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 第402章 被强制改写的记忆
    明雾颜轻轻点头,有些不舍的伸出手环住了雪易寒的腰。

    他要等到御天学院放年假才来看自己了吗,为什么她感觉这么久呢。

    还有,他还特地提起那个私闯雪园的人,是不是说,那个人是连雪易寒都意外的人。

    雪易寒也不舍的抱了抱混沌宝宝,然后走上前对明月皇道了一声别,让刚刚赶来的紫觉拎上扶桑宇尘就离开了。

    明雾颜见雪易寒走了,然后对自己爹说了想带娘亲上御天学院的事。

    明月皇想想,觉得这样也好,也便同意去御天学院了。

    腾灵和龙甜担心风若沁中途醒来,因神智不清而伤人,所以都多留了一个心思,一行人快速的离开了八星门。

    而孟溪则淡淡的在一处假山坐了下来,面容平静,目光看着某一个方向。

    孟池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有些失望的道:“你为了她,居然舍弃我们的兄弟情,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孟溪淡淡的道:“我不是为了她而舍弃我们的兄弟情,是你因为你的利益而舍弃了我们之间的亲情,跟她没有关系。”

    “我是为了你,为了你的眼睛才会听从北辰帝的吩咐,你……”

    “大哥,你不用说了。或许你一开始是为了我的眼睛,但是到了后面,你已经变了,从你在精灵王国陷害小琳和龙甜开始,你的初衷已经不再是为了我了。”孟溪打断了孟池的话。

    是非曲直,他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精准的判断得出的,他也不傻,不清楚自己大哥的心已经变了。

    孟池见他挑破自己的心思,也开门见山道:“没错,我是变了,我只是想变得更强大,不被他人所控,我想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也有错吗?”

    若是他们再强一点,当初又为何会受北辰赢的控制,又何必委身于自己厌恶的八星门。

    不过,尽管他变了,他却是没有想真的伤害自己的亲弟弟,伤害明雾颜的。

    百音也道:“我们不想与你们为敌的,北辰帝想要的只是风若沁而已,我也不想伤害小颜的,请你,请你帮我跟她说,风若沁的身上不只是失去了她原有的记忆这么简单,她的身体里还被植入了雪如姬的情感,所以,你们看到的风若沁对北辰赢的感情是真的,但,那不仅仅是风若沁的情感,更是雪如姬的情感。让她小心风若沁!”

    说完,百音红着眼睛走了。

    背叛了朋友,她无力反驳,可是,如果不是自己妹妹和孟池的性命都掌握在北辰帝的手上,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孟溪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站了起来,快速的离开了八星门。

    两位没受伤的八星门长老叹了一口气,环视了一眼这片他们待了一辈子的地方,最终选择了留下来。

    孟溪并没有上御天学院,他提笔写了一封信,来到了天山城,将信将给了阎琳。

    阎琳看着孟溪,眼眶瞬间红了,“为什么你不上去亲自交给小颜?”

    孟溪的脸上滑过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轻声道:“你送给她是一样的。小琳,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你总是爬不上这天山雪月?”

    阎琳点点头,“是,我无论多努力,多认真,我都爬不上这天山雪月,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灵力虽说不是最强,但比起那些新上去的新生学子,不知道要强出了多少倍。

    为什么别人可以,她却怎么也无法到达御天学院。

    孟溪叹了一口气道:“你手上现在那枚御天令牌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这御天令牌我一直放得好好的,而且我到了容生堂也出示过,他们根本没有说是假的。”阎琳的气息都乱了。

    她将自己的物天令牌再次取了出来,仔细的又看了一遍,发现真的没有出错,她这才又松了一口气。

    孟溪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前孟池在鬼街买到过一种药水……就跟御天马场的红财神那种药水是一样的,其他人看到这令牌会认为是真的,但是,假的御天令牌是无法通过天山雪月的考核的。”

    “什么?”阎琳被打击的无以复加,她颤抖着声音道,“你的意思是,孟池偷偷的换走了我的御天令牌,用一个假的来骗我?”

    被同伴背叛的痛苦再次将她的心挤压的鲜血淋淋……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她……

    难受了好一阵,阎琳这才又想到一件事,“孟池要我的御天令牌有什么用?他是不是安排了人上御天学院,要对付颜颜?”

    孟溪摇了摇头,“这到不是,据我所知,他偷换了你的御天令牌是卖给了南桑国的南唯尘,让南唯尘的妹妹南唯心进入了御天学院。小琳,你保重,我该走了!”

