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我的如此芳邻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干系
    “有个人。”迟早都是要让凌珏知道的,许临夏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世子你也认识。”

    他们之间还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彼此间来回的照面也打了有数个了。

    也正因此,许临夏觉得自己说出来,单凭着凌珏同华那不浅的交情。只要是凌珏自己和这案子本身没有关系。那么,得到凌珏提供出的线索,基本上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凌珏眼底露出了些许的好奇之色,只是终也没有开口问过。许临夏既千里迢迢地过来了,在这里又见到了他,是必然会绷不住的。

    左右都是会知情,这个主动,他还是不要争抢着来了。

    许临夏停顿之后,见凌珏没有询问的意思,便也只能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华是巫医一事已然败露,现如今被陛下打入了天牢,朝不保夕。”

    三言两语,便将华所面临的处境给透了个干净。

    “他竟是巫医。”虽然言语之中用到了竟这个字眼,可包括凌珏自己在内,都没有感受到多么夸张的惊奇。

    他对华身份的猜测,一直以来似乎仅仅只差那么一层薄到不能再薄的窗户纸。现下的区别,也只是长久以来存在横在他面前的这窗户纸被人捅破了而已。

    拨开弥漫在眼前的云雾,华的来历及过往,终于不再有任何的秘密:“那,他是什么意思?”

    自从白羽山庄一事之后,凌珏对明烨抱有的态度便十分微妙。他既不想让旁人敲出端倪,也不想违心还保持着如初的模样。

    因而,能一语带过还将意思传达到位便是最好。

    能让许临夏说出他是为华而来的,也就是说,即便华巫医的身份再也藏掩不住,可对于他的处置,明烨也不是一棒子打死的。

    “华应该是受到了巫术的反噬。”那些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对许临夏而言,实在太过玄妙。只能含糊地照着他所听来的,尽量原封不动地再转述出口:“总之半死不活的,陛下也就心软了。”

    “心软?”这一声反问虽然是从凌珏口中吐露出来的,但真正要问的对象或许只是凌珏自己。之所以会心软,那是因为华其人的存在虽是忌讳,但终归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对于那些真正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明烨下起手来可是大刀阔斧,半点都不带犹豫的。

    那么这个时候,他还会生出些许无谓的心软吗?

    许临夏只能转移话题,正所谓君心难测。他既不是局内人,那么不知所云地擅自言说,也只能是和稀泥:“陛下怀疑,当年巫医一案另有隐情。这才让我来六福村探查个究竟。”

    “你随意。”凌珏的态度太过云淡风轻,仅仅是上下嘴皮一张一合就说出口的话语,不带任何的感**彩。

    他这个样子,反倒是让许临夏心中没有了底气。这和他想的,怎么一点儿都不一样?

    “咳。”许临夏感觉自己的面皮有些发红发烫。他终归还是一个只擅长纸上谈兵的书生,这新官也是刚刚上任不久,面对一些意料之外的局面,总会显示出困顿的局促之感:“你怎么会和六福村的村民在一起?”

    既然是要找寻巫医旧案的线索,总是脱离不开六福村这个村子的。

    凌珏那一直以来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的面部表情,此刻终于是起了些波澜:“六福……”

    “珏公子。”孟三气喘吁吁地冲撞了进来,对于许临夏和阿四这两张陌生面孔,他好像一点儿都不意外:“他们回来了。”

    凌珏似是思索了片刻,这才一手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许大人,你还是先躲一躲为好。”

    许临夏不傻,也会审时度势,知道这个他们指的就是之前离开的村人。

    他不懂的是,既然自己已表面了立场,凌珏也不打算仗着地势之便与他为难。这是为何?

    阿四好像早在这楼里被许临夏冷不丁的一声唤给吼破了胆,现下一听到又有新的危机来临,他便匆忙站了起来:“大人,我们还是照世子说的先躲躲吧。”

    听了这许久,阿四若是连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都认不出来,也就太说不过去了。他当然不会嘴长到将凌珏的事情到处去传,况且其人名声在外,可不是受现下一些家世影响,这一点就会改变的。

    珏世子应该还不至于是算计他们的人,见许临夏还没有什么反应,阿四便凑到了许临夏的近前:“大人……”

    “你不用多说。”再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时局对他不会有任何的益处。他自然不必在这样的小事上没完没了下去:“躲哪儿你带路就是。”

    凌珏离京满打满算只有数月的样子,可六福村的这些旧事往前却是至少有数十个年头。

    想要联系起来,恐也不关凌珏的干系。只是他分明是知道些什么的,又不知是碍于了什么,这才替他们隐瞒。

    不过无妨,他既然来了,自然就不能空手回去。势必是要挖出些什么来的。

    “孟三,你先带他们到后面去。”无论时间紧张与否,凌珏看上去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只是催促着几人动作快一些。

    许临夏走在最后,似乎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他便听到了那身后一干人等簇拥着挤进了屋里的动静。

    声响颇大,知道的,这不过是一群村民深夜晚归。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帮没有教养的土匪进了村。

    许临夏忍不住咂了咂嘴,立马受到了来自阿四和孟三不约而同的眼神示意。

    “晓得了。”许临夏大致比了个手势。可心里却腹诽不止:他们两个此刻倒是颇有默契,可惜都没有用到正途上。

    “珏公子。”问这话的人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他的体格一看就是做苦力出身,皮肤黝黑,又有着与这个年龄相符的身材:“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他们果然认识,看上去,关系似乎还不浅呢。许临夏躲在暗处,将这一幕尽收入了眼底。

    “多谢陈大哥关心。”那日在码头上,经过他的一番设计,是将刺客无畏擒获了。不过那人一门心思钻了牛角尖,凌珏一着不妨,这才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