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大虞天行 > 5狗官的硬脾气
    众人一惊,灵宠化形

    不,她的气息还在飞升。

    轰凭空有道雷光劈在城防上。

    这下不要说众人,就是对面的鲨妖都傻眼,谁曾见过化形时就遭遇天劫的道理

    渡劫渡劫,吞元以上才应有此劫。

    轰轰接着又两道雷光闪耀。

    少女忽然仰头对天,吐出枚金灿灿的灵丹。

    这灵丹在半空狠狠一卷,就吸来无数真元,二转,三转。。。九转之后那灵丹已经变成白金之色,空中更有无尽的杀气凌冽。

    呜看似只有手指粗细的灵丹在落下时,竟发出可怕的吸力就连它周遭的空气都扭曲。

    花呗张口吞下它后,身上气息顿时急速爆起,三息一过光芒散尽,花呗又成原先的模样,她随即就要往外跑。

    苗苗惊道“花呗,你干什么去”

    花呗回头看她一眼,道“帮大锅报仇。”

    说完它便直接撞开城防冲去水族之中。

    也许是水妖在陆地境地有所下降的原因,也许是白虎相克的原因,任何结丹水族遇到花呗竟都不能抵挡。

    寻常人也根本看不清她的身影,就见道白光过处水族纷纷惨叫到地。

    许多水妖显出原形,都是些鱼虾鳖精。

    鲨妖们看的都崩溃。

    他们今天气势汹汹抵达,先是沙赫给两位先生一顿劈,然后连带沙金又被赵山河一顿虐。

    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两货正想怎么对付唯一的威胁杨三泰呢,结果又冒出只战力超越寻常结丹的猫妖来

    这昌平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哪里来这么多奇葩人物

    两货厉啸连连,气急败坏的追去。

    本来他们对付花呗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可这会儿城内居民正再度跟随辩机念诵经文。

    无尽功德再度聚集于昌平上空,这对水族是种强大的压制,两妖竟被昌平民众的念力影响,但吸收功德长成的花呗在这种气氛下却如鱼得水,她忽又化为人形娇声道“双儿姐”

    巨阙清鸣一声直接飞去她手中。

    混合白金气息的灵剑锋利无匹,这下水族们更是倒了血霉,哪怕两只吞元也不得不束手束脚。

    杨三泰看的大笑“好,好,好好丫头”

    他看到老友之女如今成了赵山河的剑灵,而没有魂飞魄散,大先生笑着笑着不由流下泪来。

    得知这个消息的聂夫人也被学子们请来,聂夫人喊道“双儿,狠狠的杀”

    巨阙听从母亲的吩咐剑气纵横间再斩三只结丹,学生们欢声雷动。

    也就在这时昌平又出幺蛾子。

    之前都已经被鲨妖们彻底忽略的陈大有竟然发起狠来。

    他忽然说“老子还守你的城。”

    昌平城防忽然消散。

    众人都懵逼时,陈大有咬着牙将所有真元调动起来,直接具现为一具真元连弩,他怒吼道“射”

    轰轰轰

    正要合力对付花呗的沙金沙赫被陈大有的神念锁定时不由面色剧变,他们做梦没想到对方还能这么玩,这昌平城上下都是疯狗吗

    因为这真元连弩可是陈大有集合残存城防所有灵石具现出来的。

    搞完,昌平也就没防护了

    但这狗官狗急跳墙时脾气就是这么的硬

    不得不说他选择的时机非常的好,而这连弩的每一箭都有造化上境的攻伐之力。

    换在过去,两只鲨妖还能试试格挡,但此刻还有个随时能成造化的杨三泰在边上虎视眈眈,他们根本都不敢硬抗。

    两只鲨妖只能急往水族深处退去。

    但那三箭锁定着他们,不管不顾的在水族中犁出三道深沟,依旧直追沙赫沙金而去。

    眼看那箭近了,沙金情急之下忽然反手一刀将沙赫劈去后面,沙赫只来得及鬼叫了声,就被三箭射中,当场炸的鱼肠漫天飞舞。

    但真元连弩也就此化为虚无。

    沙金好不容易喘了口气,这时杨三泰又一步迈出,这鲨妖顿时一惊。

    老先生将局势看的分明,趁他病要他命,他知道弄死这厮昌平就安全了。

    至于自己,死就死吧。

    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有他的家人亲眷,还有现在值得他舍命去保护的,前途无量的赵山河。

    大先生衣袂飘飘的站在那半城鬼蜮中清声喝道“诸位请转告赵山河,老夫此生最骄傲的事情,就是他出身我昌平书院。”

    二步,杨三泰正要催动自燃。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南边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有人喊声如雷“辩机何在”

    随即有无数的白袍红衣跃上城来,是佛宗援军终于赶到。

    辩机看到带头的那位高大魁梧的和尚,他狂喜道“师傅,快救救我山河兄弟”

    杨三泰狂喜之下也赶紧散功。

    他擦了把冷汗心想好险,佛宗再晚半步,他就点火的说。

    看到这一幕,陈大有心中也一松仰面就倒,但这狗官倒下之前还记得喊“神秀宗主也救救我”

    神秀请问你哪位。

    辩机忙道“这是陈大人他吃了守城丸,不过已得功德之力稳定伤势。。”

    “那就没必要救。”神秀道,陈大有立马绝望的将腿一蹬,气的瞳孔都开始扩散。

    这时沈如菲看到有几个和尚还围上了花呗,她忙娇声喊道“不要误会,这猫是我家灵宠。”

    苗苗本能看向她,你家

    沈如菲匆匆跑去拉过正和几个和尚龇牙的花呗,安抚她道“不气不气,大师们都是好人,他们是辩机师兄的朋友,他们不知道你帮我们杀水族。”

    花呗却不领情,又冲她呲牙“都是你不然大锅不会受伤。”

    沈如菲心都碎了,就和她哭“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那混账会这样啊。”

    呲花呗还是很生气,她都想用自己最擅长的无影爪饶她

    还是双儿对她说“花呗,这件事不怪沈督卫,你可别乱来,不然回头大哥会骂你的。”

    小东西这才消停。

    不久,正努力降妖除魔的佛宗子弟们就看到一只结丹猫妖,一只剑灵,一只漂亮督卫,和一只小家碧玉虽然彼此间有些敌意,但都围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年轻男子。

    就算他们向佛已久,见状也不由羡慕嫉妒恨。

    于是秃头们愤愤不平的抡起棍子,只把水妖打的哭爹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