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39章39.你见了她,只会更快答应我
    看杜毓那么狼狈的样子,紫璃也不追究了,戴瑟扔下他的行李箱,但仍虎着脸说:“下次再这样……”

    “好了好了,我他妈不会了,cao(指氧化钙)!”杜毓扶着老腰喊,嗓门高却也没什么火气。

    喘了口气,他又说:“走吧,我请你们吃饭赔罪。”

    说完随便在地上找了件衣服穿上。

    紫璃小声说:“我吃过早饭了,不用了,你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杜毓咳了一声,又看向戴瑟,“那走吧,先去吃早点,我正好还有事找你。”

    戴瑟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见紫璃主动给杜毓捡行李,忙也弯腰帮忙,“你别动了,我给他弄。”

    杜毓回房去翻了翻,出来说:“走吧,回来我收拾。”

    说完拽着戴瑟出了门。

    楼下牌匾被吹走的早点铺里,蒸气缭绕中二人对坐吃饭,杜毓突然掏出一张卡来说:“这给你,以前欠你的钱,我随便算了算,应该是八千多块钱,就上零零碎碎一堆,这里面是一万。”

    戴瑟想起之前杜毓不知道被谁打了,他接到电话过去时杜毓已经满脸是血,送去医院后住院费是戴瑟交的,后来就不了了之,其实医药费总共也才六千多块钱。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杜毓虽然没皮没脸,但是借他的钱一准早早还上,大概是知道戴瑟也没家可依,不好欠他的。

    “上次住院也就六千块。”戴瑟说。

    “哎呀你拿着吧,有次我跑路你不还给我交过一个月房租嘛。”杜毓说。

    原来他都知道,这事戴瑟都没跟他说。

    看着那张银行卡,戴瑟突然问:“你姐姐她们呢,你真的一分不给?”

    “不用你说,”杜毓说,点着了根烟抽着,“我拿到钱后想了想,还是去我大姐家给她放下了三万块钱,这么多年就大姐对我照顾多嘛,结果下午其他几个就听到消息,都到大姐家,围着我声讨,管我要钱,说不公平。真新鲜,钱是堂哥给的,不公平跟我说干吗?大学时候生活费都是大姐给我,学费是另外几个姐姐平均,她们平均下来也没多少钱,我就按平均的数给她们了,生活费总不能也让我折合成钱吧,养我算是她们的义务,又不是我要她们养的。”

    杜毓喷出一口烟,吐了口唾沫,“还是我大姐仁义,把我给她的钱平均分给了她们,她们这才骂了我一顿,又对大姐说家里实在困难,这才都走了。”

    杜毓说完冷笑一下,笑里又透着苦涩,他接过老板递来的啤酒用牙咬开,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戴瑟摆了摆手表示不喝。

    杜毓一饮而尽,而后说道:“我知道你怎么想,按说我那些个姐姐一个个都挺困难,我该帮,尤其是我大姐,可我和她们完全不是一路人老瑟,我也帮不了她们。拿我大姐来说,她腿一直有毛病,我毕业时她都快不能走了,最后一检查必须要动手术,我请假硬逼着她做了手术,不然她能拖到双腿彻底废了。我从第一家工作的公司预支薪水,又跟女朋友借,给她交了五万块的手术费。好容易做完手术,我特地嘱咐她按医生说的休养,因为知道手术后要复查换药什么的,特意给她留了张三千块钱的卡,结果你猜怎么样?”

    杜毓咧了下嘴,“术后我给她打电话时她就说的含含糊糊,我偏又腾不出空回去,等我能回去时,她已经一瘸一拐了。她完全没按医生说的好好休养,术后没多久就立刻下了地,而且也不去复查和换药,觉得花钱,结果术后感染加上没好好休养,就那么瘸了,为了那总共几百块钱的换药费,手术也白做了。我把她弄到医院时医生说已经没用了,我从医生那儿回来,她还笑嘻嘻的,把那张三千块钱的卡给我,说她用不着,然后看着我等着我被感动。我也没有冲姐夫发火,因为知道他拦不住大姐,大姐会趁他们都没醒时就下地做事,哪怕根本用不着她做那点事,他们家也不至于穷成那样。可她就是这样,你关心她,永远都会心里发堵。有一次过年我回大姐家里,来串门的几个邻居跟我说,你可一定要对你大姐好,你看她为了你累的腿都瘸了。那一刻,我突然就理解了她为什么那样。”

    啤酒很快见底,杜毓招手又让送来一瓶,打开一边倒酒一遍说:“其实她愿意那样,她享受作为受害者的感觉。她跟我其他那些姐姐一样,没有得到过关爱和认同,就拼命的想从外人那里得到褒扬,为了那几句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话,我大姐那样的人,连命都可以不要。你跟她生活一段就知道,她几乎是作践自己一样的在生活。我们身边有多少人以别人的苦难为食,就像围着祥林嫂的那帮人,而有的人为了得到注意和同情,愿意用自己生产苦难。所以啊,你别看我这样,可我的那些个姐姐她们需要我的存在,她们从来不为我越来越好而高兴,总是咬牙切齿,可始终也不愿意跟我彻底断了关系,我越自私,她们虽然骂我,可是最后都会给我点儿。因为有我在,她们可以永远是受害者。而且因为自己是这样,所以也看不惯别人爱自己,在她们看来那都是自私的表现,所以我大姐很看不惯她现在的儿媳。”

    “当然,这不是她们的错,杜毓盯着晃动的酒水说,“要怪只能怪我父母,可唯独我不能恨老两口,毕竟他们起码教会了我爱自己,让我不至于也靠作践自己求认同。可话又说回来,我又好到哪儿去呢,光是长大成人就要欠着一堆人,注定只能做个自私又没良心的人。可那么一想,我爸妈也可怜,他们费劲巴哈生下我,最后连给自己看病的钱都凑不出,就那么去了。可我又不想要小孩,我这种人自私到只想自己活,也不想为了传宗接代随便找个女人祸害,我家到这里,还是要断根。”

    许是喝多了,杜毓今天的话特别多。

    戴瑟想起杜毓在寝室里和他认识的时候,当时他铺好床坐在上铺看书,杜毓一边抽烟一边盯着他看,见戴瑟望过来,杜毓笑道:“小天才,听说你是孤儿院长大的?”

    戴瑟点了点头。

    杜毓笑了,“酷啊。”

    当时杜毓的口气里,分明有几丝羡慕,可当时他没听出来,也完全没往那边去想。

    “家人,就那么沉重吗?”戴瑟喃喃自语。

    杜毓半趴在桌子上,“你呀……就偷着乐吧,我还巴不得……自己在孤儿院长大呢,起码,谁都不用欠。”

    戴瑟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摸出来看,是翁唐发来的信息。

    “翁蓉找过你了吧,我就知道,你见了她只会更快答应我。现在回来了吗?我过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