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1章 本座若死,你们也要陪葬!
    虚幻大千。 东域。

    无影崖。

    无数人马汇聚于此,一场一万七千里的追杀就此到了尽头!

    女子负手而立,脚下是望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一身染血的紫衣,昭示着这一路的杀戮。

    哪怕是被逼到了如此地步,她依旧从容不迫,眉目间是森凉如雪的寒意。

    “七大宗门,数千名高手万里追杀……”女子将喉咙里的腥甜咽了回去,缓缓冷笑,“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听到这话,一位老者淡淡地笑了:“若非是君尊主这般惊才绝艳的人,宗主怎会如此重视?”

    他的眼神怜悯而慈悲:“君尊主,能让我们七大宗门联手,你应该有成就感才是。”

    女子却并不看他们,而是望向后方。

    只见远处还有着一个朦胧身影,依稀可见其窈窕婀娜,曼妙不已。

    女子淡淡勾唇,声音扬起:“云洛然,想要我的命,自己来,派这群废物前来送死,你还真是无用。”

    “君慕浅你大胆!”又一个青年人开口了,他半不屑半怒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想让灵女大人亲自出手?”

    “哦灵女,你是指……”君慕浅依旧在笑,“她自以为从我手里抢走的,一个我不要的虚名?”

    云洛然与她同是镜月宫的弟子,同样被誉为天才。

    但是在十八岁那年,云洛然也不知道是转性了还是如何,天天整一些陷害手段。

    君慕浅懒得理她,直接离开了镜月宫去闯荡江湖,直到老宫主将死之前才回来。

    不过没想到,这次回来,却是镜月宫的覆灭之日。

    镜月宫作为东域的大宗门,根基牢固,本不可能轻易被灭,一切都是因为……云洛然的背叛!

    宫倾人亡,传承不复。

    “君慕浅!”青年人怎允许灵女大人如此被污蔑,当即暴跳而起。

    但就在此刻,远处的那道身影忽而掠近。

    云洛然挥手制止住青年人,看向紫衣女子的眼神带着谴责:“君慕浅,我已经给够你时间了,你却如此冥顽不灵。”

    “你意思是我还要谢谢你?”君慕浅眼眸上挑,“谢谢你杀我?”

    云洛然拧眉、不悦:“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在你我曾是同僚的份上,我劝你还是自我了断了比较好。”

    “若我不呢?”君慕浅笑意邪肆,“你待如何?”

    云洛然眉梢蓦地一沉,对着那数千名高手冷冷道:“杀了她,然后把她的灵脉也给我剥下来。”

    “谨遵灵女大人之命!”

    听到这句话,以老者为首,全部一拥而上,成百上千种攻击全部袭向了紫衣女子。

    面对这些,君慕浅只是笑着点头,毫无畏惧:“来得正好!”

    她双手抬起,眼神凌厉,身子单薄,却大气尽显。

    而令人震惊的是下一秒!

    无比磅礴的灵力从她身上爆发开来,空气剧烈地震颤着,甚至,连无影崖也出现了道道裂痕。

    刹那间天崩地裂,山河摇动。

    这一刻,方圆百里之内,几乎所有的灵气都朝着紫衣女子身上涌去,竟生生地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蜂拥而上的七大宗门弟子皆是一惊。

    哪怕是修为最高的云洛然,亦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她咬牙:“君慕浅,你做了什么?!”

    一万七千里的追杀,早已将她的灵力消耗殆尽,这又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闻言,君慕浅大笑了起来,清眸中透着森凉,“既然想要本座的命,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能行呢?”

    她眉间生着戾气,冷冷清清:“本座若死,你们……也要统统陪葬!”

    杀她? 可以!

    那么,就全部留下吧!

    风中,女子衣裙飘飘,一身鲜血,竟也生出一种凌厉的美来。

    “走!快走!”众人脸色狂变,“君慕浅疯了!”

    然而,空气中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碍了他们退去的步伐。

    狂风卷地而来,不过几秒,就有数百人死去,只有修为较高的还在苦苦支撑。

    云洛然骇然无比,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忽然,她灵光一闪,脱口:“那个老东西居然把最后一式传给了你?!”

    “猜得不错。”君慕浅咳出了几口鲜血,神色却依旧狂妄不羁。

    她似乎感受不到那巨大的力量在撕扯着她的身体,即便已是皮开肉绽,亦眉目从容,身子挺拔。

    “不,你绝对不能杀我。”云洛然终于慌张了起来,尖叫出声,“你是杀不了我的。”

    她开始疯狂地攻击那道屏障,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晚了。”君慕浅轻笑,“想要剥我灵脉,尽管来拿!”

