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算命吗?超准哒! > 3、第三章
    5

    赵文和离开了,温衡在心里唾弃自己。他怎么好意思说他会养鸟养猫?他的徒儿知道他这么信口瞎咧咧,一定会骂他。不过反过来想想,这种资料不都是乱填的吗?难道还会有谁深究吗?

    离开大部队的第一晚,温衡睡得挺不错,梦中徒儿们没组团来揍他。他睡了一觉之后神清气爽,此时天色已经亮了。他站起来推开窗,窗外阳光明媚一片好风光。

    昨天他来到阎罗殿的时候,太阳正当落山,他又懒得放出神识。今天神识一转,阎罗殿的风景尽收眼底。

    阎罗殿是一栋三层建筑,就建在忘川河和奈何桥后方,现在时间尚早,忘川的水缓缓的流动着,像是一条黑色的缎子缓缓的流向远方。在忘川旁边,红艳艳的石蒜蔓延开来,开的轰轰烈烈的非常好看。

    在阎罗殿附近,分别有三处传送阵。从昨天他听到的消息看来,这三个传送阵应该分别通向往生界、恶鬼界、修罗界。温衡昨天就从往生界而来,往生界中只有一些快要转世投胎的灵魂,另外两界,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去看一眼。

    走出房间,他正好看到杜子仁和赵文和走了出来。他客气的打了个招呼:“早啊两位道友。”赵文和态度很和善:“早啊温道友。”杜子仁威严的颔首:“早。”

    杜子仁上前在温衡手中放上了一个红色的纸包:“这是你的香火。”温衡都傻眼了:“啊?”他打开一看,只见红纸包中包裹着两根红蜡烛!对,他没看错,通红的!恒天城里面的人家祭祖的时候点的红蜡烛!

    温衡盯着两个蜡烛纠结的看了半天:“请问,这是……干嘛?”他是要去很黑很黑的地方吗?需要点蜡烛?他有夜明珠啊。

    正说着他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他看到杜子仁点燃了蜡烛,然后凑在蜡烛的火光旁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蜡烛燃起的白色烟气都被他吸入了肺腑中,那样子就像是下界中的修士沉迷让人上瘾的丹药丹毒发作的样子。

    赵文和解释道:“现在我们没什么信徒了,只能自己供自己了。少是少了点,不过也饿不死。”说着赵文和也点燃了蜡烛,两个大男人在他面前吸蜡烛,这景色太美,温衡不敢看。

    赵文和解释道:“杨云喝了孟婆汤,这段时间他不需要香火。今天你接替他的班,要去他镇守的修罗界,你收着吧。别客气,我们还有。”温衡拿着蜡烛脸都快裂了,不,他不要蜡烛!他要吃早饭!他要吃喜欢的麻团儿,里面裹着甜甜的豆沙,还要吃酥脆的油条,更要喝一碗豆腐汤!

    温衡尴尬的问道:“鬼帝……你们不吃早饭吗?”赵文和和杜子仁一本正经:“我们正在吃啊。”

    正说着,温衡看到谢必安和范无咎手中捏着两根白蜡烛一边走一边嗅,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他摆出了自己的早餐,阎罗殿的人也都不好了。赵文和眼中的羡慕都快化成实质性了:“温道友,原来你藏了这么多香火?”温衡邀请众人:“一起吃啊?”

    杜子仁一本正经:“我们怎么能吃别人的香火?这是不道德的。”温衡说道:“没事,我不介意。”你们都穷到自己供奉自己了,都在啃蜡烛了,就别矜持了。赵文和想了想,他看看手里的半截红蜡烛,又看看桌上的从没见过的好吃的。赵鬼帝硬着头皮坐下了:“我不客气了。”

    这个时候,温衡就特别有成就感,看,这就是他养的鸟!多能干!这些都是鸟做给他的!

    吃完了之后,杜子仁觉得自己的周身都暖暖的,他感叹道:“曾经香火鼎盛的时候,我们每天都是这么满足。”温衡不信,闻蜡烛能闻饱吗?修士,要么就要补充灵气,要么就要像凡人一样肚子里面有食物,不然迟早要饿死。蜡烛里面有什么?有信仰吗?

