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在年代文里头做炮灰 > 010 意外
    谢曼曼没有心思去管李子洲的事情太多,有着一些事情可以帮忙,是可以的,不过却没有打算去交集太多。

    谢曼曼在回去的时候,就开始煮吃的,今天是用黄豆来煮饭,黄豆一开始就跑好了,谢曼曼在泡了黄豆,就提着黄豆篮子出门。

    打算去磨豆浆来喝,这世界基本上都没有可以解渴的饮料,谢曼曼感觉自己淡的格外想喝可乐,现在有着可乐,问题那奢侈的玩意她喝不起。

    “李奶奶……”谢曼曼在来到一家人的门口就开始叫着道,李奶奶家有着石磨,可以用来磨豆浆,有着人打开门,是一个少年,今年差不多十六岁,一只眼睛发白。

    “柱子哥……我想借你家的石磨,磨点东西……”谢曼曼开口道,谢柱子闻言点了点头,就让谢曼曼直接走进去。

    李奶奶也在不远处,在做鞋垫,看着谢曼曼的时候,“李奶奶我来磨点东西。”

    “嗯,你磨吧,石磨是干净的。”李奶奶开口道,李奶奶的眼睛不太好,基本上看不清楚东西。

    李奶奶一家也是可怜的人,在几年前的时候,李奶奶家还算不错,女儿找了一个上门女婿,只不过没想到后面出了事情,对方说他们是四旧。

    因为这包办婚姻跟上门女婿什么的?直接大摇大摆离婚跟别的女人跑了,留下谢柱子的老妈,直接生下孩子一口气上不来死掉了。

    后面李奶奶一个人带着谢柱子,谢柱子也因为李奶奶家一开始算是一个小有钱的地主的缘故,直接就被那一场暴动的人给袭击伤了眼睛。

    一只眼睛直接就坏掉了,对于这时代的人来说,身份……很多东西,只要有着人要抓你把柄,随随便便一个名头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李奶奶一家怎么说也并没有多大问题,却偏偏被别人扣帽子,也算是悲剧。

    谢曼曼磨好豆浆后,留下了一分钱,石磨这东西用了都要给一分钱,谢曼曼给了就提木头离开,李奶奶也没有多说,谢曼曼回去就开始准备吃的。

    豆浆煮好了后,直接放了白糖,然后放在井口里头,在开始去煮饭菜吃,等煮好了谢母等人回来,谢国仁又回去上学。

    老谢婆子直接回来就坐着,开始煽风,谢曼曼直接端着豆浆给老谢婆子等人喝,“这是豆浆吧,你喝了没有?”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老谢婆子道。

    “奶,我刚才喝了。”谢曼曼开口道,老谢婆子这才点了点头喝了一口,一口下去感觉整个人都透心凉,顿时就舒服。

    谢父跟谢母也喝了,然后坐在不远处吃东西,“过些日子又会下来一些知情,都是来白吃白喝的,什么活都干不了。”知青说白了就是来混日子。

    干活压根就不如他们轻快,而且一个个娇滴滴的,看着就让人嫌弃,谢母开口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不来了。”

    “等过些日子吧。”谢曼曼开口道,其实知情也不想来,一开始的时候,很多知情以为很快就回去,只不过下来的人十几年都不会去。

    谢家村十大队里头,也有着不少的知情来了好些年头了,现在每一个人盼星星盼月亮要回去,也有着知情死心了,找人嫁了,跟直接娶媳妇。

    目的就是让自己可以过的好一些,谢母点了点头,看着谢曼曼的时候,直接有着几分笑容,“等过些日子,妈带你去赶集,给你弄一些布料,做一件新衣服,你小姨那一边说,给你相了一个人,是城里头的人。”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谢母开口道。

    “妈,我想多留几年,妈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家里头吃喝嫌弃我了?”谢曼曼听到这嫁人的事情立刻就毛骨悚然,直接改变策略道。

    “哪里,你就算在家一辈子,妈都不嫌弃,就是你小姨说人很不错。”看着谢曼曼的时候,谢母开口道,“就怕错过这村没有这店。”

    “什么叫错过就没有了?我孙女这么好,大把人等着她要。”一旁的老谢婆子立刻就道,老谢婆子的话让这谢母有点不喜,她也是好心给女儿看着人。

    “这事情等过一年在说,曼曼还小,这么小就要嫁出去服侍人,我可心疼。”老谢婆子开口道。

    谢母有点无语,心里头想着儿媳妇是服侍你的,你倒是知道,当然老谢婆子是不知道,她就是舍不得谢曼曼这宝贝孙女。

    也明白做别人儿媳妇的苦楚,虽然她平日里也不算好婆婆,却也希望孙女可以长大点,以后跟婆婆对上不会吃亏太多。

    其实老谢婆子的三观某种的情况下是偏的,对谢曼曼那是什么地方都好,对别人……那是什么都不好。

    谢曼曼忍不住笑了笑,心里头无奈,十五六岁就嫁人,她可不干太小了,不仅仅是小就算二十自己也没有心思嫁。

    当然这话不可能说,不然老谢婆子跟谢母都会立刻就觉得自己不可理喻,谢曼曼吃着东西的时候,就听到系统君道,“宿主出事情了,目标出事情了,你得赶紧去帮忙。”

    谢曼曼吃着东西皱了皱眉头,有点不想出去,不过却在下一秒还是起身,“妈,我去遛食了。”谢曼曼直接走着的时候,“说出什么事情了?”

    “在山里头摔了,你得赶紧去救人。”听到了这话谢曼曼皱了皱眉头,很快就有着记忆,在这李子洲后面初登场的时候。

    对方好像的腿脚有着问题,只不过这男人性子倔强,硬生生的走的看不出端疑来,只不过后面的时候,为追女主却直接一瘸一拐的尊严尽失。

    而这腿脚的伤,好像记得是在山里头摔的,谢曼曼觉得事情真多,却也还是往山上走去了,李子洲可以说某种意义上,真是又苦又悲剧。

    天色还早,所以现在山上倒是没有多大问题,谢曼曼打算去山里头看看,李子洲到底怎么了?如果问题不大,把人扶好就好,不过……系统君果然太过关注李子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