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0章 又让本座打你脸!
    “玲珑素心丹太低级了,维持不住九重霄,我要是不把你踹出来,你会被空间压垮。”

    君慕浅无语,倒也接受了这个理由:“所以我还得再给你找一颗五品丹药来?”

    华胥大陆真的是个很贫瘠的地方,五品丹药恐怕星罗宗都没有几颗。

    “五品丹药马马虎虎吧。”蓝衣月想了想,“如果是自然生长的天才地宝效果会更好。”

    “譬如?”君慕浅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万年龙血朱果、冰晶**、星辰天髓、极寒之水……这些应该需要上百斤才能完全稳定住九重霄。”

    饶是游历过半个大千的君尊主,听到这一连串的名字也跳了起来,她气急败坏:“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珍贵?还上百斤?”

    就拿龙血朱果来说,必须要用亚龙的血连续浇灌到成熟才行,百年都不好找,万年的几乎绝迹!

    “珍贵吗?”蓝衣月这下真的奇怪了,“那你也可以用先天十大灵源其中之一来代替。”

    “先天十大灵源?”听罢,君慕浅一口老血梗在了喉咙里,“小鬼你活在梦里吗?”

    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不像万年龙血朱果还有迹可循。

    “可是其他东西能量太低,九重霄根本瞧不上。”

    “苍天啊。”君慕浅悲痛不已,“我养不起你,你还是走吧。”

    别说她了,就算是帝君也供不起这么个祖宗。

    她就当玲珑素心丹喂狗了,结果——

    “想得美,混元铃已经和你的神魂强制绑定了,就算你死了轮回你都甩不掉。”

    君慕浅身子一抖,颤声道:“你说什么?”

    强制性绑定?

    她可什么都没做!

    “事实就是如此。”蓝衣月难得安慰她,“你和混元铃有缘,认命吧。”

    君慕浅深吸一口气:“如果我找不到这些会怎么办?”

    “九重霄就会一直封闭着。”

    “很好,那就关着吧。”

    “女人,你难道不想修炼了?”

    “……”

    君慕浅突然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想要修炼,就必须炼化九重霄,但前提要找到足够多的天才地宝,可是又找不到。

    “罢了。”她沉默了一下,才勉强答应,“小鬼,你和混元铃什么关系?”

    蓝衣月淡然:“我是负责暂时看守九重霄的。”

    “守铃人?”

    “不——”出乎她的意料,蓝衣月否认了,“我还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一条流苏。”

    “流苏?”君慕浅一愣,然后低下头去。

    那串铃铛不知何时牢牢地系在了她的腰间,银铃下面还挂着一条蓝色的流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感觉到铃铛的颜色变亮了。

    “你是这条流苏?”君慕浅捏起其中一根丝线,“你是妖?”

    妖族可是虚幻大千中最强大的种族之一,但灵玄世界却是没有妖的。

    不过这个世界倒是有另一种奇怪的种族,名曰“幻”。

    幻族有两种由来,一种诞生于梦境,另一种则是智慧生命死后,因其执念不灭而变成。

    不过两种可能性都很小,故而幻族十分稀有。

    这个小鬼的情况,倒是跟幻族有些像。

    “不是。”蓝衣月口吻有些不善,“女人,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君慕浅觉得她以后立誓还是需要谨慎一下。

    不是所有美人都不欠打。

    罢了,她不和小孩子计较。

    “哦对了。”蓝衣月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提醒你一下,因为这是九霄第一次开启,空间还不稳定,导致时间流速也出现了变故,所以外部时间已经过了三天了。”

    “!”

    君慕浅捂着胸口:“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想宰了你。”

    明明她的感官只过了几分钟,结果居然过了这么久?

    而且这个小鬼看着纯害无良,怎么剖开来是个黑心?

    “女人,只要你能进来。”蓝衣月很愉悦地笑了一声,“我任你宰割。”

    “本座这就去找。”君慕浅顺了顺气,“小鬼你到时候别跑。”

    星罗宗选址极好,灵气十足,想必这山上药材也不少,她先看看有没有能用的上的。

    不过……三天好像是洛灵均给她的期限来着?

    说她不把东西还给叶婉莹就要去宗法堂?

    君慕浅拧眉,她现在不能和洛灵均硬碰硬,这宗法堂确实需要去。

    看了眼天色后,便径直朝着宗法堂而去了。

    **

    而此刻,宗法堂内。

    长须老者坐在上位,皱眉看着下方哭得泣不成声的叶婉莹,和一旁神色冰冷的洛灵均。

    口气有些不善:“这么点小事,也需要麻烦老夫?”

    叶婉莹她抽噎道:“大长老,弟子也是没办法啊,爹爹不在,也只有您能出面了。”

    大长老却不吃这一套:“既然寻到老夫这里来了,也别想老夫偏向你,一切秉公执行。”

    听此,叶婉莹心中咒骂了一句老东西,简直是不懂得人情世故。

    但她又不敢造次,因为按照辈分,大长老的地位还要在宗主之上。

    现在叶天北没回来,也没人给她撑腰,要不然她定会让这些人好看!

    见示弱撒娇无果,叶婉莹只好又低下头去,委屈地哭着。

    也是在这时,君慕浅终于来了。

    她并不看那一对男女,而是对着上方欠身:“拜见大长老。”

    大长老双目如炬地,竟是问道:“身体可好些了?”

    君慕浅有些意外:“劳大长老关心,已经好了。”

    “听叶丫头说,你拿了她的贴身之物?”大长老又问,“可有此事?”

    “没有。” “有。”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个淡然,一个急厉。

    “弟子可以作证。”洛灵均接着冷声道,“慕浅她确实拿了莹莹的东西,弟子本来给了她三天时间,但她竟然拒不归还,所以弟子认为……”

    君慕浅唇边浮起嘲弄的笑。

    又来了,她委实不明白,洛灵均到底和慕浅有什么深仇大恨。

    瞧见那笑,洛灵均喉咙一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脏处竟传来了阵阵抽痛。

    将要说出口的话,又被压了回去。

    而大长老却是道:“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