    吃完饭之后,温衡要随着两位鬼帝去修罗界。他灌翻了杨云,这段时间只能让他接替杨云的工作了。

    像传送阵走去的时候,赵文和还在安慰温衡:“修罗界里面有一些被镇压的恶鬼,不太好说话,要是他们冒犯了你,揍他们就是了。”

    温衡不免有些好奇:“现在幽冥界就剩下三界了吗?这些恶鬼是从哪里来的?”说起这个杜子仁就苦大仇深的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我们幽冥界曾经是不输于上界的世界,上界还有其他的世界生死轮回都归我们管。那时候我们九大鬼帝,加上阎君,还有无数的夜叉无常,每天在阎罗殿前排队的人啊,要在忘川河两边排上上百里。”

    赵文和感叹道:“是啊,可是后来就不行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被遗弃,来投胎的灵魂越来越少。剩下的三十三重天人太多了,已经没有办法放上太多的灵魂,涌入的灵魂找不到能让他们投胎的地方……”赵文和还没说完,就被杜子仁打断了:“文和,慎言!”

    赵文和连忙道歉:“啊,失礼了。”温衡笑着摇摇头:“没事,谁都有秘密。”

    虽然他们说的不多,可是温衡也推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了。他飞升,是带着目的来的。

    上界有一株道木,支撑着上界万千小世界亿万年,可是时间长了,道义崩坏道木腐朽。上界的道木无法承受那么多世界,因此抽空了无数小世界的气运,任他们自生自灭。他飞升之前,上界只剩下三十三重天。每一重天就是一个小世界,集齐了万千小世界后留下的三十三个小世界,一定挤满了从各界而来的人。

    上界人一定很多,无法承载更多的想要投胎的灵魂。在这种情况下,人只能死,不能生。上界的人为了生,更加不想死。这就造成了幽冥界无人投胎也无法投胎。往生界中那些消散的灵魂,就是因为无路可去,他们在往生界四处流窜,被往生城的水腐蚀灵魂,若是等不到投胎的机会,就只能在往生界徒劳的等待消散。

    “恶鬼界现在由我和杜鬼帝镇守,里面还算平和。”赵文和解释道,“我们这几天会和你一起去修罗界,等杨云好起来之前,就要劳烦你多担待了。不过你放心,修罗界的鬼魂大多数比较平和,只有一些不服管教。那些刺头都被关起来了,你每天只要检查检查关押他们的魂链是否有磨损,若是磨损了及时修补就行了。”

    温衡有点迟疑:“我……不太会修补。”杜子仁宽慰道:“没事,魂链极其牢固,一般不会坏。”温衡这才放心下来,他的四弟子的道侣就是炼丹炼器的,五弟子也是炼器的,这次也一起飞升了。温衡见过他们炼丹炼器,只知道炼丹炼器过程中要非常集中,一点微妙的灵气差异就可能导致练出来的东西不是想要的东西。若是让他去修补魂链,他觉得,他一定搞不定。

    快要走上传送阵的时候,温衡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个,赵道友,昨天晚上我有个重要的事情没对你说。我最擅长的事情。”赵文和问道:“嗯?你最擅长什么?”

    温衡笑道:“我有一张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我说过的话,大多会成真。”赵文和哈哈一笑:“金口玉言啊,行,回去给你添上。”

    站上传送阵的时候,温衡心头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我现在要是说点不吉利的话,你们不会有意见吧?”杜子仁说道:“幽冥界多的就是恶鬼,恶鬼说的话又臭又毒,我们早就没感觉了。”他们身为鬼帝,镇压恶鬼的时候难免被问候祖宗十八代,难听的话听了成千上万,还怕温衡这点乌鸦嘴?

    温衡说道:“我觉得我们去恶鬼界会有一场恶战。”赵文和笑道:“你就是太紧张了,放心吧,不会的。”

    传送阵中灵光一闪,杜子仁和赵文和已经跪在恶鬼界的传送阵中了。杜子仁哼哼着:“这该死的阵法……迟早废了它。”赵文和叹了一口气:“将就着用吧。现在幽冥界的日子不好过。”

    四周传来沉重的脚镣声,三人抬头一看,只见传送阵旁边围了上前头尖嘴獠牙的恶鬼,个个双眼血红面目狰狞。温衡诧异的问两个鬼帝:“两位道友,他们是在……夹道欢迎我们吗?”

    6

    夹道欢迎?这分明是将三人当成了肉夹馍啊!杜子仁一惊:“不好!快走!”走?走是不可能走的。恶鬼们终于逮到这个机会,哪里会让三人离开?

    三人呈品字形站立,赵文和头上垂下冷汗:“我明白了,杨云喝了孟婆汤神智不清醒,这些年他用灵魂修补的魂链松动了,这些恶鬼逃了出来了。”

    杜子仁这才相信了温衡的乌鸦嘴能力:“温道友,你这乌鸦嘴能力真不是吹的。”温衡握紧了讨饭棍:“金口玉言,不准不要钱。”

    真被温衡说中了,三人一下来就是一场恶战。只见赵文和从怀里抽出了一支笔,杜子仁从随身空间抽出了一柄权杖。周围的恶鬼和夜叉扑了过来,像是潮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涌过来,每当谁打飞一个恶鬼,就会扑过来更多的恶鬼。脚下的传送阵都被恶鬼们践踏破坏了。

    这样下去不行,赵文和手中捏着符篆,这个时候他需要其他人的支援,他只能将恶鬼界中的无常们调过来。可是他的符篆刚刚祭出,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一把就夺过了符篆团成一团吞咽了下去。显然他们知道,决不能让赵文和调来救兵!

