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师尊他有千层套路 > 第46章 第46章 跟踪
    沈霁月隐约觉得,亦微云停顿的一瞬间咽下了什么更隐秘的东西,但他没有当即追问,而是看着亦微云的双眼道:“能确认吗?”

    亦微云还没从往事回神,下意识轻轻摇头,垂下眼睫,“我那时太小,慌乱之顾不上其他,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人的面目也会发生变化……”

    沈霁月轻拍他的肩膀,“没事,不要勉强。”

    看着亦微云恍惚的神色,沈霁月觉得当年的事远没有对方说的这么简单。

    上辈子奔走调查时,云麓山庄已经被亦微云灭门,和当年旧事有关的人几乎都死在那场灭门浩劫,十岁少年的往事也被一同埋葬进尸山血海,他想调查,也无人能问了。

    以傅鸿则和赵夫人的性情,沈霁月可以肯定那些往事并不轻松。他想知道这些,又不敢随意问起,怕触碰到亦微云心里的伤疤,让对方把刚刚松开的心房彻底关闭,再也不容任何人踏入。

    结合这些日子亲近时亦微云,对方绝对会变成本体小狐狸这件事,沈霁月心里有了个大致的猜测。

    是他想的那样吗?

    亦微云听到师尊的安慰,沉默地点头。回神后思绪正常运转,发现十岁的慌乱一瞥和现今年轻女子的容貌渐渐重合,虽有变化,但不难确认就是同一个人。

    上辈子他灭云麓山庄时,似乎没有看到这个叫小柔的侍女。那时她已经不在云麓山庄,而现在,他们却在齐州赵家发现了她。

    小柔为什么离开云麓山庄,来到齐州为赵家做事,还救下婢女?若她是被赵夫人打发来的,不是应该尽心为赵府做事吗?

    亦微云想不明白,只好先说结论,“师尊,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小柔。”

    他口的“应该”相当于确定,沈霁月非常了解,心也产生和他一样的疑问,只道:“先跟踪一段时间,看她在做什么吧。”

    既然这女子就是小柔,那应该能从她口问出当年的具体情形……

    此时小柔已经帮婢女上好了药,让对方躺在床榻上,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婢女对救命恩人万分感激,自然有什么便说什么,“我,我发现家主形迹可疑,像是养了外室,就想告诉夫人,没想到她听了以后,竟叫人把我打死……”

    她越说越害怕,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身体,却碰到了伤口,不由得抽了一阵冷气。

    小柔看到了她呲牙咧嘴,安慰道:“伤还没好,别乱动。”接着叹了一口气,“赵府规矩严苛,出来也好。”

    婢女听话地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还没请教姑娘的名字呢。”

    小柔说了个编造出来的假名字,婢女不疑有他,接着问:“姑娘长得这样标志,怎么会做收尸这种营生?”

    “唉,家乡闹饥荒,我跑了出来,一路到了这里,就在这儿落脚,”小柔皱着眉解释,“我一个人在外乡,人生地不熟,怕被歹人骗了去,就扮成男的。收尸虽然又脏又累,但好在不用和外人打交道嘛。”

    理由和名字一样都是编的,而且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任是亦微云都觉得她编得像真的。

    小柔看了看天色,“我出去买些菜和药回来,你在家里等我,我出门可能要些时间,别担心我!”

    婢女乖巧地点点头,眼见救了她的年轻女子到外间,在脸上涂了些东西,戴上帽子,变成男子模样,冲她一笑后便拎起菜篮出门了。

    沈霁月在院子周边附上灵力,和亦微云一起跟着小柔出了院门。

    小柔现在的模样就是个上街买菜的年轻男子,她熟门熟路拐出让人眼晕的小巷,走到大街,一路警惕身后有无跟踪的人,去邻近的菜市场买了半篮子菜,和老板娘聊了一会儿,又去药房买了些伤药。

    亦微云和沈霁月本以为小柔会径直回到院,没想到她经过一条小巷时毫无征兆地转了进去。

    那瞬间眨了一下眼睛的亦微云发现目标消失,不由得眉头皱起,低唤一声:“师尊,她……”

    “她不见了”四个字尚未说出口,沈霁月便轻轻摇头,拉着亦微云微凉的,跟进前方的拐角。

    亦微云随着师尊的目光向前看去,这才重新看到小柔的身影,同时暗暗松了口气。

    若非沈霁月在身边,他便要跟丢了。

    师尊总是如此可靠,只要和对方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他和沈霁月掌心贴着掌心,能感受到令人心安的干燥温热,这一点暖就足够顺着躯体攀到心脏,让他整个人都如置温泉,惬意舒展。

