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2694章 秘密
    这边,杨华忠把方才几位长老的决定告诉了旺福的婆娘。

    “我们这也是为了你们婆媳好,往后,村里会照顾你们的……”

    杨华忠的话还没落音,旺福婆娘就哭着疯狂的摇头。

    “不不不,求求你们不要撵走我家当家的啊,”

    “大平不在了,我们这家里正是需要一个男人来挑梁的时候啊。”

    “多谢村里对我们家的照顾,可我们不想要,我们只想要一家人团聚……”

    妇人的话,让一屋子的人都错愕了。

    旺福则是哭着一把抱住了女人,跟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嚎啕大哭起来。

    “从前是我糊涂,让你们受委屈了,打从今个起,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道。

    这边,王洪全气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他对旺福婆娘道:“你这婆娘是咋回事啊?前些年被旺福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是咋说的?”

    “还有最近的一回,是元宵过后吧,旺福喝多了酒把你剥光了衣裳用皮鞭子抽,”

    “你跑去我家找我婆娘那苦涩,你说啥来着?”

    “你说让村里村老们一块儿商量下,把旺福给撵出去。咋这会子机会来了,你又反悔了呢?”

    “你这样心软,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个!”王洪全道。

    妇人哭着摇头,“我那是被他打狠了,说的气话……”

    王洪全气得翻白眼。

    “旺福不是一般的渣,你这会子心软留下他,往后闹出的事情更大!”他道。

    妇人再次摇头,“不不不,我家旺福从前没吃过大亏,这一回,儿子都没了,他也是一个可怜的绝户老头了。”

    “求求你们,别撵他,就让我们这几个苦命的人在一起抱团过日子吧。”妇人道。

    旺福捧着妇人的脸,动情的道:“婆娘,当初用五斤五花肉两坛子酒从你爹手里把你换来做我婆娘,是我旺福一辈子最走运的事儿。”

    “你放心,大平不在了,你还有我,孙女们也还有我这样爷爷。”

    “往后,这家我来养,孩子们我来拉扯,我一定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的。”

    夫妇两个抱头痛哭。

    屋里的村老和两任里正都眉头大皱,屋外看热闹的人,是没有自己的主观判断的。

    这类看热闹的人,一般都是随大流,跟风倒。

    先前当村老们痛数旺福的缺点和这些年做的那些危害乡里乡亲的那些事时,他们义愤填膺,恨不得即刻就把旺福给撵出去。

    这会子看到旺福两口子抱头痛哭,说的那些要改过自新的话时,

    他们又也把自己代入了这个角色里,跟着抹泪。

    有的,甚至还在那帮旺福求情……

    将这芸芸众生的反应看在眼底,杨若晴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

    可是,她的存在,注定没法安静的做个吃瓜群众。

    这不,杨华忠开始问询了:“晴儿啊,你主意多,你看看这个事儿,该咋整啊?”

    杨若晴苦笑。

    发现众人的目光齐聚在她身上,就连旺福两口子都暂止住了哭泣,可怜兮兮的看向她。

    似乎她此刻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决定旺福的去留,生死。

    “晴儿,大妈从来没救过你,今个大妈求你一回,给你磕头,”

    旺福婆娘松开了旺福,朝杨若晴这边跪行过来。

    “求求你帮我们说句话,留旺福在村里吧,我们这个家,当真不能没有他呀……”

    妇人给杨若晴磕头。

    杨若晴赶紧过去将她拦住,一脸正色的道:“大妈,你比我娘年纪都大,你这样给我磕头,会折我福的,是害了我,使不得!”

    妇人怔住了,一脸迷茫,一脸无助。

    杨若晴又问她:“要留下旺福,是你自己做的决定呢?还是跟小琴嫂子一块儿商量后做下的决定?”

    妇人道:“是我和小琴商量好的,咱婆媳两个带着两个孙女,实在是不行,门窗坏了都没个男人帮忙修下。”

    “就算隔壁大牛他们热心,喊一声就会过来帮忙修。”

    “可大牛终究是别人家的男人,不是咱自家的呀,别人家也有那么多事情,哪能大事小事都去劳烦人家呢?这样不好……”

    旺福婆娘的话,杨若晴听着确实也有道理。

    只是,旺福这个人不靠谱是关键。

    “大妈,你真的想清楚了?”她又问。

    “我可是把丑话给你说在前头,要是往后,你们家再发生别的事,你就不要再哭哭啼啼找我爹和几位村老爷爷给你做主哦?”杨若晴又道。

    妇人坚定点头,“我们一定会过好自己的日子的,不给大家伙儿添麻烦。”

    杨若晴看了眼那边的众多村老和杨华忠王洪全,手掌心摊开,里面是一枚铜钱。

    “要不……掷铜板看正反来决定?”她征询着他们的意见。

    几个村老都满头黑线,还是头一回看到用铜板来决定一个人的去留的……

    王洪全道:“我看成,就让老天爷来拿主意吧,正面朝上就是留,反面就是走,谁都不许有二话!”

    在征询了众人的意见后,杨若晴撸起袖子,将手里的铜板朝半空掷了出去。

    铜板以极快的速度在半空中旋转着,带着众人的视线落回地面,发出‘叮铃’一声脆响。

    好多个脑袋同时探上前去看,然后,旺福激动的大喊了起来:“哈哈哈,留,留,老天爷要我留下来!”

    这边,几个村老面面相觑。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事已至此,也无话可说了。

    几个老者又轮番叮嘱了旺福几句,大意就是叫他往后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啥啥的。

    旺福照单全收,对每个人的叮嘱都点头连连应着,温顺得跟一只大绵羊似的。

    旺福婆娘拉着旺福回了家,看热闹的村名们也都唏嘘了一番后散了。

    骆风棠来到杨若晴的身旁,沉声道:“你完全可以决定他的去留的,那铜板……”

    他没有接着往后说,但要表达的意思,杨若晴明白。

    没错,不管是让旺福走还是留,她都可以通过铜板来决定。

    所谓的正反两面,其实不过是她手指间的一点小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