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642章:物归原主,唯一至宝
    这两人前脚刚走,后脚,皇甫皓枫便匆匆赶了过来,一步跨进大殿,“月儿。”

    凌兮月坐回到位置上,捏着手中的玉石把玩,正思量着让纳兰雪衣代为送去雪域,听得这声回过神来,“爹爹?”眼睛看不见的她嗓音都有些茫然。

    一边起身,“你不是刚走?”

    都这么晚了,怎么又过来了,听皇甫皓枫那微带仓促的口气,凌兮月还以为他有什么急事。

    皇甫皓枫一步并做两步走,一阵风似的来到凌兮月身边,双手抓着她的胳膊,上下紧张打量女儿,“月儿,你没事吧,大祭司没为难你吧?”

    “没事啊。”凌兮月侧头,“能有什么事?”

    大祭司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猛兽,能吃了她不成。

    “那就好。”皇甫皓枫微松一口气,英朗逼人的面庞也松弛下来。

    刚到瑶池殿时,卫霖便告知皇甫皓枫,大祭司已经离开了,而且那表情明显是碰了一鼻子的灰,气呼呼的差点炸毛,皇甫皓枫一时还有些意外。

    不过想想也觉是情理之中,倒觉自己一惊一乍,他这个宝贝女儿,可不是个好招惹的主,比起温柔大方,总是为别人着想的小澜来说,月儿这小家伙可是浑身带刺。

    只是前车之鉴,皇甫皓枫不得不多一个心眼。

    所以思来想去皇甫皓枫还是不放心,就又进来亲眼看看。

    “那大祭司有和你说什么吗?”皇甫皓枫带着女儿到旁边,让她坐下,皱眉仔细询问。

    凌兮月明白过来,不由得一笑,省略掉那些针锋相对,简单概括句,“没说什么,大祭司就找我闲话了几句,哦对了。”她手掌摊开,“还有这个。”

    皇甫皓枫现在本就有些“敏感”,凌兮月也不想他过多担心什么。

    “这……”皇甫皓枫拿过女儿手上的蓝玉,左右翻看了一下,“白虎祭司把这送给了你?”

    “嗯,应该是他吧。”凌兮月,“倒不知道是哪位祭司,是个很温和的老头儿,我还挺喜欢的,先前没接触过。”听着皇甫皓枫的语气,“这东西怎么了?”

    皇甫皓枫锐利眸光略微深了深,随后一笑,将东西递还给女儿,“没什么,白虎祭司给你,你就收着吧,这是个好物件,可遇不可求。”

    “嗯。”凌兮月当然知道这个。

    皇甫皓枫拍拍女儿的肩,“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直接让卫霖叫爹爹。”

    那硬朗逼人的俊脸,满是宠爱之色,那模样,恨不得将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女儿面前来,任她挑选。

    凌兮月点头,“好。”

    捏着手中的玉石,凌兮月正准备收着,忽地想起什么,叫住准备离开的皇甫皓枫,“爹爹,你等一下。”说着,她伸手从怀中掏出另外一块青玉。

    和白虎祭司送给她的相比,这块玉石就很普通了。

    玉倒是上等的玉石,但也仅是对普通人家来说,若是皇家,随随便便都能拿出一块比这更好的来,天青色的椭圆形玉石,下面坠着雪白的璎珞,有些别致。

    “这是你的吧?”

    凌兮月递至皇甫皓枫眼前。

    “这……”皇甫皓枫浑身猛地一震,一把夺过女儿手中的东西,着了魔一般的抚摸着,眼神之中是难以抑制的激动,“月儿,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双雷厉暗沉的瞳孔之中,隐藏着的灼热瞬间喷涌而出。

    他以为自己唯一的念想,都被他遗失了,却如何也没想到会再次出现在月儿手中!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皇甫皓枫看向女儿,失而复得的欣喜之余,更是疑惑。

    凌兮月嘴角勾出一抹浅笑,“爹爹你忘了,在封灵岛外岛的时候,蓬莱居外……”

    当时她就觉得,这东西应该有着比它原本价值,更重大的意义,所以也一直留在她的随身配袋中,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她自顾不暇,精力也一直有些恍惚,都把这事给忘了。

    若非白虎祭司今天送给她一块玉石,她估计还想不起来。

    “原来被你捡到了……”皇甫皓枫紧捏着手中的青玉,大掌微不可察地颤抖着,“这是小澜的随身之物,也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还以为,我什么都不剩了。”

    这或许就是缘分吧,兜兜转转,这东西竟到了月儿手中,亦或者是冥冥之中,小澜想告诉他什么,只是可惜,他当时却没能将月儿认出来。

    “原来是这样,还是娘亲留给爹爹你的。”凌兮月抿唇点点头,随即起身,微一下笑开,“不过爹爹,你不还有我吗?怎么叫什么都不剩,你这话说的。”

    那表情:她都不高兴了……

    从北辰琰“离开”后,凌兮月还是第一次如此玩笑。

    皇甫皓枫伟岸的身躯又是一个轻震,健硕有力的胳膊伸出,一把将女儿搂入怀中,沉而有力的一声,“是啊,月儿你才是小澜留给我最好的,唯一的宝贝,爹爹现在什么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再让你有半点损伤。”

    温暖,安稳,炙热而真实。

    就如那日,在蓬莱居外,小小的人儿一个不留神,和他撞了个满怀!

    可到现在他不止一次懊恼,若那个时候,他能一眼认出女儿来,也不至于让女人受鬼族欺负,遭受如此磨难,将他受过的苦楚再承受一遍。

    这或许就是父亲吧,如山,为子女遮风挡雨,如海,容纳她恣意妄为,爱她护她可以不惜一切!

    凌兮月也回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拍拍他厚实强壮的背,笑了笑,安慰道,“放心吧爹爹,我不会有事的,有你在,谁还能欺负得了我啊?”

    皇甫皓枫放开,修长食指抵着女儿的额头,戳开,“就你会唬人,半点不让人放心的,以后尽量不要单独见大祭司,有什么先让卫霖来禀告我一声。”

    “好。”凌兮月保证。

    再三交代之后,皇甫皓枫才一步三回头地转身离开。

    事实证明,再是钢铁大直男,有了女儿之后,也能瞬间柔肠百结,皇甫皓枫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