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觉
    高端起了茶杯,但迟迟没有凑到嘴边,在思索他渐渐整理清楚了白银帝国在自然之神陨落之后那段漫长而不为人知的历史——精灵的寿命太过漫长,因而他们历史的密辛便远比人类想象的还要神秘悠远,千余年的时间跨度,即便放在盛极一时的刚铎帝国,也超过了史书的准确记载极限。

    而这么漫长的历史,对某些德鲁伊秘教而言甚至足以用来制造几个“神灵”。

    当然,从贝尔塞提娅的描述来看,那些德鲁伊秘教所制造出来的还远远称不上神灵,和万物终亡会有意识制造出的“伪神之躯”以及一号沙箱意外孕育出的“上层叙事者”都不可同日而语,那些顶多算是群体思潮制造出来的心理学投影,距离进入现实世界还有一段距离。

    想到这里,高突然忍不住有点感慨——论作死,果然还是人类更胜一筹,那帮精灵德鲁伊折腾千年的成果加起来还没那两个邪教团搞出来的事儿大呢……

    但这也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功绩。

    “您又陷入沉思了,”白银女皇似乎一直很专注地观察着高的表情变化,她的声音将高从思索惊醒过来,“不过这也正常,我刚才说的事情可以让任何人陷入深深的思索。”

    “……我只是在思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到底从那些秘教团体的尝试总结出了多少内容,”高放下茶杯,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你刚才提到,虽然你们未能肯定那些秘教组织‘召唤’出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你们对此已经有一定猜测……我想这‘猜测’也没那么简单吧?”

    白银女皇沉默了几秒钟,随之发出一声轻叹:“坦白说,自从白星陨落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尝试揭开它背后的真相——那终究是一场改变了帝国格局的大事件,其影响力甚至波及到整个世界,没有人不对其背后的真相感到好奇。

    “如您所知,白银帝国是一个皇权与神权统一的国家,精灵皇室同时也是德鲁伊教派的宗教领袖,因此德鲁伊教派最杰出的学者们也皆效忠于精灵王庭。在白星陨落之后,精灵王庭组织了规模庞大、耗时漫长的调查行动,这个调查行动甚至一直持续到我的父皇戴上金橡木皇冠。

    “可是即便组织起了最杰出的学者,耗费了如此漫长的时间,我们也未能查明白星陨落的真相,更未能重建和自然之神的联系,所以我们只能得出一个沮丧的结论:自然之神陨落了,不论是什么原因,它已经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而就是在这种局面下,那些秘教出现了,并且看起来和某种神秘的存在建立起了联系,而那些神秘的存在又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类似上古记载神灵的些许特征……这对当时还在苦苦调查白星陨落真相的皇室而言,造成的冲击是极其巨大的——我们并不是迟钝的族群,我们能联想到这背后可能的真相,这真相几乎颠覆了我们的世界观。

    “我的祖母……她是第一个下令摧毁那些秘教团的精灵,很少有人知道,她在去世的前一晚换上了女祭司的袍服,彻夜祈祷和忏悔,最后在恐惧和痛苦离去,可即便如此,她也至死没有改变当初下过的命令。

    “我的父皇,他执行了祖母留下的命令,在将近两千年的执政生涯,他摧毁了他所发现的每一个秘教组织,也间接摧毁了那些秘教组织所‘召唤’出的每一个‘神灵’,他仔细阅读过那些秘教成员写在石板和叶纹纸上的所有资料,甚至包括最不起眼的只言片语——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秘教专家’,如果他愿意,他能复现任何一个秘教团所执行过的任何一个仪式,但他始终没有这么做,他把一切都带到了坟墓里。

    “到我这一代……我和我的大部分廷臣已经彻底适应了没有神明的‘德鲁伊正教’,甚至说句忤逆的话,我们认为这样才是更好的。但我们仍然以德鲁伊教派的名义管理着森林和大地,我们以千年前的‘自然之语’简化来的精灵字母当做官方字,我们语言的很多特殊词汇都和千年前的信仰活动有关……神离开了我们,但化上的烙印已经和我们的传统密不可分了。

    “所以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猜测’到了什么?我们其实什么都猜到了,但我们从未承认过,我们不可能承认……承认什么呢?承认世间所有德鲁伊的正统领袖,自然之神的世间代行者,白银帝国的统治者,用了代人的时间杀死了个新生的‘自然之神’?”

    白银女皇的讲述告一段落了,她端起面前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口,随后对高露出一丝笑容:“我好像有点跑题?”

    “……不,没有,”高一边不动声色地平复着心绪,一边语气低沉地说道,他抬头看向贝尔塞提娅的眼睛,试图从这位已经成熟起来的帝国统治者眼看到一些真实的情绪,却失败了——那双眼睛无比深邃,所有情感似乎都已经在数百年的执政生涯被封锁在了心智深处,他只好摇了摇头,“所以,你们对神明并非一无所知——恰恰相反,你们知道的很多,远比人类要多,只是所有的秘密都深埋在皇室的记录深处,而且所有的研究都止于浅尝。”

    白银女皇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你对我在上一封信函告诉你的事情又是如何看的?”高问道,“关于人类在研究发现的神明背后的‘倒计时’,以及我们试图寻找自救之法的计划。”

    “这是我们未曾发现的领域,”他面前的金发女士神情认真起来,“我们察觉了神明的产生,却从未有人意识到那个可怕的‘倒计时’的存在,在收到您的信之后,我只感到巨大的庆幸——庆幸我们代精灵始终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没有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而至于那个自救之法……您在信里没有详细说明,但如果您是认真的,那我很感兴。”

