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20章 万火始祖!第一玄通!
    不,肯定不是。

    混沌之火怎么可能会在一个贫瘠的下位面?

    它应该看不上灵玄世界,这对它来说是屈尊!

    这就奇怪了。

    瞧这火焰的颜色,也不会是幽冥鬼火,难不成还有别的本源之火?

    思至此,君慕浅小心翼翼地张开手,轻喝了声:“来。”

    然而,火焰纹丝不动,发出了一声“嗞啦”,似是在嘲讽着她的不自量力。

    混元铃是可以暂时压制它,可这不代表它就会听她的命令。

    本源之火高高在上,又怎么会向人类臣服?

    曾经放置在镜月宫的太阴真火,也只是和历代宫主达成了合作关系而已。

    太阴真火只分散出了一点力量,就足够供全宫的弟子修炼。

    就连《太阴诀》的创造者,其灵感也是来源于太阴真火。

    这就是本源之火的威力。

    镜月宫被七大宗门觊觎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太阴真火。

    不服!是源火的骄傲!

    而且,没人配让它服!

    君慕浅也不气馁,她自然知道就算找到了本源之火,想要将它带走也是难上加难。

    而很显然的是,由于面前这株本源之火的力量被分割了出来,现在才完全融合,它的灵性还处于沉眠之中。

    但是即便如此,仍在本能地抗拒她。

    “脾气倒是和我一样倔。”君慕浅勾了勾唇,“我喜欢,可我……”

    她微一扬眉:“偏要让你服!”

    太阴之火她无缘得到,面前的这一个,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

    都有人能将红莲业火驯服,为何她就不行?

    君慕浅凝神,将全部的精神力都聚集起来,汇成一点,然后直直地朝着火焰掠去。

    但就在精神力触碰到火焰的那一瞬,迅速就被反弹了回来,紫衣女子的唇角也在顷刻间溢出了一抹艳丽的绯红。

    耳边尽是“嗞啦,嗞啦”的响声,火焰仿佛在愤怒地吼叫。

    警告! 不许靠近!

    然而,君慕浅将唇边的鲜血舔了干净后,竟笑了起来:“果然是天地间的神物。”

    毫不犹豫,精神力再次发起了冲击。

    反弹!反弹!再度反弹!

    一次又一次。

    十几次之后,君慕浅的容色已然苍白如雪,可唇瓣处的血色又平添了一分魅惑,更加的绝丽动人。

    火焰没有任何异变,她的身体却遭受到了严重的侵蚀。

    蓝衣月自然听见了这番动静,他不客气地轻嘲:“若是只凭你这么简单的做法,就能够驯服本源之火,我就叫你一声大爷。”

    莫说一个灵者的精神力,哪怕是站在巅峰的至尊,也不可能让本源之火心甘情愿地臣服。

    除非,你有能让本源之火信服的东西。

    虽然这个女人是八脉皆通的绝世修炼天才,但蓝衣月并不认为仅凭这一点就能够……

    就是此刻,“哧——”的一声急响!

    火焰忽然发生了变化,开始朝着紫衣女子这边缓慢地移动。

    君慕浅闭着眼睛,似是没有看到,依旧释放着精神力。

    她用的方法并不是那种小心翼翼地试探或温柔地包裹,就是横冲直撞,蛮横嚣张,不掩张狂!

    不服?

    那就打到你服。

    是我,主宰你,而不是你,来束缚我!

    这是不可违背的信条!

    终于,火焰停了下来。

    令人惊异地是,它虚幻的身子竟然弯了下来,仿佛在行礼。

    即便因为这个动作,火焰嘶嘶地叫,似乎有些不甘。

    而在收服这株火焰的同时,君慕浅也得知了它的名字,心不由狠狠一震。

    真的是混沌之火!

    万火始祖,众火本源!

    茫茫鸿蒙,威慑世间!

    可孕育出十大本源之火的混沌之火,竟然真的屈居下位面一隅,灵性还被封印了。

    君慕浅深知,倘若混沌之火的灵性还在,她不可能这么轻易将它驯服。

    现在的混沌之火还不完整,也不能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

    因为它作为孕育者,本应该拥有十大源火的全部玄通,现在却十不存一。

    要说目前唯一的用处,大概是烧东西比较彻底。

    啧,不知道她回到虚幻大千前,能不能将它的灵性彻底激发出来。

    “小鬼。”君慕浅睁开双眸,瞳底笑意清浅,“记得叫我一声大爷。”

    蓝衣月:“……”

    打脸来得太快,有点疼!

    莫名认了一个爹,这叫什么事儿。

    “还是直接放在太霄好了。”君慕浅摸了摸下巴,“可惜了我没有御灵根,要不然还能让它直接融入体内。”

    御灵根的修炼者若是不能觉醒本命之火,也可以选择后天去收服其他火焰,兽火便是最常见的一种。

    毕竟,可不是人人都这么变态能得到源火。

    然而,让君慕浅无语的是,混沌之火居然死活都不进去。

    随后刺溜一下,直接跳到了她的肩膀上,得意洋洋了一会儿,继而便消失了。

    竟是……融到了她的体内?!

    君慕浅的身子蓦然一震,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处传来一股极为精纯的力量,顺着经脉而下,直抵丹田。

    丹田中的灵气也在此刻全部都被运送到了眉心处,仿佛在滋润着什么。

    “这是……”君慕浅头一次感受到了不可思议,“我的灵根?!”

    什么情况,天残的她怎么会突然有了灵根?

    灵根是先天的,后天根本不可能再长出来。

    而且她的灵根,似乎还是御灵根?

    下一秒,君慕浅的脑海中闪过一句话。

    “宗主你一定要杀了慕浅!她把我的灵根给抢走了!”

    等等,难道……

    她的灵根其实是付盛的?

    可这怎么可能,她只是把他揍了一顿而已,又不是把他活剖了。

    君慕浅有些苦恼,有灵根自然是极好的,但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她并没有发现,有东西正在观察她,而且是两个。

    先响起的是个小奶腔:“哥哥,你说我们要不要跟她走呀,小火火都走了,我好孤单的。”

    紧接着是一声冷哼:“怎么走?我们又不能动,走个屁!”

    小奶腔欢呼一声:“这简单,看我的!”

    就是此时,忽然“咚——”的一声响,惊醒了沉思的君慕浅。

    她抬头,寻声望去,便看到一颗冰蓝色、圆滚滚的蛋从天而降,然后直直地砸在了她的……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