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4章 扒、扒他衣服?
    竹窗后,是一扇绘着飞鸟走兽的屏风,显然是主人用来遮挡的物什。

    但是君慕浅所站的这个地方,却恰巧能看见被屏风所遮挡的一切。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沐浴用的木桶。

    水光一色中,是男子宽阔的胸膛。

    水珠从那光洁如玉的下巴处滴落,然后顺着他精瘦的腰身缓缓而下,分布在细密的肌理上,随着一深一浅的呼吸,微微起伏着。

    君慕浅微微一怔。

    这是……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在这时,木桶中的男子站了起来。

    下一秒,他飞快地一展臂,将架子上的绯衣迅速地搭在了自己裸露在外的长背上。

    而后,琉璃色的眼眸冷冷地看了过来。

    那双重瞳此刻黑得深沉,仿佛镀上了一层寒冰,其中有着杀意破冰而出。

    男子捏紧了衣衫,锁骨深陷,克制着想要动手的冲动,薄唇中吐出两个字:“出去!”

    这个词,让君慕浅骤然回神。

    她不怕死地又看了一眼后,才在那惊人的暴怒之气中转身。

    而后,脑海中回荡着八个字——宽肩窄腰,精瘦有力。

    她曾撩姑娘无数,但还是头一次看光了男人的半个身体。

    是不是要负责?

    思索之际,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如雪寒凉的声音:“进。”

    简单的一个字,带着上位者的权威。

    君慕浅:“……”

    她活这么大,还从未被这样吩咐过。

    但她占人家便宜在前,又换了个身份,只能先认了。

    能屈能伸,才是生存之道。

    虚幻大千东域的君尊主再怎么厉害,现在也只是一个宗门废物。

    “来了来了。”君慕浅无奈地应了一声,抬脚迈入门中,“不过公子啊,是你请我来,所以我看光了你这件事情,我们都有责任。”

    显然,绯衣男子因为刚刚出浴的缘故,唇上还染了几分水润。

    而听罢,他看了某个方向一眼,视线锐利至极,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旋即君慕浅就看到,先前那个黑影立马落荒而逃了。

    啧。

    她眸中泛着了然的笑意,看来是这个属下好心办坏事了。

    男子这才收回了目光,他仍然带着那半张银色面具,不露半点容色。

    虽一身似火艳烈的绯衣,但面容却寒凉无比,然而正是如此,才让他平添了几分魅色。

    他的声音听不出来任何起伏:“坐。”

    君慕浅也不客气,衣袖一撩坐了下来,双眸眯起打量着对面的人。

    同时,男子也在看她。

    这一次的距离很近,所以她能够看清楚他那双重瞳。

    仿佛两弯深泉,勾得人只想沉沦其中。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很长一段时间,忽然——

    “慕浅?”

    声音低沉、微哑,明明冰冷无比,但听起来十分得撩,这种反差,让人忍不住想要把他压倒。

    “是我。”君慕浅点头。

    “自幼父母双亡,三岁被丢在破庙前,被星罗宗的人捡了回去。”男子睫羽微阖,“天生没有灵根,十五岁那年又被打破了丹田,至今还未凝聚灵力。”

    君慕浅还是道:“是我。”

    就她的记忆来看,慕浅小姑娘的确是个弃儿,被其师傅捡了回去。

    而便是去年,丹田被破。

    动手的人,是天音门的一位弟子。

    天音门以音律杀人,是华胥大陆第一宗门。

    叶婉莹啊叶婉莹,好一招借刀杀人。

    君慕浅皱眉,不过为什么一个天之骄女,要费心机对付一个修炼“废物”?

    这个原因,她目前倒是没想出来。

    以慕浅的地位,又怎么会威胁到叶婉莹?

    “生性沉默寡言,不喜与外人交流。”便在此时,男子忽然睁眼,重瞳幽深,“今天一见,倒是意外。”

    君慕浅微微一笑,从容自若:“人在生死关头走一回,总会性情大变。”

    这个理由她早就想好了。

    因这具身子是慕浅的,她也并非夺舍,就算是修为极高的人,也看不出来异常。

    这个摄政阁主虽然神秘,但灵玄世界毕竟是下位面,不可和大千中的那些修炼者等同并论。

    绯衣男子对上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指尖微微一麻,这是曾经他和势均力敌的对手碰上时才会有的感觉。

    慕……浅?

    那就她好了。

    男子修长的手指抚上衣襟,松了松领口,淡漠:“你可以走了。”

    君慕浅眯了眯眼:“公子引我前来,就只是为了看我?”

    她真的是有种想把他面具摘下来的冲动,看看如此清冷的一个人,面具下那张禁欲的脸,是否也如同她想的那样。

    这种恶趣味,在君尊主的心中越来越强,甚至,她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男子却不答,而是偏头对着门外淡声唤了一句:“暮霖。”

    先前那道黑影立马出现,单膝跪地道:“属下在。”

    “把她送回星罗宗。”男子随意吩咐,“然后告诉叶天北,星罗宗三月后的宗门比试,我会去看。”

    听到这句话,暮霖虽然奇怪,但还是应道:“属下遵命。”

    同时,心中暗暗地抹了一把汗。

    刚才主子的反应委实可怕,他也不知道主子居然这个时候会沐浴啊!

    主子让他看到这个姑娘出来后就把她引过来,谁知会这么不凑巧。

    “还有……”男子稍稍地沉吟了一下,手指一挥,“这个拿好了。”

    一个玉瓶凭空出现,斜飞而过。

    暮霖抓住,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顿时一惊:“主子?”

    绯衣男子神色淡淡,是命令的口吻:“送到后,给她。”

    “明白。”暮霖抱拳,而后抬头道,“慕姑娘,您可以跟……”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傻到了那里。

    只见君尊主的身子向前倾去,伸出了素白的手,手的目标正是那半张银色面具,而且已经快要触到了……

    电光火石之间,绯衣男子倏地攥住了她的手腕,玉颜微冷:“慕浅!”

    然而这股力太大又太急,让某尊主没刹住,下一秒只听“刺啦——”一声!

    一大片绯色,直接被扯了下来。

    但是这还没完!

    因为惯性的作用,君慕浅倒了下去。

    好巧不巧,她倒在了一个关键部位,而绯衣男子的身体也瞬时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