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8章 为什么要把我带走?
    听到这句话,似是早就知道了一般,扶风并没有多大意外,他微微颔首:“你问。”

    “听说我是师傅捡回来的。”君慕浅斟酌了一下,“师傅又是如何发现我的呢?”

    小时候的事情,人记得大多不清。

    她对她的父母没有半点印象,往往回想,也只是一片空白。

    她亦不记得她为什么会跑出去,又被那么恰巧被扶风捡了回去。

    毕竟连这一点,她还是从容轻口中得知的。

    然,似她师傅这般光风霁月的人,怎么会无故前去一座孤零零的破庙中?

    “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说来也话长。”扶风背负双手,声音轻轻,“小浅,你可知我捡到你的时候,是什么日子么?”

    君慕浅微微一怔,她仔细地回想,却没有半点印象。

    “是农历的大雪。”扶风顿了顿,续道,“那一夜,雪下得极大,而你因为久日未曾进食,再加上极寒的温度,在一座破庙前昏倒了。”

    “我看到你的时候,雪已经没过了你的肩膀。”

    话语似有魔力一般,打开了尘封在脑海中的记忆。

    君慕浅恍惚之中,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雪夜。

    看见男人披着雪白轻裘朝她走来,隐隐约约中,竟然有着鲜血在往下滴。

    落在雪地上,清晰艳丽,又被迅速而来的风雪掩埋。

    “师傅你……”她脱口,“受伤了?”

    “不错。”扶风点头,“我是被追杀至那里的,那座破庙比较隐蔽,令我躲过了一劫。”

    君慕浅了然。

    像他们这种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仇人,追杀围攻是很常见的事情。

    毕竟,她师傅的作风,一看就是那种仇人满天飞的那种。

    “可是师傅为什么会把我带走?”君慕浅眼神锐利。

    她师傅冷心冷情,孩童恐怕也无法引起他的怜悯吧?

    闻言,扶风沉默了一下,良久才道:“一时心软。”

    “我还想问的是——”君慕浅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我真的……天生就没有灵根么?”

    “是。”扶风垂眸看着她,没有丝毫的犹豫,“你没有。”

    他微微笑笑:“不过没有也没关系,有师傅护着你。”

    “师傅亦只能护我一时。”君慕浅淡淡摇头,“我若真想寿终正寝,必须要强!”

    何况,要护也是她护别人!

    扶风一愣,而后幽幽道:“可是你没有灵根,小浅。”

    他虽然身负言灵根,可也无法改变这件事情。

    “师傅,这你可就错了。”君慕浅挑了挑眉,“谁说没有灵根就无法修炼?”

    虚化大千中的本土居民都没有灵根,可是一只手也能捏死一个下位面。

    只是修炼的方法不同罢了。

    扶风这次没有答话,他只是道:“小浅,时间不早了,去歇息吧。”

    “徒儿告退。”君慕浅也没再纠缠,她微微欠身之后,转身离开。

    扶风负手站在那里,目送着紫衣女子远去。

    许久,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才从衣襟中掏出了一块玉佩。

    玉佩剔透玲珑,温润无暇。

    他静静地凝视着,仿佛在等地老天荒。

    **

    几天后,君慕浅顶着黑眼圈出门了。

    前夜光顾着修炼,没怎么睡觉,今早又被蓝衣月吵醒的,君尊主的心情很不好。

    “小鬼,你在搞什么?”她哈欠连连,“没事吵我做什么?”

    蓝衣月还是那副腔调:“呵,女人,我要不叫你,你就睡成死猪了。”

    “猪多可爱啊。”君慕浅油盐不进,“你最好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自从和混元铃强制性绑定后,她貌似就和这个小鬼开启了互怼日常。

    “我看你是太懒了。”蓝衣月没好气道,“你以为有了混元铃就能够独享安乐了吗?”

    君慕浅无奈:“那你倒是说说,我除了修炼还需要做什么?”

    “做的事情很多。”蓝衣月问,“你是不是忘了我先前和你说的话?”

    “哪一句?”

    “五行阴阳生死窍。”

    “自然记得。”

    “那你还不赶紧去找这些东西?”

    “找?”君慕浅一愣,“找五行、阴阳和生死?”

    这种跟占卜八卦有关的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怎么找!

    “废话。”蓝衣月冷哼,“你今天就要把五行中的火找到。”

    “这简单。”君慕浅一撩衣服坐了下来,然后捡起两根树枝,开始摩擦。

    因为本体就在混元铃上挂着,所以蓝衣月是能看到外界的景象的。

    他看着紫衣女子的动作,罕见地懵了一下:“你这是在做什么?”

    “钻木取火啊。”君慕浅诧异,“你没听过?”

    “……”

    蓝衣月沉默了,头一次忍无可忍:“女人,你真是太蠢了!”

    “喂,是你说的让我去找火的。”君慕浅内心在磨刀霍霍向小鬼。

    要不是紫霄她进不去,绝对一巴掌拍死他。

    “你要找的是本源之火!不是这种普通的火!”

    听到这句话,君慕浅双眸微眯:“本源之火?”

    本源之火为天地间最原始的火源,共有十个。

    她唯一见过的,就是保存在镜月宫内的太阴真火,只不过如今这太阴真火已经到了云洛然的手里。

    剩下的九个,除了红莲业火是有人从下位面带到大千的,其余皆无影踪。

    “不错。”蓝衣月道,“只有本源之火,才能驱动混元铃,而且,也只有混元铃,才能让本源之火臣服。”

    本源之火是鸿蒙初开的产物,多少都带有灵性。

    “你每次说的轻巧。”君慕浅叹气,“可这种东西只能看缘分,哪里……”

    说到这里,她忽然顿住了。

    似乎……在天玄峰内,就有一处源火之地?

    那么那里会不会就存有本源之火?

    也是这时,蓝衣月又在她脑海中悠悠开口了:“对了,我帮你取出来的那块晶石,似乎是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