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6章 师徒打脸!就这么护短
    突如其来的两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愣。

    谁……谁会在这个时候来给慕浅小废物撑腰?

    师傅?

    慕浅什么时候有师傅了?

    她不是一个被遗弃在四峰之外的弟子吗!

    就连掌控着全宗的叶天北也有些茫然,叶婉莹更是瞪大了眼睛,急忙朝外看去。

    大理石制成的地板映出了那个修长的倒影,素色白底,衬着衣摆处的暗色花纹,矜贵高华。

    而来人的容颜,也终于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墨玉般的眼眸如深渊,望不见底,流彩摄人。

    容颜清冷,仿若谪仙,然眉眼之间,偏又带了几分风流华艳。

    他穿着最简单的衣饰,却半点不掩其霞光。

    看到这样一张脸,方才还盛气凌人的弟子们都傻到了那里。

    “……”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时间静止。

    君慕浅也侧头望去,然后确定了,这个人她不认识。

    长得美的人,总归会有印象。

    所以她并没有动,持观望态度。

    “好大的威风。”男人站在下方,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他淡淡,“我的徒弟,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教了?”

    “大胆!”闻言,南峰峰主顿时涨红了脸,喝道,“你是何人,为何冒充我星罗宗中人?”

    “闭……”叶天北刚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在那句话落地的瞬间,男人的眉梢一动,尽显锋利。

    无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峰峰主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头上冒着虚汗:“你!”

    那个男人居然用直接灵力震碎了他的周身经脉。

    毫不留情!

    而这时,西峰峰主忽然冷汗涔涔,脱口而出:“是你,扶风?!”

    听到这个名字,年事较高的长老们瞬间色变。

    扶风……

    扶摇直至青霄上,风袅袅兮云轻扬。

    如果不是太久没有听过他的名号,他们几乎要忘记这一位还在星罗宗待过一段时间。

    长老们隐约知道,这位并非是华胥大陆的人,可能从上头下来的。

    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恐怕也只有叶天北了。

    之所以一个名字能引起惧怕是因为……这位的灵根乃万年难得一见的言灵根。

    虽然罕见,言灵根亦分为两种。

    第一种跟斗灵根差不多,都是攻击手段,只不过言灵根的攻击载体是语言。

    而第二种就很可怕了,它能让虚假变成现实。

    真正的谈笑间杀人。

    “看来是我太久不出现,你们已经忘了我的处事风格了。”扶风眸底浮着淡淡的杀意,“我这个人,最护短。”

    南峰峰主受不了冲击,已经晕了过去。

    叶婉莹懵到了那里,而洛灵均则松了一口气。

    哪怕是君慕浅也才想起,她确实有师傅。

    但是她师傅在把她带回星罗宗后,便出去云游四方了,一去就是十几年,所以她没有半点印象。

    不过……她师傅是不是有点太年轻了?

    岁数绝对没超过三十。

    正想着,扶风忽然朝她开口:“小浅,过来。”

    君慕浅嘴角一抽,这个称呼实在是……

    她垂眸,最终依言走了过去,站在了男人的身边。

    “嗯,长大了。”扶风拍了拍她的肩膀,似乎在笑,“师傅已经抱不动了。”

    君慕浅:“……”

    这种被当做小孩子的感觉可真不好。

    虽然前世在虚幻大千诸多修炼者中,上百岁的她也只是个晚辈,但是她也比这群人大啊。

    装嫩装不来,头疼。

    将自家小徒弟护好后,扶风这才抬眸看向叶天北,声势迫人:“叶兄,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

    叶天北这下子是真的黑脸了,但到底是一宗之主,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笑道:“扶兄这十几年是去哪儿了,怎么一去无影踪?”

    话刚说完,又是“咚——”的一声响,西峰峰主也倒地了。

    其余两峰峰主当即骇了一跳,一边惧怕一边庆幸自己刚才没说话。

    “还想说什么?”扶风忽然抬手,“又或者是……”

    手指的方向,正是叶天北旁边。

    叶婉莹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这次却并非是主动,而是腿软。

    “扶兄有话好好说。”叶天北不敢再打太极,他急忙出声,“此事是我等僭越了,扶兄的徒弟自然可以不受门规辖制。”

    又朝着那群方才上前的护卫厉喝道:“没眼色的东西,还不快点下去!”

    啧。

    君慕浅似笑非笑,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这话转得真快。

    她虽然亦能全身而退,可远远达不到现在这个效果。

    而闻言,扶风却只道了两个字:“不够。”

    叶天北的脸一僵,他试探出声:“敢问扶兄说的不够是何意?”

    见男人的眉头微皱,又立马补充道:“我一定好好地惩处他们,请扶兄放心。”

    扶风并不理睬,而是看向紫衣女子:“小浅?”

    君慕浅刚要开口,宗法堂外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

    下一秒一个肥球滚了进来,正是付盛。

    他边哭边嚎:“宗主……宗主你一定要杀了慕浅!她把我的灵根给抢走了!”

    “!”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懵。

    “胡说八道!”叶天北脸色一沉,“你当灵根是什么,也能抢?”

    闻言,扶风眼眸微暗,将身后的徒弟护得更紧了。

    “宗主我句句属实啊!”付盛双目血红,“慕浅把弟子打了一顿之后,弟子就再也不能吸收灵气了,去医治的时候结果却被告知灵根没了!”

    听此,君慕浅也稍稍一愣。

    她打人也没用什么神兵利器啊,还能把灵根给打没了?

    灵根也算是修炼者的一个器官,想要夺取难上加难。

    必须在其没有完全和身体融合也就是婴儿时期挖出,才有可能抢夺。

    “带走!”叶天北却根本不听,直接挥手,“疯言疯语,再去忏悔崖面壁思过几天。”

    如果扶风不在这里,他必然会应允。

    这个付盛就是一个不分场合的蠢货!

    扶风并不想看这场混乱,他淡然出声:“小浅,我们走。”

    却在转身的时候,被自家小徒弟扯住了袖子。

    “师傅,等等。”君慕浅抬头,看向了还瘫在那里的叶婉莹,绯唇勾起,“我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