    阎琳又伤心又难过的道:“孟溪,你要上哪儿去?”

    孟溪微微出神,“随便上哪儿,有缘再见!”

    说完,孟溪眨眼就消失在了天山城。

    阎琳握着自己手上的假御天令牌,心中无比的悲凄,她紧了紧手心,然后去了御剑门在天山城的任务发布馆。

    ……

    御天学院,御药门。

    明雾颜静静的守在自己娘亲风若沁的身边,然后看着刚诊脉结束的风掌门。

    “掌门师傅,我娘亲怎么样了?”

    风极优叹了一口气道:“她体内的毒素已经清理干净了,除了丹田被毁,无法驻灵以外,没有什么伤。若说真有,大概是的灵魂不全。之前你们刚踏入这御药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缺灵的气息,只可惜,这种伤,我也治不好。”

    明雾颜的脸色沉了一些,整个人的神情都冷了下来。

    蒙歌赶忙道:“小师妹,你先别难过,我也帮你娘亲看一看。”

    风极优看了蒙歌一眼,然后起了身,将位置让出来,让蒙歌来诊治。

    但愿蒙歌能看出些原由吧!

    明雾颜将注意力和希望又期待在了蒙歌的身上。

    其实若说炼丹什么的,掌门师傅和大师兄都比不过她,但是若是说的诊脉,大师兄的医视还是比她要强上不少。

    蒙歌知道小师妹的心情,所以也定下了心神,认真的打量着风若沁。

    一开始,他的检查结果和自己师傅风极优是一样的,身上真的已经无伤无毒,除了没有灵力,一切都好。

    但若细细观察,他很快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风若沁的脑海里的记忆点被人为的清除了,而在这记忆点的旁边,又生出了另一条记忆点,看着非常的奇怪和诡异。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至于非常疑惑。

    “大师兄,怎么了?”明雾颜看出了蒙歌的疑惑和不解,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蒙歌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然后求助性的看向自己的师傅风极优。

    风极优御药能力不俗,见过的,听过的,比他们这些弟子要丰富的多。

    所以,一听蒙歌这样说,风极优立即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道:“通常情况下,人的记忆是不可能产生偏差,出现两条记忆线的,除非有人在提出抗议人原有记忆的同时,又强制改写了他人的记忆。但是,有这种能力的人,世间少有。”

    蒙歌沉默了一阵,若有所思的道:“世间少有,也并非没有。师傅,你说,有没有可能,小师妹的娘亲就是因为这一种被强制改写的记忆,而有了反常的举动?”

    “有这个可能!”风极优说完看了明雾颜一眼,对这个小丫头充满了疼惜。

    这个孩子,还真的是身世坎坷,吃了不少的苦啊!

    就在这时,雀雅走了过来,她轻敲了下门,喊了一声,“小师妹,你来一下!”

    明雾颜站起身,让自己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爹坐了进去,她朝雀雅走了过去。

    “师姐,怎么了?”

    雀雅指了指站在外边没敢进去的雀泽,雀泽立即上前将两封信交给了明雾颜。

    “小师妹,这是阎琳让我转交给你的信,一封是她写的,一封是孟溪写的。”

    明雾颜先是展开阎琳的信看了一遍,然后脸色变得非常的不好,她将信又递给了雀雅看,然后展开了孟溪写的信。

    当孟溪写的字印入眼帘时,她立即跑了进去,将这封信又递给了蒙歌。

    “大师兄,你看看这封信!”

    蒙歌微怔,接过信看了一眼,当看完上面的内容时,他的眸子里也闪过了抹异光,满满的不可思议。

    看到他们眼中的惊骇,明月皇也将信拿过来看,才看完,他便傻了眼。

    明雾颜有些急切的道:“大师兄,你说,现在可怎么办。如果我的娘亲脑海里还保留了雪如姬的情感和喜怒哀乐,那我娘……”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

    如果感情和记忆变成了别人,那她娘亲到底是风若沁呢,还是雪如姬呢?

    风极优也将那封信看了一遍,然后十分不忍的说了一句,“如果是这样,当她身上的毒素驱除后,她会渐渐的变成另一个人。如果找回她缺失的灵魂与记忆,她得再经历一次当初的痛苦。”

    明雾颜沉默了,而明月皇则痛苦的闭了闭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