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40章40.为什么?
    放下手机,戴瑟看杜毓已经快醉倒在桌子上了,宿醉后又喝醉,这家伙。

    戴瑟起身结了账,拿上银行卡揣到兜里,然后把这家伙扛起来带回去。

    翁唐见发过去短信后见没有回应,正想打过去,手机屏幕突然自己亮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他神情立刻凝重,接起来恭敬道:“喂,二爷爷……是,我立刻过去。”

    戴瑟把杜毓送回去时,紫璃已经把杜毓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还好心的给他熬了宿醉喝的醒酒汤,只是没想到他又喝醉了。

    把杜毓扔床上摆好后,戴瑟说:“没事,你不用管他,他喝多了一般不吐,让他躺着睡就行。”

    “哦。”紫璃忙点头。

    等戴瑟走了后,她想了想还是把杜毓卧室的门打开,自己把东西拿到客厅,一边做着工作一边留意杜毓那边。

    戴瑟回去的路上再给翁唐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皱了皱眉,先开车回到了家,再打还是不通。戴瑟想算了,毕竟人家是总裁,大忙人,就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已经回来了,你过来前打个电话就行。”

    发过去后他也实在累了,甩掉外套趴倒在沙发上,为了怕自己睡着,把电视打开制造点声音。电视里正播着一个考古节目,一群考古专家蹲在一个大坑里忙活着,旁白是一个陵墓的介绍。镜头一晃,还照了照那些被挖出来的雕像。

    戴瑟突然想起以前看的一个新闻,好像是说秦桧的后人曾提出过,秦桧的塑像已经在岳飞墓前跪了八百多年,已经足够了,想要求撤掉那些塑像。结果自然是激起一阵社会上的冷嘲热讽,到现在秦桧还跪着。

    当时戴瑟真是不能理解那些秦桧的后人,那么多年前的祖先,有什么好心疼的?明明根本就不认识,和邻居都应该比跟他熟。为什么要替他说话?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秦桧还不是什么好人,后人们替他说话还要顶着压力。

    戴瑟想不明白的事情,有时也会让他自己愤怒,他上小学二年级时,有次学校来了一队车辆,最后都停在后山,他们这些小孩子都想方设法在墙头上,树上看到底是什么事。戴瑟趴在矮墙上也听了几耳朵,说是他们后山挖出了一具尸骨,来认领的,正是这尸骨的重孙。戴瑟看着那个八十多岁的重孙用手帕擦着眼睛,似乎哭得很动情,他突然就愤怒起来,好想对那个老头大吼,“你到底在哭什么,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你们都没有见过,你为什么要哭!”

    戴瑟那次没忍住,还是说了句,“他肯定是装的,明明都没见过,有什么可伤心的。”

    当时站在墙外的班主任回头看了他一眼,本来想说什么,可见是戴瑟,又把嘴合上了。

    看了一个小时的电视,戴瑟起身想去倒杯水,刚倒好要拿走,突然感觉天地晃动,眼前一阵黑,什么都看不见了,眼眶还特别的痛。

    “啪”的一声,水杯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戴瑟摸索着坐下,大口地呼吸,他身体虽然弱,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缓了一会儿,戴瑟摸了摸脸上莫名存在的泪水,觉得可能是自己最近太劳累,他决定去睡一觉不补补眠。

    把电视关掉,戴瑟回房躺下睡了。

    瓮唐看着医生回头冲他摇了摇头,随后便和护士一起把白布单盖在了瓮显的脸上。

    翁唐想起了父亲过世的时候,他慢慢走出来,桑显的助手和私人律师都站在走廊上,还有照顾他的女佣和管家,女佣已经忍不住哭了。翁唐看了看,因为翁蓉和常宏他们没来得及赶来,瓮显去世时,身边竟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

    如果,他算是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