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山河表里追妻路 > 第234章皇后的贺礼
    翊坤宫。

    翊,意为帮助,辅佐。坤象征着大地,是皇后的意思。

    翊坤宫便含了辅佐皇后的意味,非宠妃不能居住。

    是以魏应亡搬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承宠了,各个宫里带出去的话也都是如此。

    只是不知道齐璟那边会如何想。

    魏应亡忐忑了片刻,便安定下心神,不再去琢磨那个了。

    这宫里明争暗斗不断,她想要活,便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

    魏应亡悄悄去了珍兽苑,接回了王有德与王嬷嬷,给小王太监塞了些银子,要他先在珍兽苑安生待着,伺机而动。

    小王太监一脸认真地点头。

    “主子的意思我懂,他们二位在明处,大家都知道是您的人。我在暗处,有许多事他们不方便做了,便轮到我派上用场了。我一定会好好潜伏,以备不时之需。”

    小王太监一副重任在肩的模样,将魏应亡逗笑了,当即摸了摸对方的头。

    “知我者,小王也。”

    二人相视一笑,魏应亡便让王有德和王嬷嬷回了宫,自己去冷宫将秋月接了出来。

    走到冷宫门口,齐宏光和史传书一脸肃穆地给魏应亡跪下了。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齐宏光和史传书异口同声道,魏应亡瞧着他们二人,将五十两的银票一人给了一张。

    “那日冷宫遇险,多谢二位与我同仇敌忾,我虽然出了冷宫,但我们的约定不变。”

    “主子!”

    齐宏光和史传书没有伸手去拿那五十两的银票,而是一脸激动地看着魏应亡。

    “那日如果没有主子好言提醒,我们早就被那汤药夺了性命。若没有主子挺身而出,直接杀了国舅爷,我们……只怕早就变成尸体了。我们的命都是主子救的,如何还敢要这钱!”

    齐宏光厉色拒绝道。

    魏应亡却摇了摇头,“你们都是好汉,也讲道义,我心里明白。但人都是要生活的,你们不用钱,你们的家人难道不需要用钱吗?拿着这钱,给家中老母买件厚实的棉衣,找个贴心的丫鬟伺候着,才是正经事。”

    魏应亡说着,便不再听二人分辨,让秋月将钱压在石头下面,急匆匆地离开了。

    魏应亡回到翊坤宫的时候,屋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王嬷嬷正在清点各宫送来的贺礼。

    虽说是贺礼,但更多是凑合事的,并没有什么像样的礼物,只是不得不走一个过场,随便拿个东西搪塞而已。

    与其说是贺礼,更不如说是明晃晃的嘲讽。

    王嬷嬷气得将一个玉镯子摔在地上。

    “这镯子质地实在太差,里面的棉絮纷杂错乱,甚至还有一段巨大的开裂,就是奴婢,都不会戴这么劣质的镯子,她们竟然也敢给主子送来!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人嘛!”

    王嬷嬷气鼓鼓地说道,魏应亡却没什么表现。

    “好生收着吧,就算是点破烂,好歹还是可以卖点钱的。这一对加起来,多少也能凑个五十两吧。”

    “五十两恐怕要多。”

    王有德插言道,从一个盒子里拿出来了一尊送子观音,成色上佳,一看就是好东西。

    “皇后送的?”

    魏应亡眉头微蹙,将那个送子观音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正是。皇后倒是挺会装样子的,心里恨不得将小主碎尸万段,面上却还是送了一尊送子观音来。”

    王有德小声说道,王嬷嬷也是跟着一撇嘴。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可不是嘛。”

    魏应亡淡笑着说道,手一松,那个送子观音便跌落在地上,摔碎了。

    几人低头端详着地上碎成几块的玉块,发现这送子观音里面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便也都放心了一些。

    只有秋月十分紧张地看着魏应亡。

    “主子,这送子观音可不能摔啊,若是摔了,怕是要一生无子的……”

    秋月脸上写满了担忧,失魂落魄地蹲在地上,拿着那几块碎玉块,想要将它们重新拼凑起来。

    听见秋月这么说,王有德和王嬷嬷也不免生了几分担心。

    倒是魏应亡一脸的坦率。

    她的孩子,早在上辈子就已经死了。

    魏应亡微微闭了眼,将心中泛起的哀戚缓缓压了下去,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没有感情的笑容。

    “无妨,将这玉块收到库房吧,日后也能卖个钱。”

    “是。”

    秋月仍旧是一脸担心,却还是听话地将玉块和各宫送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起收到了仓库。

    夜晚,众人忙碌了一天,在宫里沉沉睡去。

    而仓库里,陈贵人送的纸花忽然缓缓开放,露出里面的夜明珠。

    夜明珠在暗夜里散发着明亮的光芒,而那被摔成碎块的玉块中,有什么东西受到了光的感召,缓缓动了一下。

    接着,便有几十只盈盈色泽如玉的小虫子从玉块中爬了出来,循着屋外的光线,从仓库的门缝底下一点点爬了出来。

    窗外一灯如豆,虫子们奔着那一点光走去,忽然感觉到了身边的热度。

    那是值夜的王有德,正裹着被子守在廊下,鼻尖不住地呼出热气。

    一些小虫子停下脚步,纷纷爬到王有德的脸上,顺着鼻尖和嘴角,耳朵,爬进了王有德的身体里。

    而另一些小虫子则从门缝溜进屋内,扑进烛光里。

    “劈啪,劈啪。”

    十几只小虫子被烛火一烧,身上的玉色硬壳便脱落下来,露出黑峻峻的翅膀,振翅飞到魏应亡的身边。

    魏应亡近日劳心费力,近日睡得便沉了些。

    睡梦中她隐隐听见了蚊蝇振翅的声音,却没有在意,只当是秋天最后的蚊蝇,还在挣扎着想活。

    她只是伸手在空中挥了挥,放下手的时候却不小心拨到了腰间的香囊。

    香囊里传来阵阵幽香,那是李唁给的百虫退散,百毒不侵的药包。

    那些小虫子也像是感知到了危险一般,纷纷向外飞去。

    飞到了偏殿里,飞到了正在熟睡的秋月与王嬷嬷的身上,从皮肤里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