    杜子仁的权杖一挥就会挥出一片金色,沾到金光的恶鬼们犹如沾到了炙热的火焰,一个个的畏缩着不肯上前却在旁边张牙舞爪。赵文和说道:“老杜,你权杖中的功德金光已经不多了,不能这样浪费!”赵文和说的,杜子仁何尝不知道,可是现在他们三人深陷恶鬼大军,时间拖的越长,对他们越加不利。

    温衡温声说道:“两位道友,不知能让温某露一手不?”两个鬼帝哪有不同意的,温衡将讨饭棍往地上一戳,一股浑厚的灵气猛地荡开,赵文和和杜子仁脚一软噗通就跪下了,跪下的不只是两个鬼帝,还有千万恶鬼。

    可是这不是温衡的招式,温衡是想召唤他的树根们!灵气波动过去之后,恶鬼们面面相觑,然后爬起来。温衡又戳了一下,这次有了准备,恶鬼们互相搀扶着,没有跪下。

    温衡不好意思的笑笑:“好像……有点失灵了。”在下界的时候离道木近,他想怎么召唤树根就怎么召唤,现在到了幽冥界,树根也要反应反应。

    恶鬼们桀桀的笑着,似乎在嘲笑温衡的无能。就在这时,天地震动起来,温衡微微一笑:“来了。”万幸,他还以为离道木太远了,讨饭棍已经没办法召唤根系了。

    震动越来越强烈,整个幽冥界都在晃动。这时从讨饭棍旁边的泥土中钻出了一根细细的树根。树根只有发丝那么粗,下面是深层油亮的黑色,上面嫩嫩的,亮亮的。

    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他难道只召唤了一根树根?不至于吧?正想着,他周围的地面猛然爆裂开来。水桶粗的树根铺天盖地的从地下涌出,围着温衡他们的恶鬼被树根掀翻,不等他们反抗,树根就开始抽打这些恶鬼了。

    鞭子一样的树根抽打在恶鬼身上,恶鬼们鬼哭狼嚎,似乎柔韧的树根抽在身上是不可承受的痛。没一会儿,恶鬼们就被树根捆得严严实实的,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听候发落了。见大局已定,温衡的树根们又缩回到土中。

    温衡踩在修罗界的大地上,他能感受到他的树根们在修罗界的泥土中欢乐的蛰伏,看来这方水土很适合树根生长。这里应该会成为新的道木成长的土壤。

    温衡瞅了瞅两个鬼帝,果真不是他的错觉,幽冥界的鬼帝真的不太强。可能是因为啃了太多年的蜡烛吧?怪可怜的,温衡回头去翻翻,看看储物袋中有没有朱砂符纸之类的,他来给他们烧烧纸,说不定能变强一点?

    赵文和和杜子仁目瞪口呆:“这可是……一界恶鬼!”他们两个鬼帝要对付这么多恶鬼都有些吃力,温衡竟然一个人搞定了?战局在瞬息间就变了风向?有这等实力,还是个地仙?看走眼了吧?

    温衡挠挠头发:“好像结束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接下来?接下来赵文和招来了恶鬼界的无常们,无常们压着恶鬼们回到了关押他们的地方。

    杜子仁这下再也不敢轻视温衡了,他原本有点小私心,想要留温衡在这里帮忙做点事情,没想到温衡的战斗力这么强大。若是惹毛了他,他一人就能将阎罗殿搅个翻天覆地吧?杨云就是轻视温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们两人可要注意了。

    赵文和则没有杜子仁这么深谋远虑,他笑眯眯的摸摸温衡的讨饭棍,讨饭棍上面的两片小叶子对着他歪歪扭扭的比划了一个心出来。赵文和稀奇的说道:“这是什么灵植?好罕见。”

    温衡笑道:“这就是我养的灵植。”赵文和竖起大拇指:“厉害!我能看一看吗?”温衡笑着递过讨饭棍:“嗯,看吧。”

    他手一松,赵文和的双手捧着道木整个人被道木带倒。明明是一根轻飘飘的讨饭棍,捧在手里竟然比他治下的嶓冢山还要重!这是一种什么力量!赵文和觉得自己的双手要被压断了!