    “我当然是认真的,”高坦然说道,“若非如此,我也没必要如此致力于改变整个洛伦大陆的局势——神明疯狂的‘倒计时’是一柄悬在所有凡人头顶的利剑,不论愿不愿意承认,这柄利剑是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都无法对抗的。既然神明的运行规则建立在众生的‘思潮’基础上,那么破局的关键就注定是‘众生’。我不确定这个‘众生’的临界点在哪,但肯定超过一国、一族,所以我需要把尽可能多的国家和种族纳入到计划。”

    说到这里,他十分认真地看了对面的金发女性一眼:“其实我一度最担心的便是白银帝国对此事的态度——在洛伦大陆诸国,只有白银帝国的皇室同时兼具着教会领袖的身份,尽管德鲁伊们信仰的神灵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多年,但这重身份仍然影响着你们的行事,不过现在看来……这最大的担心反而不是问题了。”

    白银女皇的目光在高身上停留了一小段时间,突然笑了起来:“看得出来,您确实是认真的,那么我很乐意成为您的支持者。”

    高表情没太大变化,只是心松了口气,他现在已经完全无法将眼前这位成熟且令人颇具压力的女性和记忆的那位“小公主”联系起来了——对方的变化实在太大,以至于高·塞西尔留下的记忆几乎没能派上用场,他能做的只有随应变。

    随后他略作思索,准备提出下一个问题,但在他开口之前,白银女皇却先一步说道:“您已经问了很多,现在是不是该轮到女士提问了?”

    高一怔,随即点头:“当然,你问吧。”

    对方微笑起来,她注视着高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您其实不是真正的高叔叔,对吧?”

    高:“……”

    沉默只有一瞬间,高感觉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半拍,但强韧的心志发挥了作用,他外表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甚至连呼吸节奏都没有打乱,他只是露出有些惊奇和意外的表情,指了指自己,看着面前的金发女性:“怎么这么说?我还能是假的不成?”

    白银女皇平静地看着高,良久才轻声说道:“我并没有诈您,我知道您不是他,至少不完全是他……我看得出来。”

    花园一时间安静下来,凝滞的空气仿佛渐渐化为固体般令人倍感压抑,高与白银女皇静静地对峙着,他观察着对方的眼睛,同时心已经酝酿好了无数适合眼前这种局面的说辞和自我证明的办法,但最后他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怎么一个两个最后都发现了……”

    “都?”听到这等同于默认的回应,白银女皇的表情却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注意到了高话语的关键字眼,她的语气多了一丝好奇,“还有谁发现了?”

    高摇摇头:“贝尔提拉·奥古斯都,赛琳娜·格尔分——你应该还记得她们,当年你经常去她们身边捣乱,你甚至把赛琳娜的提灯偷偷藏起来过,却不知道那是一盏魔法灯,它把你藏灯的过程完完整整地记录了下来。”

    “贝尔提拉和赛琳娜……真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名字了,”白银女皇流露出一丝回忆神色,“她们竟然还在人世?!”

    “……某种意义上吧,”高说道,“发生了许多事情,解释起来恐怕需要一整天。如果有会,我可以带你去见见她们——当然前提是她们也愿意和你叙旧。”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这些暂且不说了,你又是怎么判断我不是‘高叔叔’的?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夸——但我认为自己的表现没有任何异常,从说话方式到习惯性的小动作,我都和百年前的高·塞西尔分毫不差。”

    “是啊,分毫不差……怎么能分毫不差呢?”白银女皇平静地注视着高的眼睛,“如果您真的是高叔叔,您怎么还会和百年前分毫不差呢?”

    高皱起眉,感觉有些困惑:“‘高·塞西尔沉睡了百年’,既然这百年都是沉睡过来的,那么实际上现在的‘我’和当初‘死亡’时其实只有几年的时间差而已,区区几年,理应……”

    “如果您是真正的高叔叔,那么您经历了生死,不是么?”白银女皇打断了高的话,一字一句地陈述着,“您经历了生死,经历了时代的瞬间变换,经历了所有的物是人非,您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醒来,并且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做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以及最重要的——您面前还有一个近乎完全陌生的我。您确实没有经历那百年,但您经历的是比百年人生更巨大的变化,所以您怎么会丝毫不受影响地维持着我记忆那个模样呢?”

    她停顿下来,注视着高的眼睛,良久才轻声说道:“您太像我记忆的高叔叔了——几乎百分之百的一样,那便不可能是真的。”

    “……大意了,”高沉默了几秒钟,突然拍了拍额头叹息道,“但就只有这些原因么?”

    “如果只有这些原因,我大概只会怀疑,”白银女皇说道,“但我还知道另外一件事,我知道关于‘域外游荡者’的传言……在这个前提下,我就不只是怀疑了。”

    高忍住了想要扯动嘴角的冲动:“精灵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世人皆称白银女皇是这个世界上情报最灵通的统治者……现在我深刻领会到了。”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既然你发现了我不是真的,那为什么还要跟我说那么多?甚至愿意支持我的计划?你不认为我是个危险的‘窃魂者’,或者某个目的不明的‘降临者’么?”

    他面前的金发女性笑了起来:“您刚才也说了,白银女皇是这个世界上情报最灵通的统治者。”

    “你的意思是……”

    “大陆北方和白银帝国的联络不畅——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事实上关于您的情报堆满我的桌案,从您在黑暗山脉建立开拓领地,到塞西尔家族复兴,从您建立起您的帝国,再到那场弑神的战争……我了解您带给这个世界的一切,甚至包括这个月第二期塞西尔周报第篇报导的标题用了什么样的字体,”白银女皇微笑着,“在知晓这一切之后,我还需要知道更多么?

    “至于我跟您说那么多的另一个原因……其实很简单。

    “您击败过神明,而且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