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1章 坑你没商量!
    洛灵均避开紫衣女子的视线,寒着声音道:“所以弟子认为,慕浅不仅要将血琉璃玉坠还给莹莹,还要去忏悔崖下面壁思过七天七夜!”

    听罢,大长老眉头当即一皱。

    “洛大哥,我没事的真的。”叶婉莹恳求,眸中却浮起了喜色,“我只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你不能责怪慕师姐。”

    “莹莹,你太善良了。”洛灵均不为所动,“慕浅先前还对你动手,这么快就忘了?”

    叶婉莹咬唇:“可是……”

    “打断一下。”君慕浅眼尾挑起,恣意风流,“洛灵均你觉得你是谁,又有什么资格来认为?”

    她微笑:“你是想代替大长老坐在这里,还是想反了星罗宗?”

    又是一个想跟她斗的小屁孩。

    她行走江湖的时候,洛灵均还不知道在哪里埋着。

    叶婉莹只是受了一巴掌,还欠着一条命!

    “放肆!”果然,大长老蓦地沉声喝道,“洛灵均你大胆!”

    洛灵均神色一变,立马单膝跪地:“弟子妄言,请大长老恕罪。”

    叶婉莹也忘记了哭,震惊地看着紫衣女子。

    这、这话是慕浅这个小贱人说出来的?

    “够了。”大长老似乎有些不耐烦,直接决断,“慕丫头,你把坠子还回去,然后去忏悔崖待一天。”

    叶婉莹心中大喜,她就说这个老东西肯定还得看她父亲的面子。

    然而下一秒——

    “至于洛灵均你,出言犯上,去刑法堂领一百大板。”

    洛灵均的身子一震,最终还是应道:“弟子领罚。”

    “洛大哥。”叶婉莹又哭出来声,“都怪我不好,害你受罚。”

    “没事的莹莹。”洛灵均淡笑着安慰,“为了你,我心甘情愿。”

    叶婉莹边哭,边偷眼瞥向紫衣女子,见其模样呆愣,更加得意了。

    孰不知,君慕浅此刻正在和蓝衣月交流。

    “小鬼,你能感应到这坠子里有什么不?”

    蓝衣月懒懒地吐出一个字:“能。”

    “可以啊,我就是这么随便一问。”她诧异,“那这力量混元铃能吸收吗?”

    “不行。”他轻哂,“这坠子中的能量聚集在一块晶石上,已经被固化。”

    “你可以把它取出来。”君慕浅说,语气肯定。

    “那又如何?”

    “小鬼,本座现在的情况有些惨。”君慕浅挑眉,“咱们又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本座有难的时候是不是该援助一下?”

    蓝衣月似是在思虑,末了才嫌弃道:“也是,谁让你这么废。”

    “不过,我可只帮你这一次。”

    “放心。”君慕浅淡淡,“我会还的。”

    话刚落,她便当即感受到,她握在掌心中的玉坠忽的一凉,冷得她手指一颤。

    “好了。”蓝衣月悠悠道,“我给你放在太霄了,等你进来再说吧。”

    君慕浅点头,眸光微冷,她自然不会那么便宜了叶婉莹。

    送出去的东西,害了人家小姑娘,现在还想要回去?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并且,她似乎记得,那忏悔崖下有一株五瓣仙兰。

    这还是因为慕浅去忏悔崖的次数太多,无意识中发现的,只不过慕浅并不知道那就是五瓣仙兰。

    那么刚好她可以去把五瓣仙兰挖出来,让混元铃吃掉。

    扮猪吃虎,很有趣的事情。

    想到这里,君慕浅一勾唇,瞥了一眼叶婉莹,才道:“大长老奖惩分明,我确实应该自请去忏悔崖。”

    这句话,让其他在场的三人都意外不已。

    洛灵均目光怔怔。

    叶婉莹咬了咬唇,认定紫衣女子就是在装,她柔声:“慕师姐,我知道你肯定心里难受,但难受就要说出来,你这样强撑着何苦呢?”

    “婉莹师妹真是懂我。”君慕浅语气沉痛,唇边却含笑,“我的心啊,一抽一抽的疼。”

    听此,叶婉莹眸中浮过一抹不屑。

    慕浅小贱人还真是没用,她不过用一句话,就揭穿了其伪装。

    然而——

    “婉莹师妹将送我的东西又要回去,我真的很伤心。”君慕浅看似不舍地将血琉璃玉坠拿了出来,以教诲的口吻说,“师妹幸好碰上了我,若是其他人,你可是会被打的。”

    叶婉莹脸一僵,她不情愿地接过玉坠,撇撇嘴,委屈地开口:“慕师姐教训的是,我一定会改。”

    君慕浅冷冷扬眉,并无敬意:“那么大长老,弟子先去领罚了。”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她反将了洛灵均一棋,必然是会被关在忏悔崖七天七夜。

    洛灵均身为星罗宗第一天才,大长老自然要给面子。

    君慕浅眯了眯眼,天才么?

    可惜她对天才没兴趣,但对天才跌落尘埃兴趣倒是很大。

    走过洛灵均身边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森冷的声音:“慕浅,从忏悔崖出来后记得来找我。”

    君慕浅连脚步都没停,径直离开。

    完完全全的漠视。

    洛灵均握紧了拳头,忽然有种预感,某些事情要彻底……脱离他的掌控了。

    **

    忏悔崖位于天玄峰宗法堂外的西峰腰间,三面悬崖围绕,地势陡峭。

    唯一可供人行走的栈道被灵师以上的弟子牢牢看守着,根本无路可逃。

    自然,君慕浅也没想逃。

    她也不理那些守卫忏悔崖弟子们轻蔑厌恶的目光,很淡然地登上崖顶。

    而身后,是不屑的嘲笑声。

    “这废物几乎月月都会被罚,也不知道这次又得罪了谁。”

    “还能是谁,自然是叶小姐了,啧啧,看来这一次这个废物最大的倚靠也要抛弃她了。”

    君慕浅充耳不闻,目光四下扫着,按照记忆寻找着五瓣仙兰。

    五瓣仙兰的位置十分隐秘,否则也不会被留到现在。

    找了足有一个时辰,君慕浅才终于看到了在泥缝间摇曳而出的植物。

    她走进,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准备做挖土的工具。

    但是旋即,眼神就是一变!

    因为她居然发现,在那五片花瓣上面竟然还有四片花瓣,只不过几近透明,难以捕捉。

    五瓣为仙,九瓣为天。

    这当然不是什么五瓣仙兰,而是——先天十大灵源排行第十的九瓣天兰!

    几乎是同时!

    紫衣女子腰间的银铃剧烈地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