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1章 烛照幽荧!轻美人来了!
    也得亏君慕浅这些日子来还在炼体,要不然她一定会被这颗蛋砸吐血。

    怎么着这是,源火之地居然还有蛋?

    准备给她做个荷包蛋还是叉烧蛋?

    她刚想弯下身去瞧瞧这颗蛋到底属于哪只灵兽的,结果就看到冰蓝色的蛋忽然跳了起来,颇有点兴高采烈的意味。

    下一秒,竟然还说话了。

    “哥哥哥哥,快下来呀,别怕,你不会摔碎的。”

    君慕浅这一次是真的懵了。

    一颗蛋还有哥哥?蛋的哥哥是什么?

    但是懵归懵,她又朝着先前蛋落下的方向看去。

    发现果不其然,在洞穴的上方,有一处石壁深陷进去,那里还躺着一颗蛋。

    只不过这颗蛋的颜色,是火红色。

    君慕浅微微眯眸,眼尾挑起了几分兴味。

    她倒是想看看,这颗蛋会不会也滚下来,结果——

    “我……我恐高。”声音极弱,但又故作坚强。

    “噗——”君慕浅被逗笑了。

    如果她是一只蛋她肯定也恐高,跳下来可不得稀巴烂。

    但很明显,这两颗蛋……很是特殊。

    “你恐什么高!”妹妹气得不行,恨铁不成钢,“快跳,我接着你。”

    “那、那好吧。”哥哥勉强同意,“你把我接好了。”

    说着,果真就“咕咚”一声滚了下来。

    冰蓝色的蛋顷刻间跳起,还真的把火红色的蛋接稳了。

    两颗蛋一起落在地上,一大一小,光彩辉映。

    君慕浅仿佛看到,有两个小娃娃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她,女孩活泼,男孩傲气。

    “你们是什么灵兽?”她蹲下来,拨弄着两颗蛋,“怎么会在这里?”

    孰料,话刚一出口,冰蓝色的蛋就气恼道:“我和哥哥才不是灵兽这种低级的生物!我们可厉害了!”

    “哦——”君慕浅从善如流,“那你们是什么?”

    “我们是——”妹妹方才开口,就被哥哥撞了一下,瞬间止住了话语。

    哥哥一副傲然的口吻:“人类,若是说出来我们的真实身份,定然会吓到你,所以我们不会说的。”

    “本座就是被吓大的。”君慕浅漫不经心,直接抬脚,“你们不说,我就走了。”

    她可没空陪两只蛋玩。

    “等等!”妹妹一下子就急了,“我们的身份确实不能说,不过可以告诉你别的事情。”

    “没兴趣。”君慕浅耸了耸肩。

    但是下一句话,却让她生生止住了脚步。

    “你难道不想知道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你是不是在奇怪你为什么有了灵根?”

    君慕浅霍然转身,眸光微冷:“你们以前就见过我?”

    原身曾经来过源火之地,不过是在外围,毕竟核心的温度灵宗以下的修炼者都受不了。

    “呃……”妹妹傻眼了,她说漏嘴了。

    “蠢货。”哥哥鄙视。

    “这个不重要。”妹妹立马转移话题,“反正你如今的灵根,正是吞噬别人的灵根才得来的。”

    “吞噬……”闻言,君慕浅双眸一深。

    这跟她推测的一样,果然是她把付盛的灵根“抢”走了。

    “不错。”妹妹又道,“但吞噬他人灵根了之后,并不会立马就有,今天是因为你融合了小火火,才使灵根彻底觉醒的。”

    内心在疯狂地大吼,这天赋实在是太逆天了,她也好想要啊。

    君慕浅的眼神却极为平淡,她冷静地问:“这个吞噬能控制么?”

    “能吧?”妹妹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体质。”

    君慕浅微微颔首:“你们想要什么?”

    “这个嘛……”妹妹嘿嘿一笑,“我们就是想跟着你,这里太无聊了,哥哥你说是不是?”

    哥哥不情愿地应了一声:“是。”

    “那就进来吧。”君慕浅一挥手,直接就将两颗蛋挪到了太霄之中。

    这回轮到两颗蛋懵逼了,即便还未破壳,它们都感受到了无比浓厚的灵气。

    妹妹惊叹道:“哇哥哥,我们大发了啊。”

    本来还有些看不上这个人类,现在就决定赖到这里不走了。

    而同时,说出这句话的还有君慕浅。

    她以极高的视角俯瞰着滚入生生造化泉中的两颗蛋,忽然轻笑出声:“本座可真是大发了。”

    不枉费她用欲擒故纵的方法,将这两个小家伙哄骗到手。

    两只蛋恐怕还真以为她没有认出它们来。

    不错,如果她没有得到混元铃,是不会知道它们的身份。

    君慕浅啼笑皆非地摇头:“真是傻得可爱。”

    此次一来,到手的东西倒是不少。

    五行中的混沌之火,还有——

    代表“阳”的烛照,象征“阴”的幽荧。

    它们的确不是灵兽,因为远比灵兽要强大。

    只不过……这两只怎么变成蛋了?力量也不怎么强大?

    而且,灵玄世界这个下位面怎么会一下子聚集连虚幻大千都不曾有的厉害之物?

    君慕浅拧眉,这倒是耐人寻味了。

    不过如此一来,她可就阴阳都在手了。

    “小鬼,我觉得你叫我大爷比较亏了。”君慕浅勾唇,“你现在应该叫我一声祖爷爷。”

    蓝衣月:“……”

    以后话还是不能乱说,要不然会给自己弄来一堆亲戚。

    ** 数日之后。

    叶婉莹起了个大早,因为一想到第二天她就可以杀掉她的心头之恨,便激动地无法入眠。

    这段时间,叶天北一直在叮嘱她,不要让她和慕浅正面起冲突,以免引来扶风的怒火,得不偿失。

    所以叶婉莹只好忍着,都快憋出内伤了,现在,她终于可以畅快地吐气了。

    她不仅要杀了慕浅,还要所有人都看到这个废物的惨状!

    “现在来了多少人了?”叶婉莹问她的贴身丫鬟。

    丫鬟恭敬道:“凡是接到小姐请帖的小宗门全部来了。”

    “很好。”叶婉莹满意了,“看来他们还识相。”

    她起身:“走,随我出去看看。”

    **

    来到天玄峰的入口处,接受了其他小宗门的行礼后,叶婉莹远远地瞅见了一辆辇辂。

    难不成天麟王还来了?

    可是她记着叶天北的话,星罗宗和天麟王朝目前的关系很不好,所以压根没给他们递请帖。

    “你在这里等着,我前去看看。”叶婉莹下令后,自己提着裙子小跑上前。

    而立于辇辂前方的暮霖便看到一个脂粉气极重的女子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跑来来,亟要出声呵止。

    但是下一秒,已经有人出手了。

    “噗——”

    叶婉莹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便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瞬间倒飞而出。

    也是同时,辇辂里传来一道微凉无波的声音,冷冷清清。

    “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