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章 君尊主:我好惨啊!
    这个小姑娘的名字和她还挺有缘,唤做慕浅,年十六,正值女儿家芳华之时。

    可惜,却没有那么好命。

    身为天麟王朝第一护国宗门星罗宗的弟子,过的却还不如街头上的一个乞丐。

    只因慕浅生来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灵力,到现在为止连最低级的灵者都不是。

    在实力说话的星罗宗中,只能接受师门弟子的冷眼嘲笑和肆意辱骂。

    脏活差活全部都丢了过来,一语不合还有可能被罚紧闭。

    总而言之,慕浅就是星罗宗内人人都可以踩一脚的对象。

    但是,叶婉莹却一直对她很好,从不嫌弃她是一个废物,还经常带一些丹药灵典给她。

    并且一直鼓励她,说没有灵根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你愿意努力,就能够做好。

    这话现在让君慕浅来听,只想冷笑。

    她虽然只有这个小姑娘的记忆,不知道所有事情,但是以她在东域纵横了百年之久来看,这个叶婉莹一定不怀好心!

    因为这一次慕浅之所以被当成星罗宗宗主之女带到了摄政阁,也是因为叶婉莹告诉她——我们来做一个互换身份的游戏,一定很好玩。

    然后还把血琉璃玉坠给了慕浅,让她好好保管。

    慕浅把叶婉莹当成自己唯一的朋友,自然是乐意的。

    但没想到,这所谓的游戏,竟然把她送上了黄泉。

    先是被一群弟子毒打,嘴里叫骂着你一个废物还妄想着和叶师妹比肩?

    结果后来陈将军来的时候,这群弟子又异口同声地说她就是叶婉莹。

    狸猫换太子。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幕。

    君慕浅按着头,只感觉她已经压抑不住她内心的怒意了。

    她似乎仍能感受到,这个小姑娘死的时候那彻骨的绝望,这种情绪仿佛一张利网,牢牢地扣住了她的心脏,闷得她喘不过气来。

    生性单纯,做事诚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朋友,却被利用而死。

    一生,就此而落。

    蠢么?

    是有些蠢,但是环境决定了性格,没有办法的事情。

    想到这里,君慕浅森然一笑。

    自然,她不是慕浅,没有权利替其去报复这些人。

    但若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她就和他们好好的玩一玩。

    论手段?

    那么就看谁阴得过谁好了。

    但是为今之计,是要提升她的实力。

    说起这个,君慕浅就头疼不已,因为又与她认知的不同了。

    灵玄世界的修炼者仍然是靠灵气,但却需要灵根,有了灵根,才能修炼灵力。

    这并不像她在大千的时候,只需要丹田就够了。

    并且,灵根也有类型之分,共有四大类别:斗灵根、御灵根、咒灵根和言灵根,其中以战斗型的斗灵根居多。

    灵根品质越好,修炼越快。

    低品质的灵根尚且不被江湖瞧得起,何况一个没有灵根的人呢?

    慕浅的遭遇也只能说是万千人中的一个了。

    君慕浅其实想,没有灵根就没有吧,反正她可以用她在东域的那些修炼方法,来吸收灵气,从而提高修为。

    可是坏就坏在,这个小姑娘的丹田也是破的。

    破的原因,还是因为叶婉莹。

    这件事情,就要提起一年前的一场宗门比试了。

    星罗宗虽然是天麟王朝的第一宗门,但在整个华胥大陆,还排不上前三。

    那场比试是星罗宗对另一宗门,参赛的便是叶婉莹。

    叶婉莹的实力在同龄人也算拔得了头筹,可还是有比她更强的存在。

    她早知道自己那场比试会落败,但又不想让自己丢了颜面,所以软言细语地恳求慕浅替她出赛。

    慕浅连灵者都不是,一招就被打了下来。

    而且对方手段极其狠辣,不仅重伤了她,还废了她的丹田。

    从此,慕浅在星罗宗就更不受待见了。

    据说是因为叶婉莹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于是怀着愧疚之心,更加照顾她了。

    君慕浅叹了一口气,小姑娘真的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看样子是把整颗心都掏了出来,但却把真心交错了人。

    可怜,也可悲。

    没丹田,没灵根,下位面,回不去。

    这下本座可怎么办啊……

    她又躺了下去,双眼望天。

    算了,还是先睡觉吧,命要紧。

    **

    七天后,君慕浅着手着回星罗宗了。

    说不定,叶婉莹这个时候还在给她哭灵呢。

    她不回去的话,岂不是会错过这一幕?

    不过,在回去之前,她还想去会会那位摄政阁主。

    听说星罗宗最近和天麟王朝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刚好借这个机会多获取一些情报。

    知彼知己,方可百战不殆。

    君慕浅唇边挑起邪肆的笑来,除了打架,她最擅长的便是在江湖上翻云覆雨了。

    不过江湖是江湖,庙堂是庙堂,还是有区别的。

    她也想看看,她在下位面,是否还能似前世那般恣意人生。

    因为据她接收到的记忆来看,灵玄世界这个位面,在诸多下位面之中,可是很特别呢。

    思至此,君慕浅随便逮住了一个留守的侍卫,直入主题:“你们公子在哪儿?”

    侍卫愣了一下,然后摇头:“小人不知。”

    君慕浅了然。

    那位公子,一看就是神出鬼没的人。

    重瞳者哎,她在整个东域都没有见过一个重瞳者。

    灵玄世界委实有趣。

    罢了,见不到就见不到吧,逛一圈回去。

    君慕浅背着双手,忽然,双眸一眯。

    在余光快要触及不到的地方,有一道极淡的黑影掠过,刚刚好暴露在她的视线之内。

    嗯?

    君慕浅眸底浮过浅浅的暗光,这是想引她去什么地方?

    毕竟她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是不可能这么巧看到的,而且其他侍卫也没有半点反应。

    能在摄政阁中这般作为的,恐怕是出自那位公子的授意了。

    当机立断,君慕浅跟了上去。

    那道黑影的速度并不快,这让她心中更加确定了。

    最后,停到了一座竹屋前,黑影瞬间消失。

    窗户半掩,耳边传来了细细的水声,雾气弥漫。

    那位公子的住处么?

    君慕浅走到窗户边,微微弯身,然后就看到了堪称活色生香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