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明珠娘子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最终所求(大结局)
    郑媛病了,这消息是顾明珠扶着婢女的手上了马车才听老夫人提了一句,大夫人他们更是一个字也没有提起,仿佛压根就没有这个人。

    不过的确已经不重要了,老夫人已经打发人去荥阳请了郑家的长辈过来,只等商议过后就要将郑媛打发回去,从此与崔家毫无瓜葛,自然也就更不会与崔临夫妻有什么关系了。

    何况此时众人也无心理会郑媛了。

    “五郎,离家在外不比从前,你们定要加小心,事事都留个神,若有什么……”终究是离别之际,连素来简言寡语的大夫人都开始絮絮起来,虽然仍然自持,没有落下泪来,但那红了又红的眼眶却还是一片慈母之心。

    她又转回头拉着顾明珠与崔宁:“阿宁之后要好好听你嫂嫂的话,不可再任性胡为,多多帮着你嫂嫂打点家事,还有你嫂嫂有了身子,万万要小心……”

    看向顾明珠的时候眼神也是满满的担忧:“……没个长辈在身边,始终放心不下,好在你身边的嬷嬷都是经过事的,你多问问她们,若是还有什么也不必瞒着,让五郎使人捎了信回来给我,我总能有法子的。”

    “……不管是个小郎还是个娘子,都让人带了信给我们,我们也能安心。”

    到后面的殷殷期盼,让顾明珠听着都觉得心酸,轻声应着:“阿家放心,我会照拂好阿宁,帮郎君打理好内院之事,有什么就让人带了信回来与长辈们,不教你们担心。”

    崔大夫人连连点头,却还是忍不住转过脸轻轻拭去泪水,一旁的崔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眼眶也是发热,却还是高声道:“好了,五郎自小就是聪慧,何曾让你们担心过,如今不过是出去自立门户,车马驿站总能往来的,何必作小儿女之态,莫要耽搁了他们赶路的时辰。”

    崔丞看着崔临身姿凛凛玉树临风地立在自己跟前,想着这一次崔家也是委屈了他,心里也是愧疚不舍,只是崔家郎君向来有自己的骄傲,不肯作扭捏之态,见他也是神色平静从容,反倒更是满意,朗声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安顿下来就带个消息回来,你祖母与阿娘都惦记着。”

    崔临向着父亲深深一揖:“是。”

    父子二人相望一眼,都是微微一笑,许多话不说也已经心中明白了。

    待到崔宁扶着顾明珠上了马车,崔临翻身上马,大夫人的眼泪已经不停落下,扶着婢女紧着上前几步:“万事小心,平安为上,记得让人带消息回来……”

    老夫人眼中也有了泪,却仍然不曾多说,只是含着笑看着三人带着的车队碌碌而行,向着安平镇外驶去,渐行渐远。

    送行的人们一脸伤感,而马车里坐着的顾明珠与崔宁也是相顾无言,满心哀伤。

    崔宁虽然不是第一回离开博陵崔家,可这一次与先前贪玩跟着郑媛一道去长安不一样,这是她真正离开双亲,从今后再不会以博陵崔家娘子的身份过日子了,她虽然明白这是为了她着想,却还是不免难过彷徨。

    顾明珠却是有了身孕之后,情绪难免有些波动起伏,虽然她与崔大夫人相处并不久,婆媳之间也不是那种好到推心置腹如同亲生母女一般,但就是这样淡淡的相处之中,她还是能感觉到崔大夫人对她的维护与关怀.

    大夫人是个心地良善的人,只是不擅表达,当初也是因为真正在意崔临,才会有了长安之行,后来也是因为在意崔临,才会不计过往接受了顾明珠,如今这样离开,大夫人心里必然是十分难过的。

    顾明珠不由地想到自己,她也将为人母,若是腹中这个小娃娃有一日要离开自己,那真是剜心一般的痛吧。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两个人不但没有互相宽慰,反而像是要抱头痛哭了。

    崔临撩了马车帘子进来的时候,差点被这愁云惨雾的气氛吓到,惊讶地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崔宁见了兄长进来,忙抹了泪,低下头去:“是我不好,见着离开博陵难过了,忘了嫂嫂还有身子。”

    顾明珠赶紧收拾心绪扯出笑脸:“是我,整日胡思乱想,阿宁她也是被我吓着了。”

    崔临见她们姑嫂都是互相护上了,一时哭笑不得:“好了,我也只是问一句,你们不必如此,就算是离了博陵,日后若是有机会我让人接了祖母与阿娘过来相聚也不是不可以的。”

    有了他这句话,总算是让崔宁与顾明珠脸色好看些了,崔宁更是知情识趣地告辞回了自己的马车,把私密空间留给兄长与嫂嫂。

    倒是把顾明珠闹了个不好意思,想留住崔宁,又觉得不好。

    崔临看着她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道:“阿宁如今可是懂事多了。”

    也不知道是真夸,还是说知道把顾明珠让给他了,顾明珠一时没好气瞪他:“阿宁要是知道你这么没正经,看她还理不理会你这个五兄。”

    崔临笑着将她揽入怀中,俊美的眉眼舒展开来:“她会知道的,这样不是更好,日后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在一处。”

    他又贴近顾明珠的耳边,呵气似的说着:“上一回你让大方帮着打探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挑了的几个这一回都带上了,就在车队里,你这个主人家不用亲自挑一挑?”

    被他的呵气弄得耳根直痒痒,身子都有些发软的顾明珠,好一会才想起来她上一回让大方打探的事是什么,一时欢喜地坐直了身子,撩开帘子就要往外看:“在哪,是哪几个?什么模样人品?家中如何?”

    一连串的发问,左右着急地打量,看样子是急着要替那几个好好挑一挑了,崔临闷声笑了起来,一把揽回她到怀里:“急什么,这一路有的是机会看,何况跟在我身边的,还有不好的吗?”

    顾明珠一听倒也是放心,笑眯眯偎在他怀里,边打算边道:“那我得让阿碧她们几个好生跟着我,也能就着见一见,说不得就有自己看对了眼的,也就不用我费心去想怎么安排了,若是她们自己挑中了,日后也能过得合心意。”

    崔临搂着她,听着她在自己怀中絮絮叨叨,说着之后的种种,琐碎平实却又充满了甜蜜和安然。

    或许这样就是最好的了,抛去了富贵浮名,丢下了权谋利益,其实所求的不过是温暖平静的生活,和一个永远可以让你无条件信任,值得为之付出携手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