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8章 这是轻美人给本座的!
    眼下星罗宗正处于变动时期,奸细这个帽子委实太大。

    如果谁被扣实了,那么必然会被门规处置,轻则废除全身修为,重则被丢入源火之地中,关上七七四十九天。

    那里,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

    君慕浅眼眸森寒,语调却平缓:“我倒是不知,原来慕浅在你洛灵均眼中,竟是这样一个人。”

    像是被刺痛了一般,洛灵均的瞳孔狠狠一缩,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他吸气、冷冷:“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被摄政阁带走,还能毫发无伤的回来,不是投靠了天麟王朝?”

    叶婉莹这时候已经缓过来了,她高肿着脸,但仍坚持开口:“是啊慕师姐,你怎么一点伤都没有?”

    敢打她,必须死!

    “师妹是希望我有伤了?”君慕浅回眸,似笑非笑,“也对,毕竟可是师妹告诉其他师兄弟,我想占用你的身份呢。”

    她慢条细理地拉起袖子,露出猩红色的骇人伤疤:“师妹,还记得吗?”

    “我这些伤,可都是你的那群崇拜者打的呢,想必很多人都看到了吧?”

    决定了回来,自然所有准备都要做好。

    这不是真伤,是她用草药调制而成的。

    没办法,谁让轻美人的药太好了。

    洛灵均一怔,他有些不可思议:“莹莹?”

    叶婉莹身子一颤,猛地抬头:“慕师姐,你何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诬陷我吧?明明就是你抢占我的身份!”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么就一撕到底。

    反正洛灵均也只会站在她这边。

    “那师妹请说说,我一个无法修炼灵力的废物,是怎么抢了你的血琉璃玉坠?”君慕浅平静地看着她,“又是怎么让摄政阁的人认为我是你叶婉莹?”

    “而且,我如何占得了你身份,宗主难道连他的女儿都认不出来?”

    星罗宗的弟子真的都是蠢货,连这么明显的漏洞都看不出来。

    叶婉莹嘴唇发白。

    众目睽睽之下,她有种羞愤欲绝的昏厥感。

    更不用说,此刻耳边还充斥着其他弟子的嘀咕声。

    “我觉得慕浅说的挺对,就她那个修为,别说婉莹师妹了,就算是我都能一只手打败。”

    “师弟这么一说有道理,可是婉莹师妹的血琉璃玉坠为什么会在慕浅身上?”

    “慕浅不是说了吗,是婉莹师妹送给她的啊。”

    “难道真的是婉莹师妹故意……”

    叶婉莹的身体摇摇欲坠。

    完了,她苦心经营的形象竟然被慕浅的几句话给动摇了。

    “够了!”便在这时,洛灵均冷冷一喝,“都围在这里没事干吗?全部都滚!”

    “……”

    众弟子瞬间噤声,仓皇间拜别之后,一个个都离开了。

    “洛大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叶婉莹抓着洛灵均的胳膊,哭得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此刻的叶婉莹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模样跟冻萝卜一样,哭起来特别丑。

    而她哭得太入戏,并未注意到洛灵均眸中那淡淡的嫌恶。

    “莹莹,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洛灵均安抚着她,宽慰道,“你放心,你的东西我也一定会帮你拿回来。”

    “嗯!”叶婉莹抹了抹泪,重重点头,“我就知道洛大哥对我最好了。”

    说着,还有些得意地看了一眼紫衣少女。

    “慕浅,限你三日把血琉璃玉坠还给莹莹。”洛灵均眼神冰冷地看了过去,“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宽容了。”

    “要点脸行吗?”君慕浅不耐烦了,“你当你是太祖爷啊?摆架子给谁看呢?”

    小屁孩一个装老成,她都觉得尴尬。

    洛灵均努力克制着怒意,一字一顿道:“三日后,如若不还,宗法堂见!”

    顿了顿,神色稍稍复杂:“还有,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宗主和长老们,慕浅你好自为之。”

    这话让叶婉莹一愣,她想要出声阻止,但也知道女人要是管太多会让男人心烦,于是就闭了嘴。

    “嗯——”君慕浅抛了抛手中的玉坠,笑得妖娆,“所以我可以请你们俩滚了吗?”

    说来真是好笑,这里明明是慕浅住的一小间石屋,叶婉莹却经常霸为己有。

    “你!”洛灵均眼皮一跳,冷声,“莹莹,我们走!”

    “洛大哥等等我。”叶婉莹狠狠地看了紫衣少女一眼,然后小步跑着跟了上去。

    两人的步伐都很快,仿佛在躲避着什么。

    “宗法堂?”君慕浅勾了勾唇,“倒是想见识一下,不过……”

    眼中寒光乍现:“这洛灵均的态度倒有些奇怪。”

    明明那般讨厌她,却还会留有一丝余地,真是矛盾。

    “呼……”君慕浅吐出一口气,“还是看看轻美人到底给了我什么好东西。”

    她从衣襟中掏出了那个玉瓶,拔开了瓶塞。

    顿时,一股极为芬芳的馥郁气息从瓶中萦绕而出,闻起来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闻着不错。”君慕浅赞叹不已,“轻美人出手原来这么大方。”

    她将玉瓶倾斜,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然而就在此时!

    “嗖——”的一声响,玉瓶直直地脱手而出,很有目的性地朝着北方飞去。

    “!”

    有人抢本座的东西!

    要是轻美人知道她没有保管好,她就更看不见他的脸了。

    君慕浅没有丝毫的迟疑,追着玉瓶而去。

    没想到的是,玉瓶这一飞,居然飞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幸亏这个时候星罗宗的弟子都在休息,没有看到人追着瓶子跑这诡异的一幕。

    玉瓶停止飞行后,啪嗒一下掉在了茂密的草丛中。

    君慕浅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但就在这时!

    “嗝——”

    空中,传来了一声清晰的饱嗝声。

    君慕浅愣了一秒,便弯下了腰。

    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将杂草拨开后,不见玉瓶,只有一个半镂空的银色球状物躺在那里。

    等等,这是……铃铛?

    所以刚才那一声,是因为这个铃铛吃了轻美人给她的东西?!

    君慕浅将那枚银色的铃铛捡了起来,凑到眼前。

    结果还没等她看个仔细,下一秒忽然……一脚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