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在年代文里头做炮灰 > 028 大年三十
    谢曼曼看着眼前的武大婶,谢曼曼等人的时候,直接有着几分冷酷,武大婶面对谢曼曼的目光的时候,顿时往后退了起来。

    谢曼曼冷冷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在这种的情况下,谢曼曼回到家后,谢母还是在骂骂咧咧,“下一次别让我遇到她,不然我撕碎她的嘴……”

    谢曼曼看着眼前的谢母的时候,谢曼曼直接给谢母温开水,里头还有着白糖,在和的时候,谢母愣住了,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这是糖水……你这孩子,才给你一点钱,买了白糖放你房间留着自己喝。”

    “妈,我哪里有着。”听到了这话的时候,谢曼曼直接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谢母叹了一口气,却还是直接点了点头。

    谢曼曼跟谢母去煮吃的了,谢曼曼则是做了卷麻花,还拿了一些白糖,用来做卷麻花,谢曼曼在做好卷麻花后,就用一个罐子装起来。

    然后还有着就是肉,开始用来做熏肉,熏肉是这家里头的过年肉,谢曼曼等人忙活了一天后,就去睡觉了。

    谢曼曼在家里头做了几个包子,然后拿着给李子洲,李子洲拿着吃了几口,谢曼曼看着李子洲的时候,“你被人打了?”

    “没有事情,就是一点小摩擦。”李子洲摇了摇头的时候,听到这话谢曼曼看了看李子洲。

    看着李子洲的时候也没有询问,而是给了一罐小饼干给李子洲,李子洲拿着的时候点了点头,就直接起身离开了。

    在离开后谢曼曼也回到房间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天气越来越冷了,在这大年二十九的哪一天,二哥谢国良回来了,大哥没有法子回来。

    因为大哥在工作,越过年就越忙碌,谢曼曼在看着自己的二哥回来后,谢曼曼就会跟着谢国良去集市上。

    谢曼曼购买了一些吃的回来后,过年是最高兴的日子,谢曼曼在回家的时候,就看着不远处的李子洲。

    李子洲在河里头抓鱼,虽然河里头的水是温的,却也不该在这冬天下水,在这种的时候,谢曼曼看了看后就离开了。

    接下来过年的日子里头,大年三十哪一天,谢曼曼就要跟着谢母去外婆家,不过谢曼曼后面没有去,谢母也没有在强求。

    谢母家里头可以说是很严重的重男轻女,谢曼曼在往年去的话,都会被那一家子里头的人,各种各样的嘲弄讽刺。

    谢曼曼跟原主不一样,谢曼曼没有多少心思去接盘那些讽刺跟各种各样的怪里怪气的话,二哥谢国良去了。

    谢曼曼跟着老谢婆子直接在这家里头住吃的,“奶……今天我们吃烧烤吧。”谢曼曼开口道。

    今天是大年三十,自己的去拜早年,谢曼曼则是一大早做了糕点去售卖,然后购买了一些吃的回来。

    有着猪肉跟牛肉,听到这话老谢婆子点了点头,谢曼曼开始弄架子然后烤肉了起来,肉烤的很香很香,大老远就可以嗅到那香味。

    滋滋的声音,就算老谢婆子也是忍不住有着几分垂涎了,老谢婆子今年的年纪也不是很大,五十多岁的年纪,又干农活身体很强壮。

    虽然觉得这肉吃的有点可惜,也有点浪费了,不过有着谢曼曼带头,这祖孙两个人直接吃了一斤肉,跟不少的青菜,等着谢母等人回来的时候就闻到味道。

    也是忍不住有着几分吞咽口水,谢曼曼给谢母谢父等人也烤了,“味道真不错。”今天去这谢母家,受气了。

    谢父虽然带了礼物去,却被冷嘲热讽说带的少,各种各样的攀比下,吃饭的时候,谢母跟谢父还有着谢国良等人都没有吃饱。

    好在回来有着闺女的烧烤安抚肚子,不然真是要膈应死了,谢父其实也不想去自己岳丈哪里,去一次……只要不拿钱,那就是不孝。

    虽然没有隔三差五来打秋风,却也是总找晦气,不过谢父虽然不高兴,却也因为妻子的缘故,小事情都忍下来了。

    谢曼曼看着几个人的脸色就知道,几个人去吃的不好,好在家里头谢曼曼今天蒸馒头了,在加上烧烤也算是安抚了几个人出去受委屈的内心。

    谢国良吃着东西看了看谢曼曼,心里头万分安慰,好在今天妹妹没有去,不然得膈应死,因为自己的外婆居然说将妹妹给大舅家的二表哥。

    理由就是这样不用给这娶媳妇的钱,而且谢曼曼容貌又好,自己家里头的人,无论这谢母怎么说不愿意,外婆都在哪里骂骂咧咧,后面谢父摔了碗筷,那一家子才闭嘴。

    自己的二表哥自己明白是什么德行,年纪不大的时候,就爱偷鸡摸狗,后面年纪上来了,还因为流氓罪被抓过几次,以前的时候,他看到对方偷看谢曼曼在房间换衣服,只不过被他给打一顿,又因为怕妹妹面子过不去就瞒着,没想到现在好了,是真打主意到自己妹妹身上。

    而回来的时候,谢父跟谢母说了,直接断了那一边的关系,谢母虽然犹豫了,却听到儿子说二表哥做过的事情,也就点头同意,虽然娘家那一边的人她还是有点不放下,牵扯自己女儿,身为母亲的谢母也自然是狠下心了。

    当然这事情谢国良跟谢父等人都不打算跟谢曼曼说,免得说了让谢曼曼恶心,所以几个人虽然面色不好,却也吃的高兴。

    “漫漫……”在谢曼曼收拾东西的时候,这谢国良开口道,“以后看到二表哥你躲远点,别一个人跟他相处……”

    “嗯。”谢曼曼微微一愣,想了想这记忆里头的二表哥,有点膈应点了点头,这时代近亲结婚还是有着的,虽然少……可问题有着老一辈的人就不信邪,死活要娶了自己家闺女的女儿来给自己的孙子做媳妇。

    因为这样不仅仅是可以节约嫁妆,还可以让闺女更加无条件的倒贴家里头,对于这事情谢曼曼觉得有点恶心,也有点厌恶,自然就直接点头表示自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