    她毫不犹豫,直接翻身跃下悬崖!

    但那股力量却还在,杀戮依然不止。

    浓雾之中,是一声声咒骂。

    “君慕浅,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君慕浅……”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瞬间,一片寂静!

    不知多久,才终于云开日明。

    悬崖上,是无数尸骨。

    忽然!

    一只手挣扎而出,竟有人还活着!

    “好,好一个君慕浅!竟能做到如此地步!”云洛然狼狈地站起来,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触目惊心。

    旋即,她冷笑出声:“厉害又如何,你还是死了!”

    “想要我的命,下辈子吧!”

    云洛然转身离去,并没有看见她身后有一道白光,横空闪过。

    崖下,也并无任何尸体,唯有紫衣随风飘飘。

    **

    天麟王朝建立已有千年,是华胥大陆最强的国家之一。

    周围的小国宗门,无不依附其而生。

    然,千年繁华,也终将落尽。

    当今圣上垂垂老矣,太子朝歌夜弦,偌大的王朝,竟无人能够管理。

    然后就有了摄政阁的出现,由摄政阁主处理一切事务。

    今日,出了一件事情,让摄政阁全体上下都大气不敢出。

    阁内寂静一片,直到这沉默被打破。

    “所以你们现在才发现带错了人?”

    声音温凉,宛若浮冰碎雪,被东风吹散。

    语气听不出来喜怒,却让座下人的心皆是一颤。

    而地上躺着一个的少女,血污将她的面容掩埋了起来,但依然不掩那绝丽的眉目。

    没人发现的是,此刻,她的手指稍稍地动了动。

    因为百官们都在为自己的脑袋担心,他们齐齐跪在了地上:“请公子恕罪。”

    男子坐在幕帘后方,隐约之间,有风华绽现。

    绯衣锦绣,半张面具遮挡住了摄人的容华玉色。

    他声线偏低,很是好听:“圣令是何?”

    圣令,便是老皇帝颁发的任务。

    “陛、陛下说……”一位将军站了出来,冷汗涔涔道,“让我等去星罗宗,把宗主之女带回来,以此来鉴证星罗宗是否还有护国之心。”

    “陈将军,既然你将圣令记得这么清楚,为什么要带一个冒牌货回来?”这次开口的是一个年老的武官,他嘲弄道,“老夫可听得明明白白,这个少女方才还自称她为慕浅!”

    此话一出,其他官员也附和道:“是啊陈将军,人家女娃子说她叫慕浅。”

    陈将军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他当时明明就确定了,这个少女是宗主之女无疑,因为其余的星罗宗弟子都作证了,而且她身上还带着那块象征身份的血琉璃玉坠。

    所以在她自称自己是慕浅的时候,他也只以为她在诓人。

    见状,年老的武官冷笑了一声:“何况,老夫听说那位大小姐身份高贵,也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但你瞧瞧你带回来的这个。”

    他看向地上躺着的血污少女,厌恶道:“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修为,又怎么会是?”

    一宗之主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一个没有半点灵力的少女?

    一看就是个冒牌货!

    而此任务属于秘密行动,一次成功不了,第二次就更没有希望了。

    看来,星罗宗果然有了反叛之心。

    “属下知错!”陈将军知道争吵无用,直接对着上方磕头,“都怪星罗宗的弟子太过狡猾,属下是不小心才着了他们的道。”

    幕帘后的男子似是在考量着这句话的真假,良久,他声音凉薄道:“既然弄错人了,那就送回去吧。”

    “公子,可是方才这少女……”陈将军一愣,“已经咽气了啊。”

    他将她带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濒临死亡了。

    当时他就在想,星罗宗宗主居然能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下如此狠手?

    如果此女只是星罗宗的一个小喽啰,那就说的过去了。

    男子漠然置之,眸色清淡,只道了两个字:“埋了。”

    “哦哦,那……”陈将军点了点头,准备叫人前来殓尸,但是旋即,他的眼神凝固了。

    因为他看到地上的尸体竟然动了,不仅动了,还坐了起来。

    陈将军双眼一瞪,惊的整个人差点都跌倒了。

    这、这是诈尸了?

    **

    君慕浅只觉得头疼欲裂,她吸着气坐起来后,却扯动了腹部的伤口。

    思绪回转之间,眼眸一冷。

    好一个七大宗门!

    还有云洛然!

    这笔账,她记下了。

    不过,她明明已经和那数千名高手同归于尽了,怎么还……

    君慕浅眉头忽然一皱,旋即舒展开来,唇边浮起意味不明的笑:“原来,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