

    怎么又理她了?

    难道是看见了她可怜的小眼神心头一软?

    呸!

    君慕浅被自己这个想法恶心到了。

    她没可怜,他也不心软。

    容轻瞟了她一眼,淡淡:“果然是个傻子。”

    “再说一遍,我不傻。”君慕浅无语,“谁让你的举动那么容易让人误会。”

    鬼知道他的意思是让她跟他走。

    容轻不置可否:“既然不傻,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你要带我去哪儿?”君慕浅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

    她现在和容轻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虽然目前的她还处于弱势。

    并且,她还需要问问他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君慕浅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这小姑娘的记忆太少了,真没办法。

    容轻淡道:“我房里。”

    “咳咳咳……”听到这三个字,君慕浅直接被呛住了,抬手抚胸顺气。

    已经可以进房了?这么劲爆的吗?

    “公子,这不好吧。”她为难地看着他,“虽然我也挺想的,但是白日宣淫总归是不好的。”

    “……”容轻这次是完全听不下去了,直接转身走人。

    君慕浅看着他的背影,捏着嗓子又喊了一句:“公子慢点,奴家这就来。”

    “唰——”的一下,绯衣直接消失不见了。

    君慕浅哼了一声,让他说她傻。

    暮霖听得瞠目结舌。

    这、这慕姑娘的胆子已经肥出天际了吧,主子这居然都没反应?

    唉,作为一个小暗卫,他是真的看不懂了。

    同样看不懂的还有扶风,而且他的心情稍稍复杂。

    嗯,怎么说呢……有种自己养大的白菜被叼跑的感觉。

    不对,是白菜自己主动跑走了。

    不过那个人……

    扶风眼眸暗了暗,看来,他需要回去查一些东西了。

    **

    没有人敢阻拦君慕浅的离去,因为比武台上那具断了脖子的尸体,还在提醒着他们先前所发生的一切。

    叶天北仿佛一瞬之间老了十岁,他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神色苍凉而悲痛。

    最镇定的当属东峰峰主,他开口道:“宗主,是不是该……”

    “散了吧。”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宗门比试到此结束了。”

    看了扶风一眼后,叶天北这才飞身上台,开始殓尸。

    双眸通红,带着刻骨的恨意。

    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是该散了。”这时,扶风忽然开口,他缓缓,“星罗宗。”

    听此,叶天北猛地回头,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扶风,做事留一线,你是非要赶尽杀绝?”

    星罗宗可是他的心血,也是他唯一的价值所在。

    女儿没了可以再生,宗门没了那就真的变成了死局。

    扶风不为所动:“若我真要赶尽杀绝,你能如何?”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人心都凉透了。

    “扶风,你不要忘了,你我同是那里下来的人。”叶天北咬了咬牙,“竟是连老一辈的交情也不顾了么?”

    “好。”扶风冷冷一笑,“既然你搬出了你的祖宗来,那么我便如你所愿退一步。”

    “不过,我徒弟受的伤害,你们要加倍地还回来。”

    “在此之前,谁敢跑,立死!”

    闻言,洛灵均的睫羽轻轻一颤,唇边不禁浮起了苦涩的笑。

    先前叶婉莹的那些话他也听到了,但是他第一反应却是去看紫衣女子的表情。

    本以为,她会欣喜、会震惊、会不敢置信。

    不,只要她有一点点反应都好。

    可是没有。

    明明……明明以前她是那么喜欢他的,怎么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洛灵均捏紧拳头按住胸口,忍受着那里一阵阵的疼痛。

    他真的做错了吗?

    可是他只是想保护她啊。

    他一个人,再怎么厉害,在权势和眼线上,也无法和身为宗主之女的叶婉莹对抗。

    可他终究还是伤害了她。

    天地间金光一片,洛灵均忽然就回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那个时候他虽然是第一天才,但实力却还不高。

    他性子高冷,不想也不擅长于和别人打好关系。

    因此,在回房间的路上遭到了暗算。

    他被套到了麻袋里,捆起来一顿打,袋子内还有着不少钉子。

    再疼,他也硬是忍着一声没哼。

    等到那些弟子打累了离开后,他才爬了出来,但是已经无法行动了。

    洛灵均以为,他会死在那一夜,直到遇见了她。

    看到他这个模样,她有一瞬的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她小心地给他清理伤口,更是直接撕开了自己的衣服给他包扎。

    做完这一切后,她低着头说了一句“以后小心点”,便跑走了。

    后来他知道了她的名字——慕浅。

    动心,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

    情深,却要用尽一生。

    是他错过了。

    洛灵均睁了睁有些酸涩的眼,心想,恐怕她以后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再提了。

    **

    但是,君慕浅还真的就在这个时候提起了洛灵均。

    因为她追着容轻进到他在星罗宗暂居的屋子里时,瞧着他脸色有些不好,立马开口道:“轻美人,你放心,我和那个洛灵均一点关系都没有。”

    容轻没说话,重瞳如渊深暗,有着杀意在他周围缭绕。

    “他怎么喜欢我的我也不知道。”君慕浅凑近了些,眉梢眼底都是笑,“我的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

    话刚一说完,面前的绯衣男子忽然一个侧身,然后直接将她抵在了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