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在年代文里头做炮灰 > 045 日常背锅
    “曼曼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谢国良开口道,谢曼曼看着自己的二哥吃的东西多少有点心疼。

    馒头不是白面的,是一个发黄的,看上去有点硬,小菜是一小碟,算是最便宜的配菜,还有着一壶水用来吃了馒头后,直接喝一大瓶下去,给来撑肚子。

    “我给二哥你送吃的来。”谢曼曼开口道,“这是红薯干还有着一些饼干。”谢曼曼开口道,听到了这话谢国良看了看就跟谢曼曼出去了。

    谢国良跟谢曼曼出去的时候,谢曼曼拿了很多东西出来,“二哥这是十块钱,妈让我拿给你,给来吃饭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谢国良看了看点了点头,“这钱我就拿一半,家里头大哥很快就要娶媳妇了,给我这么多也用不了。”

    听到了这话的时候谢曼曼道,“妈说了给二哥就给二哥的,二哥你别嫌弃……”谢曼曼直接给了谢国良。

    “对了,二哥你刚才跟什么人在吵啊?”谢曼曼看了看谢国良道,谢国良听到后叹了一口气,本来不打算说的,却被谢曼曼询问了后才说。

    “同班同学,说想让我让一下名额,给了我一百块。”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谢国良开口道。

    只不过这一百块哪里是可以购买这名额的,要知道这可是价值千金。

    就算真给了一千块,他也不可能退让,自己可是要为家里头争光的,谢曼曼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有着想法了。

    刚才的那人怎么看都是家境不错,身上的穿着跟气质上都是很好的,在这种的情况下,谢曼曼想到了是不是自己的二哥不肯,对方用了阴招。

    心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起来,现在是七六年,明年就是七七年高考很快就开始,到时候自己考出来的,会有着更加好的优势。

    而且眼下这谢国良可以在这农民家庭出身的情况下,被挑选上这名额可想而知成绩是很好的,心中有着想法。

    “二哥……我有着事情跟你说。”谢曼曼看着这谢国良的时候,看了看周围犹豫了起来。

    “二哥你知道吗,明年的时候,这高考就要重新开始了。”谢曼曼的话让谢国良愣住了。

    “你这不是说过了。”听到了这话谢国良道,“不过应该不可能这么快。”而且就算这般快,他也不觉得有着多少改变自己现在就要上大学了。

    谢曼曼看了看谢国良的时候,“二哥我想让你让出这一次的名额。”谢曼曼看着谢国良道,谢国良微微一愣了起来。

    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有着几分面色不好,可却也没有对谢曼曼发火,二哥我知道你生气,听我好好说。”

    “那人的家境是不是很好?”谢曼曼开口道,听到了这话谢国良点了点头,对方家境很好,家里头的人还有着是gao官,学校的老师是倔脾气,在挑选人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对方,如果自己让那就另当别论。

    “那二哥觉得你可以保全下来吗?”谢曼曼看着谢国良的时候道,谢国良听到了这话的时候,立刻就要反驳,可看着谢曼曼的目光的时候。

    却又迟疑了起来,就跟谢曼曼说的自己可以保全下来吗?应该……有可能没办法,他心里头是明白的也是清楚的。

    在这种的情况下,犹豫了起来,“二哥你应该知道,你没办法……而且明年就要有着重新考试的机会,而且如果说自己考的大学,一定会比这里推荐的好,二哥你今年才十六岁,在等一年也是十七岁。”

    “你在哪里得到的消息?”听到了这话的时候谢国良看了看谢曼曼。

    “是在小洲哪里,小洲家你应该知道,他该告诉我的,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突然无缘无故就要复习资料了,不过二哥你可不可以告诉别人,他家庭本来就有着成分问题,在打听到这种事情,被别人知道了,就会大做文章。”谢曼曼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道。

    听到了这话谢国良沉默了,其实妹妹突然看高考复习资料他也觉得古怪,上一次妹妹说着高考的事情,自己也仅仅是听听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次妹妹来跟自己说了这般多的情况下,他也有着几分相信了,谢曼曼不可能骗自己,看着谢曼曼的目光的时候,心中有着犹豫。

    谢曼曼也没有太面前谢国良,谢曼曼知道谢国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会被打断腿,到时候失去机会,她倒是可以杜绝后患弄残那小子。

    只不过谢曼曼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选择在等一年,当然这决定还是了谢国良来选择。

    在未来的时候,谢曼曼很清楚的知道,农工大学出来的那一群人,在未来的领域里头,可以说是不上不下,很是尴尬。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金疙瘩,后面却也因为这身份跟位置尴尬的很,因为自己考上大学的那些人看不上农工大学的人。

    觉得这些人都是走后门的,含金量不高,其实也的确不是很高,很多地方招供,对于农工大学的人,也是直接推到别的大学生后面出来,裁员什么更加是第一个就裁了这些农工大学的人。

    谢曼曼想了一些事情,她其实一开始就想退掉,却又因为全家人高兴而由于,可在现在却还是打算将事情告诉这谢国良。

    “可就这样便宜了那孙子,我不甘心……”谢国良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谢曼曼伸出手抓住谢国良的手。

    “所以我们也要让对方吐血。”谢曼曼开口道,听到了这话的时候,谢国良犹豫了,却还是点了点头。

    在这种的情况下,谢国良其实在刚才那男人走的时候,就心里头明白事情没办法善了,对方放狠话他也忍不住有点担心。

    明白对方的家境自己没办法去抵抗,却又因为骨子里头的倔强血性,想跟对方硬碰硬,这他没有告诉谢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