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6章 为什么?因为他喜欢你!
    这句话,只有暮霖听见了,他不可思议道:“真有噬灵之体的存在?!”

    噬灵之体,可以让修炼者无视等级,吞噬其他人的灵根,但有两个必要前提。

    第一,必须是由修炼者本身将他人击败,其中不得借用任何外力。

    第二,修炼者并无此类型的灵根,方可吞噬。

    噬灵之体十分稀少,因为它是后天形成的,但究竟形成的条件是何,到现在为止也无人知晓。

    而且,噬灵之体十分难控制,只要出一点差错,就有可能经脉俱断、走火入魔。

    再倘若,吞噬的灵根其品质高出了身体的承受能力,是会直接爆体而亡的。

    故而,哪怕有拥有噬灵之体的人出现,也无法活多久。

    因为有时候,会在无意识中就开启了吞噬。

    “此事,永藏于心。”容轻声音虽淡,但透着森凉的杀意,“若我听见了什么……”

    有绿叶从树上飘下,落到他莹白的指尖上,衬着肌肤愈加如玉。

    而下一秒,叶子却直接化为了虚无!

    暮霖一惊,立马跪地道:“主子放心,属下绝不会将慕姑娘置于危险的境地中。”

    顿了顿,又问:“不过,主子,您是不是对……”

    “嗯?”容轻的重瞳微眯,直接打断,“你想多了。”

    闻言,暮霖嘴角一抽。

    他这话还没说完呢,主子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容轻双眸微阖,呼吸轻不可闻:“她,可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暮霖神色瞬间肃穆:“明白了,主子。”

    **

    其他人可没有那个眼界,看出这是噬灵之体。

    便是扶风,也只是眸中多了一些探究。

    毕竟,噬灵之体寥寥无几,基本无迹可寻。

    而此刻,君慕浅却感觉到了她的身体里又多出了一股力量。

    她知道,这是因为她将叶婉莹的灵根吞噬了。

    只不过因为距离吞噬上一个灵根的时间太短,这次再吞噬,让她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

    即便君慕浅不知道她所拥有的玄通叫做是噬灵之体,但她已经摸索出,如何控制这个吞噬了。

    并且,她亦知道,虽然叶婉莹的斗灵是太阳花,但是斗灵根到了她体内后,却是空置的。

    也就是说,她完全可以去找一头灵兽来,将其化为她的斗灵。

    “我的灵根呢?”叶婉莹已经陷入了疯魔的状态中,她崩溃地大喊出声,“不!这不是真的!”

    看着这样的叶婉莹,君慕浅没有半点怜悯:“风水轮流转的滋味如何,叶婉莹?”

    “是你!是你抢了我的灵根!”听到这话,叶婉莹疯了一样地扑上去,“慕浅,你卑鄙!”

    “比不过你。”君慕浅眉目冷淡,“而且,别忘了,这是生死斗。”

    如果她有丝毫的手软,那么如今倒在地上的就是她了。

    江湖法则第一条,永远不要对敌人仁慈。

    “生死斗,是……没错。”听此,叶婉莹神情恍惚,喃喃,“那你怎么没杀了我?”

    “别急。”君慕浅忽然抬手,然后攥住了她的下巴,“在此之前,你得为我解除个疑惑。”

    叶婉莹被迫抬起头来,在对上那双清滟的桃花眸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我甚至……想要我死?”君慕浅声音缓缓,“你和我,本不该有任何交集。”

    星罗宗中弟子数千,慕浅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何能引来叶婉莹的关注?

    “为什么?”闻言,叶婉莹先是一愣,而后大笑了起来,“你居然不知道为什么?”

    君慕浅眼眸一凉。

    下一秒,“咔嚓”一声骨头响,叶婉莹的下巴被生生地卸了下来。

    她疼得眼泪瞬间飙出,但旋即,骨头竟又被接好了。

    耳边,是冷冷的一个字:“说。”

    叶婉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才咬牙道:“谁让洛灵均喜欢的人是你!”

    “洛灵均?”君慕浅拧眉,“喜欢我?”

    她可一点都没看出来,明明洛灵均恨不得要她的命。

    “慕浅,你说你凭什么?!”叶婉莹盯着紫衣女子,眸中怨愤更甚,“你一个废物,又沉默寡言,平日还灰不溜秋,凭什么他就喜欢你?!”

    君慕浅不语,目光依旧冷淡如初。

    心,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触动。

    “而我呢?”叶婉莹越说,越无法忍受,“我和洛大哥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比你漂亮比你聪慧比你天赋好,可是他却从来都不看我一眼!”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费劲心思和你做朋友吗?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不动声色地除掉你,就能让洛大哥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来。”

    叶婉莹说着说着,又大笑了起来:“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为了保护你,竟然不惜用伤害你的做法来取得我的信任,开始我以为我已经得到了他的心,所以我才收手了。”

    “直到一年前!”

    君慕浅双眸微眯,唇边浮起了嘲讽的笑。

    “我发现他居然还是喜欢你,尽管他一直在掩饰,可我还是发现了。”叶婉莹重重地喘了两口气,“没错,我承认,我是故意要毁掉你的丹田的,也是故意狸猫换太子,借摄政阁之手杀了你。”

    “只有你死了,洛灵均才属于我一个人!”

    君慕浅抬眸:“可是,我没死。”

    这个答案,还真是可笑。

    “是啊,你为什么不死?”叶婉莹呵呵惨笑,鲜血顺着唇角不断流下,“为什么你什么都要抢我的?你死了该多好?”

    君慕浅的手指下移,滑向了咽喉。

    “哈哈对了!”似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叶婉莹用尽力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你只知是我撺掇天音仙子破你丹田,又可知她其实也想废了你?但我不会告诉你原因的!”

    听此,君慕浅眼神无波,而手指却倏地收拢!

    “住手——”高座上,叶天北看得睚眦欲裂。

    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咚”的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君慕浅收回了手,眼眸淡扫,声音淡淡:“我赢了。”

    众人早已呆滞,神情麻木。

    而容轻在这个时候,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