    “老杜!老杜帮忙!”赵文和狼狈的叫杜子仁,杜子仁不敢轻视,他两只手一起上阵想要将讨饭棍从赵文和的手中拿出来。可是讨饭棍纹丝未动!

    这种感觉很奇怪,讨饭棍倒在地上连个印子都没有,看起来只是轻飘飘的搁在赵文和的手指头上。赵文和的手指头也没有深深的陷入土层中,可是他的手指却呈现诡异的青紫色。

    温衡连忙拿起讨饭棍:“啊,失礼了,没事吧?”赵文和脸都涨红了,他捧着两只手,手指的颜色正在慢慢恢复。他心有余悸:“温道友这是什么灵植,这么奇怪。”温衡笑道:“这是我的本命灵植。”看来这群人并没有见过鼎天道木,不然应该一眼就认出来了。

    无常们压着恶鬼向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后方走去,温衡他们不远不近的跟在队伍后面。修罗界的山川河流都很险峻,和往生界和缓的大地相比,这里的山河像是被刀剑劈过一样。温衡注意到这里的植被不多,山峰上偶尔会长出几根歪脖子树。这里的灵气让人不太舒服,灵气极为躁动,充斥着暴戾悔恨还有重重负面情绪。

    不过温衡可是连恶水都吸收过的人啊,这点负面情绪对他没什么影响。

    绕过山峰之后便出现了一个巨坑,这个坑能容纳上万人,一眼看不到底。深坑两边关押着恶鬼。恶鬼们的手脚还有脖子上扣着银色的链子,这应该就是鬼帝们说的魂链。万千恶鬼嚎叫呐喊肆意的发泄着怨气,难怪恶鬼界的树都长不好。

    “这些恶鬼,以前都是什么人?”温衡觉得,关押在这里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吧。赵文和说道:“这里面杀人放火的,赌吃嫖赌,说人是非害人性命的……罪行轻一点的,真心悔过的,都去往生界了。”

    “那你们镇守的恶鬼界,那里面都关押的什么人?”温衡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修罗界关押的恶鬼也就小偷小摸,毕竟还有个真正的恶鬼界啊,哪知道这里的恶鬼就这么凶悍,两位鬼帝镇压的恶鬼界要凶悍成什么样?

    “修罗界的恶鬼都是些普通人,就算伤人,很少会有过百的。恶鬼界的恶鬼,大多是修士,是上界犯了错的修士。”修士犯错要比凡人犯错恐怖千万倍,说句不好听的,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都有。

    温衡点点头:“懂了。”

    杜子仁对温衡笑笑:“温道友暂时接管修罗界,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让这些恶鬼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这个问题……还真是问住了温衡。温衡苦笑笑:“我……不太擅长说教。”岂止是不太擅长,他有时候想表达的意思和他说出来的话完全是两个概念。

    话锋一转,温衡说道:“不过我有会说教的道友。”说着,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石头:“这是下界的留影石,飞升的时候我拓印了一份,为的就是想念家乡风景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这里面有飞升之前御灵界的各个宗门,其中有佛宗高僧的诵经片段,时间还挺长的来。

    温衡将留影石中高僧诵经的这段片段抠了出来,刻到一个新的留影石上。他手中灵气运转,留影石就飞到了巨坑中央去了。随后,一阵巨大的佛音就从坑中响起。

    坑是圆形的,留影石在正中央的空中不缓不急的大声诵经,声浪一阵一阵的冲击着坑中的千万恶鬼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坑中就响起了怒骂声,那些怒骂声太大,几乎要盖过诵经声。不过没过多久,咒骂声就小了。

    杜子仁一愣:“这是什么?听起来像是域外天魔的声音。”温衡解释道:“在我们下界,除了我们修仙的,还有人是修佛的。佛修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入西方极乐世界成佛,这些就是他们的教义。”

    赵文和傻了:“我们是道修啊!在恶鬼界宣扬佛修理念是不是有点过分?”温衡笑道:“你听得明白他们在念叨什么?”赵文和摇头:“听不懂。”温衡一本正经:“我也听不懂。”所以恶鬼们更加听不懂了。

    “我不需要他们听懂,我只是想让他们耳根无法清净,等他们骂完了骂累了,自然会消停下来,然后才能静下来好好的思考人生。”温衡这么说道。

    赵文和不解:“他们这群人,连毒刑拷打都不怕,还会怕念叨?”温衡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先试试效果如何?”他们在下界捉到过一个作恶的残魂,残魂不怕拷打,一开始也不怕佛修们对着他诵经,可是关了几百年之后,残魂终于受不了了,在某一个佛修们换班来诵经的时候他挣脱出来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温衡觉得,有时候软刀子杀人更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