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7章 输了的人,是会死的!
    闻言,扶风的墨眸染了几分兴味,倒有些想看看他的小徒弟要做什么。

    眼下付盛已经被护卫拖了下去,大堂重归安静。

    所有人的心都咚咚直跳,生怕那位杀神再出手。

    君慕浅开口:“叶婉莹。”

    “不、不要杀我!”冷不丁地被点名,叶婉莹差点就崩溃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要是早知道慕浅有这么硬的后台,她怎么敢做那些事?

    眼神也怨愤了起来,小贱人必然是一直在装,就等着今天来踩她的脸。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君慕浅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是有意的。”

    “慕师姐!”叶婉莹含泪打断,“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朋友,如果以前做了什么不小心伤害到了你,那也是我愚昧无知。”

    “嗯,你是挺蠢的。”君慕浅很是认同。

    思维不在一个水平线,交流太费劲了

    叶婉莹暗恨不已,面上咬着嘴唇委屈道:“慕师姐,我给你道歉好不好,我们小辈之间的事情,长辈插手就太过了。”

    她完全忘了,是谁先前借着叶天北的手一度打压他人了。

    “哦。”君慕浅淡淡,“可是我不接受。”

    此话一出,气氛瞬间沉重了起来。

    不接受的意思不就是要……撕到底?

    不少弟子碍于扶风的威压不敢说出口,只好腹诽。

    这慕浅委实不识好歹,仗着有人撑腰就以为自己能反了天了。

    婉莹师妹都说要道歉了,竟然还不接受。

    叶天北也着急了,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可不能被扶风给废了或杀了啊。

    但又不敢造次,只好转移话题道:“扶兄,您看您刚回来,不如趁这个时候和令徒好好聊聊天?或者晚上的时候我为您举办一场宴会?”

    然而,扶风却根本没有理他,目光落在自家徒弟身上,若有所思。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叶婉莹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索性直接扯破脸:“慕浅,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有师傅又如何?

    还不是一个没灵根的废物!

    她不信她单打独斗还收拾不了。

    “这么说你是要听我的话了。”君慕浅挑着桃花眼,“很好,孺子可教。”

    叶婉莹都快呕血了,她强忍着愤怒:“你不说出来,我知道是什么?!”

    “别慌,我要说的事情很简单。”君慕浅神色波澜不惊,淡淡开口,“两个月后宗门比试,第一场必须是你和我。”

    “!”

    话音一落,众人的神色都变了,只不过各不相同。

    有吃惊,有好笑,更多的是不屑。

    叶婉莹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是狂喜和不敢置信:“你要和我比试?”

    这个废物不会是疯了吧,想不开要来送死?

    “嗯,而且是……”君慕浅点头,又缓缓说了三个字,“生、死、斗。”

    “小浅!”

    “慕浅!”

    两道声音分别来自扶风和洛灵均,语气都是一致的严厉。

    扶风拧眉:“小浅,此事不可胡闹。”

    没有灵根,如何修炼?

    有他在,怕什么。

    便是灭了整个星罗宗,也是可以的。

    而且,此次回来他本就准备把她带走,换一个清净点的地方,也顺便找找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她修炼。

    “师傅,不用担心。”君慕浅勾唇一笑,“我自有我的考量。”

    叶婉莹现在乃是七级斗灵士,高出她九级。

    而两个月的时间准备一场生死斗,这点把握她还是有的。

    洛灵均这次没忍住,他冷冷地开口了:“慕浅,生死斗可不是小事,输了的人是会……”

    “会死嘛,我知道的。”君慕浅眼神平静,“所以呢?”

    瞧着紫衣女子冷丽的容颜,洛灵均只感觉心房受到了某种重创,再想开口时已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好!”而就在这时,沉默了很久的叶天北忽然喝道,“既然扶兄的徒弟有此兴致,莹莹又怎么能不答应?”

    “两个月后的宗门比试,我一定安排妥当!”

    这句话可谓是快刀斩乱麻,让人没有退的余地。

    “慕师姐,这场生死斗我应下了。”叶婉莹也迫不及待地开口,语气难掩欣喜,“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天音仙子那样对你的。”

    “你为什么总喜欢说废话?”君慕浅诧异,“你有天音仙子强吗?还想像她一样?”

    一年前,天音仙子可都是快要步入灵宗的人了,就算她现在不是灵宗,也起码是九级灵师了,这可要高出叶婉莹十几级。

    许是太过高兴,叶婉莹这次竟然没生气,她忍不住笑了:“慕师姐,我是没有天音仙子强,可对付你绰绰有余。”

    眸底掠过一抹恶意,这一次,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杀死慕浅了。

    “哦,话说完了。”君慕浅不再理睬,她懒懒转身,“师傅,我们走吧。”

    扶风点头。

    师徒二人就这样离开了宗法堂,丝毫不顾身后的众多视线。

    **

    走了有一会儿,扶风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回过头来,半挑着眉:“小浅,你真的没意气用事?”

    “没有啊。”君慕浅摇头,“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既然有机会收拾叶婉莹,为什么不趁早呢?

    而且她似乎记得,轻美人说他要来看这次宗门比试?

    那就刚好给他露一手!

    好久没见轻美人了,有点想是怎么回事。

    “可是你……”扶风欲言又止,话锋又是一转,“小浅,你有没有想过之后要去哪儿?”

    “嗯?”君慕浅看他,“师傅指的是?”

    扶风言简意赅:“你未来的路。”

    君慕浅先是沉默,继而一笑,笑容带了丝邪气和狂妄:“自然是登九霄,踏天域!”

    闻言,扶风的身子蓦然一震,眸中流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半晌之后,他才温和地笑了:“小浅不想做一个普通人么?”

    “师傅。”君慕浅微笑,“实力强和做普通人,并不冲突。”

    有实力,才能护得住自己。

    “也罢。”些许默然后,扶风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那么为师也不好再干涉。”

    “师傅真好。”君慕浅眸光微动,“不过,我能问师傅几个问题么?”

    “……关于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