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5章 轻美人,回头见!
    君慕浅:“……”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想稳住自己的身体。

    眼疾手快地将衣服整理好,又迅速起身,诚恳地道歉:“抱歉,公子。”

    她知晓这件事是自己逾越了,她委实过于好奇这位公子的模样,竟然不知不觉就伸出了手。

    但是也没想要造成这样的一幕。

    在刚才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意,渗进了骨头里。

    仿佛杀神在世,骸骨再临。

    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动手。

    是不能,还是不想?

    一旁的暮霖心惊胆战,看到了这些,他、他不会被主子灭口吧?

    这个姑娘也太威武了,看到主子沐浴坦然以对,现在还想扒主子的衣服?!

    几番平息,绯衣男子才将杀意全部敛回体内,他缓了缓,重瞳更冷了:“出去。”

    今天不宜杀人,如果她日后让他失望了,再杀也不迟。

    暮霖这才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道:“慕姑娘,您可以跟我移步星罗宗了。”

    “好说。”君慕浅笑笑,忽然她回过头来,“公子既然已经将我查了个透彻,我是否也有幸知道公子的名字?”

    她自然能看出来,公子是想让她做什么事情。

    至于是什么,她尚不知晓。

    不过若是能和摄政阁合作,星罗宗便不足为惧。

    绯衣男子看了她一眼后,阖眸靠在了榻上,呼吸轻柔,容色清寒。

    “唉,好吧。”君慕浅有些遗憾,但她不在意,“那么只好等我们下次……”

    “容轻。”他打断了她。

    “嗯?”君慕浅望着他,桃花眼滟滟。

    “名字。”绯衣男子说完这两个字后,便又静默了。

    “容……轻?”君慕浅重复,心想,这名字怎么比她还姑娘呢。

    不过,到还是蛮好听的,配他的声音,也配他的人。

    看来他是害怕她下次又调戏他吧。

    “好名字。”她笑起来,挥了挥手,“那么轻美人,我们回头见!”

    容轻:“……”

    暮霖:“!”

    几乎是怕下一秒会出现毁尸灭迹的一幕,暮霖瞬间来到了君慕浅的面前,然后将她提了起来,“蹭”的一下就跑掉了。

    直到离开了摄政阁,他才将步伐放慢了。

    刚才那一声“轻美人”,简直把他吓得半死,幸好跑得快。

    就在暮霖心有余悸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这位小哥,打个商量。”

    君慕浅咳嗽了几声:“你把我放下来,有点紧。”

    “对不住!”暮霖这才发现他竟然快把人家姑娘勒死了,立马松开了她的衣领,“慕姑娘,我太心急了。”

    “没事。”君慕浅活动了一下脖子,“我知道你是害怕轻美人发火。”

    她唇边含笑:“你大可不必担心,轻美人一看脾气就很好。”

    听到这话,暮霖有些茫然,主子脾气很好?!

    胡说八道!

    明明是一怒就可以血流千里、伏尸百万的那种好么!

    暮霖觉得他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有些可怜的姑娘,以免最后栽了:“慕姑娘,您下次若是见到主子,最好别这么叫他。”

    “嗯?”君慕浅诧异,“为什么?”

    按照君尊主的理论,美就是美,应该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因为……”暮霖斟酌了一下,“主子很讨厌别人说他‘漂亮’这种话。”

    “不应该啊。”君慕浅更诧异了,“本、我就喜欢别人夸我帅。”

    想她最初女扮男装闯江湖的时候,还有一群女子朝她扔香囊。

    “咳。”暮霖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据说主子在很小的时候,总是被当成小姑娘,所以……”

    话还没说完,他就听到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小姑娘,哈哈哈……”君慕浅连连摇头,“竟然是这么个原因。”

    被人当成女孩子,那得多美?

    这一下子,她更想知道容轻长什么样了。

    她帅他美,挺相配的不是?

    呸呸呸,不能荼毒小孩子。

    暮霖默然,心想,幸好此时主子不在这里,要不然他肯定会被毒打一顿。

    “慕姑娘,天色也不早了。”他看了看天,恭敬道,“主子吩咐过,我必须要按时送您回星罗宗。”

    心中又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主子会把那般珍贵的东西送出去。

    “走。”君慕浅止住了笑,眸中掠过一道暗光,“我已经等不及了。”

    叶婉莹,算账的时候到了!

    **

    天玄峰,星罗宗。

    “婉莹师妹,你就别哭了。”

    “是啊,婉莹师妹,这又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没有料到慕浅她会被摄政阁的人抓走啊。”

    “要怪,就只能怪她运气不好。”

    众人围着一个浅黄色衣衫的女子,轻言细语地宽慰着。

    不少男弟子见到眼前佳人落泪,心生怜惜,却对慕浅有了更深的怨怼。

    终于,有一个弟子直接开口大骂了:“要我说,慕浅那是活该!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却还占着宗门的资源,死了才好!”

    此话一出,竟然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就是,十年了,居然连灵者都不是。”

    “还有去年宗门大比,慕浅真是丢尽了咱们宗门的脸!”

    越说,越义愤填膺。

    “师兄师弟们怎么能这样说慕师姐?”叶婉莹还在哭着,双眼通红,“慕师姐只是没有灵根,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婉莹师妹,我们知道你心地善良。”一位师兄叹了一口气,柔声道,“但是慕浅不值得你那样对她,千万不要哭坏身子啊。”

    叶婉莹听到这话,果然停止了抽泣,但旋即,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拉着慕师姐玩游戏,她肯定不会出事。”

    那位师兄又开口了:“婉莹师妹,你做的很对,慕浅出事了没关系,但你若出事,星罗宗可是会元气大损啊。”

    言下之意,慕浅死得很应该。

    叶婉莹抬头,泪眼朦胧:“真、真的不是我的错吗?”

    师兄果断:“当然不是。”

    为了让他的婉莹师妹安心,补充道:“再说了,七天过去,慕浅现在肯定已经……”

    死了两个字还没出口,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道缥缈如雾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