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6章 慕浅,你必须道歉!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师妹这是怎么了,哭成这样?”

    此话一出,空气瞬间静止!

    所有人都愕然不已。

    而听到这个声音,叶婉莹的身子顿时一僵,她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去。

    在看到那有些瘦弱、身板却挺直的紫衣少女时,水眸中浮起了骇色。

    一时间,连哭都忘记哭了。

    不,慕浅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

    “诸位同门怎么都这样看着我?”君慕浅似乎有些茫然,“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面上不知所措,心中却颇为啼笑皆非。

    啧,果然是在给她哭灵。

    这都七天了,还在哭。

    君慕浅的眼眸凉了凉,她现在可以完全确定,叶婉莹确确实实在装。

    要是真的一心为慕浅好,肯定立刻就去救人了,哪会一直在这里哭,还间接抹黑她?

    不过君尊主可向来不在乎什么名声,要不然也不会登上虚幻大千中一个叫《当诛榜》的东西了。

    但这个《当诛榜》其实是乱排的,只要有人看你不顺眼,你就会上榜,人数越多,名次就越靠前。

    整来整去,几乎一半人都上榜了,君慕浅倒还十分荣幸地挤进了前百。

    要是无影崖那一战后她还活着的话,肯定秒进前三。

    君慕浅眸子一眯。

    七大宗门,云洛然,现在还多了一个……

    叶、婉、莹。

    叶婉莹猛地一个哆嗦,因为她忽然感觉到身子一冷,仿佛跌进了冰窖之中。

    就像是……被一个杀神盯上了,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看样子我脸上没有东西。”君慕浅语气淡淡,但带着与生俱来的威压,看向叶婉莹,“婉莹师妹,我七天没回来,你怎么变得如此憔悴?”

    “我、我……”冷不丁地被点名,叶婉莹吓得脸都白了,“慕师姐,我不是……”

    这个一直唯她命是从的废物,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

    爹爹不是说最近和天麟王朝的关系很不好吗?

    为什么慕浅被摄政阁的人抓走了,竟然还没有死?!

    “慕浅!”其他弟子这才回过神来,那个方才安慰叶婉莹的师兄直接黑了脸,冷斥道,“你非要一回来就惹是生非?”

    话罢,将叶婉莹拉到了自己身后,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你知不知道,婉莹师妹因为你被抓走,眼睛都快哭瞎了!”

    “哭瞎了?”君慕浅走上前去,在叶婉莹惊惧的目光中,挑起了她的下巴,玩味一笑,“可是我瞧着师妹这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剔透啊。”

    勾人的尾音轻轻上扬:“是不是?”

    叶婉莹:“……”

    她怎么有种她被调戏了的感觉?

    “慕、慕师姐。”叶婉莹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忐忑平复下来,神色担忧道,“你终于回来了,摄政阁的那些官员没有为难你吧?”

    死里逃生又如何?

    她能让这个废物落入圈套一次,就能够有第二次!

    死,慕浅必须死。

    “他们自然不会为难我。”君慕浅把自己的手指擦了擦,似笑非笑,“毕竟,他们要请的人可是师妹你对不对?”

    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冷冷清清,妍丽清魅,却让看的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叶婉莹瞧着她的动作,水眸瞬间含泪:“慕师姐,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要这么羞辱我?”

    此话一出,那些护花使者们顿时齐齐喝道:“慕浅!”

    “师妹这话说的倒是让我奇怪了。”君慕浅万分不解,“我一回来就来看望师妹,还问师妹身体如何,怎么就羞辱你了?”

    她的身子忽然前倾,吓得叶婉莹后退了一步:“若这都算羞辱的话,师妹以前对我的所作所为,当真是把我踩到了尘埃里。”

    “我不是,我……”叶婉莹嘴唇颤抖着,心中暗恨不已。

    若是平日里她示一下软,慕浅定然会立马过来哄她,怎么今日居然这般对她?

    而且这次面对慕浅,她居然会心生惧意?

    “慕浅,你在胡说什么?!”那个师兄依旧黑着脸,“婉莹师妹对你的好,全宗门可都看在了眼里,你居然以怨报德?”

    “师兄……”叶婉莹咬了咬唇,泫然欲泣,“慕师姐可能是因为这次变故受了刺激,我不怪她的。”

    “听到了吗?”师兄神情厌恶,“婉莹师妹都舍不得怪你,你还不给她道歉?”

    “对,道歉!”

    “然后还要自己去宗法堂请罪!”

    “婉莹师妹可是宗主的掌上明珠,不能够被这么欺负!”

    一时间,护花使者们各个怒气填胸,但都只是嘴上在叫嚣,无一人上前。

    因为星罗宗的规矩其实很严格,其中有一条就是内部弟子不能私自争斗,比武也要各留分寸,不可重伤他人。

    而先前慕浅之所以会被一群人暴打,是因为受了叶婉莹的指使。

    有着宗主之女做担保,自然会肆无忌惮。

    可是他们现在不敢,除非叶婉莹下令。

    君慕浅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眸中浮着嘲讽的笑。

    难怪星罗宗无法成为华胥第一宗门,就这种风气,注定它无法站在巅峰,灭亡是迟早的事。

    嗯,倒不如把星罗宗送给轻美人当见面礼?

    君慕浅的桃花眼微挑,这个主意不错。

    她冷冷:“师妹还没说话,你们一个个叫唤什么?”

    “慕浅你放肆!”

    “算了,师兄。”叶婉莹觉得今天的慕浅很不对劲,“慕师姐好不容易回来,应该多休息才对。”

    她笑了笑:“我来带慕师姐去休息。”

    说着,便要上前。

    君慕浅睨了她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掏出了一个东西,在空中晃了晃:“对了,我还没问师妹,这东西是不是归我了?”

    听到这句话,叶婉莹的脸色瞬间煞白。

    因为紫衣少女拿出来的那件东西,正是她亲手递过去的血琉璃玉坠。

    这玉坠可是他们叶氏……

    而就在此时,众人的耳畔又传来一道声音,冷冷沉沉。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让弟子们一愣,叶婉莹却是一喜。

    君慕浅漫不经心地偏头望去,在看到来人的模样时,勾了勾唇。

    啧,第二个正主,也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