    亦微云想着,情不自禁地用力回握了一下沈霁月的。

    沈霁月侧头看过来,侧脸沐浴在清晨暖色的日光里,说不出的朦胧温柔,眉眼之间都是淡淡的笑意。

    被师尊影响,亦微云的唇角也微微翘起。

    以往他很少笑,似乎天生就情感淡漠,喜怒哀乐都与他没有关系,会和司直斗嘴也只是习惯使然,像是活在天界的仙人,高高在上,俯视尘埃,不沾凡尘。

    可飞升成仙后若只能无悲无喜,还不如在凡间做逍遥洒脱的凡人。

    是沈霁月把他拉下红尘,让他切身体会到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变得鲜活,变得像是一个活在十丈红尘之的、活生生的人。

    以前亦微云也困惑过,是不是他生来就没有那么浓重的感情,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很少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起伏,除去最危险的那几个瞬间。

    现在他明白了,其实他也是个有情六欲的普通人,和这世上千千万万人都一样,没什么不同。

    之前的淡漠疏离,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那些缺失的情感,他都在沈霁月身上找到了。

    一旦清楚地认知到,便如同他死前看到的幻象般,天空撕裂、山川崩塌。

    但他表面上其实和以前并无不同,若让最亲近的沈霁月来看,也只能感觉出他比以前爱笑、比以前活波了一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整个人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亦微云很少笑,所以沈霁月每次看到他的笑容都觉得弥足珍贵,怎么看都看不够。

    若非现在有要事在身,他恨不得当即就亲他抱他,即便是对方变作小狐狸也好,想挠小狐狸的下巴,揉他的耳朵,让他对自己敞开肚皮,舒服地躺在床榻上,呼噜呼噜地轻哼,蹭着自己的撒娇。

    沈霁月内心叹息,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去看前方的男装女子。

    他想了这么多,实际上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男装女子还在步履飞快地往前走。

    亦微云和沈霁月隐去身影在高处跟踪年轻女子,视角自然比下方更清楚,若是单单在模样几乎相同的小巷内跟踪,他们也摸不清小柔是想去干什么。

    但亦微云望着越发靠近的一座富贵华丽的宅院,和沈霁月对视了一眼。

    小柔打算去赵府。

    她买了一篮子的菜和药,又没推那个拉死尸的破旧木板车,可见不是去接收尸体。

    难道小柔和赵府的关系,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半刻钟后小柔果真拐到了赵府的一个侧门,她躲在巷口拐弯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盯着紧闭的窄小侧门。

    这里是赵府侧边,周围除去小巷,根本没有人家,所以小柔并不担心会被路过的人发现。

    她在盯赵府侧门,而身后的师徒两人在跟踪她,想来也颇为好笑。

    小柔对赵府的动向似乎极为熟悉,不过片刻,侧门便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仆人探头出来左右看了看,松了口气,回头对里面的人点了点头,闪身在侧面,迎大老爷出门。

    赵家家主今日穿得极为低调,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秀才,谁也不会将现在的他和齐州首富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打扮气质上像极了傅鸿则那个人渣,导致亦微云看到赵家家主的第一眼,就觉得特别不顺眼。

    不是一种人不进一家门,赵家家主和女婿傅鸿则、家主夫人和女儿赵夫人,都是一模一样的货色。前两者伪善歹毒、后两者心狠辣。

    由于亦微云对傅鸿则的厌恶,气质和这人相仿、目前尚且不知道什么性情的赵家家主,直接被他划做了傅鸿则的同类人。

    一辈子很长,他答应了师尊不亲自动,不代表不可以像除妖那次一样,借刀杀人。

    赵家家主出门后,便在两个下人的簇拥下,消失在小巷的另一端。

    平日出门前呼后拥,带着十来个家仆还要坐轿子的齐州首富,今日却如此低调,看来果真是形迹可疑。

    赵家家主一行人拐过另一端巷口后,小柔立刻拔腿追了上去,跟在她身后的亦微云沈霁月两人自然跟上。

    被安排跟踪赵家家主的陈雁行和宋景深正牢牢跟在后面,突然发现有人和他们一样在盯着赵家家主,而且还是个无缚鸡之力的年轻男子,长得还挺俊俏,就是太瘦弱了,身形看着像女子。

    再往后一看,嚯,是亦微云和沈霁月。

    两方四人就这样在空交换了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