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37章37.可他从小就是个阴险狡诈的孩子
    温蕴紧张的双颊发燥,像个小学生般越背越大声,让对面戴瑟都努力憋着笑,心里像有只小猫打滚般痒痒。

    磕磕巴巴的终于背完了,温蕴睁开眼,“对么?老师你刚才没有睡着吧?”

    戴瑟眯起眼,这丫头,自己闭着眼倒怕他睡着,他怎么舍得。

    “嗯,有些不顺畅,不过倒是没背错,下次不用这么紧张。”戴瑟说。

    温蕴心想紧张还不都是你闹的。

    她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拿着手机跑去卧室,把床头柜上放的习题册拿起来翻给他看,“喏,布置的作业我也都做了,这两道题是不会的,昨晚想破头也没想出来,等老师你回来讲给我。”

    戴瑟很满意,“嗯,已经很不错了,回去给你小红花。”

    温蕴美滋滋收好本子,盘腿坐到床上问:“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本来打算今天就回去的,但飞机停飞了,”戴瑟说,“你在j市还好吗,听说那边正刮台风。”

    温蕴看了看卧室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还好,这个季节不是常这样嘛。”

    “你妈妈还没回来吗,家里还是你一个人?”戴瑟问。

    “没关系啦。”温蕴抱着膝说。

    爷爷说,直视恐惧,恐惧就会消失,她从小就是这样做的,打响雷刮台风之类,很小的时候她也害怕过,现在已经没感觉了。

    戴瑟顿了下,突然说:“明天我查查车票,尽量早回去,对了,我给你选了礼物作为奖励。”

    “是什么呀?”温蕴立刻问。

    戴瑟笑笑,“回去你就知道了。”

    见他故意卖关子,温蕴噘起嘴,“哼,我又不是小孩子,一个礼物有什么了不起……肯定就是文具之类的吧,一个本子什么的是不是?”

    见戴瑟笑而不语,温蕴掻搔鼻子,“那好,我等你回来。”

    戴瑟突然打了个哈欠,温蕴也向后躺下问:“老师你困了?”

    “有点,今天看一群小毛头,闹得很。”戴瑟说着翻身枕着自己的手臂,把手机又掰了掰,“你也要睡了?”

    温蕴突然有种他就在自己身边躺着的感觉,双颊绯红,也揪着被子说:“嗯……”

    “是不是害怕?”戴瑟问,“外面风声挺大的吧,你睡吧,睡着了我把视频关掉。”

    温蕴用被子挡住半张脸,掩饰住自己不太矜持的笑,“那老师你说点什么吧。”

    “说点什么——”戴瑟眼睛垂眼想了想。

    “要不就说你今天去的孤儿院,”温蕴说,“老师你以前在那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啊?”

    戴瑟沉思着,其实他不大愿意让温蕴知道自己的阴险,可他从小就是个阴险狡诈的孩子。

    看着屏幕上温蕴眨巴的眼睛,他还是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就像……嗯,就像一群孩子住在一个学校里,没有家可回,一切的生活都在那里。吃饭睡觉都是集体的,吃的饭荤腥少些,睡觉总有人哭。平常也经常有人打闹,几个阿姨管不了那么多孩子,她们要花费很大精力照顾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所以很多事情管不到。”

    戴瑟不由想起自己在孤儿院那几个死对头,当时他太过瘦小,被欺负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为此他就故作懂事的跟着阿姨们帮忙,在阿姨跟前做事虽然累些,但是好在不受欺负,而且这样阿姨们都会喜欢他,看见他被欺负就会站在他这边,他脸上一有伤,阿姨们也能尽快发现。

    戴瑟那几个死对头都因为他受过罚,戴瑟还很会挑拨离间,比如看似不惹事的他也会捉了青蛙放到一个对头被子里,反正被怀疑的肯定是另外几个张狂的对头,不是他。看着他们睡前在地上打成一片,戴瑟还能很乖地跑出宿舍去喊阿姨。

    戴瑟是一边回忆一边讲述,声音很轻,到最后都不知道温蕴还有没有在听,等他抬起眼看向屏幕时,才发现她正抱着被子吃吃地笑,但眼里已有了困意。

    戴瑟突然喉咙发干,咳了一声。

    “我差不多能想象到你那时的样子了。”温蕴说。

    有什么可想的,戴瑟心说,不过是一头乱发,脸色苍白的一个瘦小男孩罢了。

    “老师,”温蕴眼皮很重似的眨眨眼,“有句话我早就想问了,之前不敢问是怕你不高兴。”

    “什么事,你说。”

    温蕴揉揉眼,努力集中精神,“老师你是自小就在孤儿院的,不是说领养孩子的人都更喜欢小一点的孩子吗,以你的样貌和智商,怎么会一直没有被领养呢?”

    戴瑟笑笑,“就这个啊,原因其实也简单,小时候我身体很差,动不动就骨折,有时阿姨抱的猛了我都能胳膊脱臼,来领养的人见我带着伤,听说情况后大概觉得我是有什么骨病,或者先天不足,人家领养孩子,肯定想要个健康的,所以也不会选我。”

    “那到底是什么毛病呢?现在还那样吗?”温蕴忙问。

    “也不是什么毛病,后来我上的那个中学里,有个老师对我特别好,自己出钱给我订牛奶、买鸡蛋吃,自那之后就好了,个头也是那时开始长。”

    温蕴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还是努力地说:“没错,老师你应该……吃好点……要不,我帮你弄……”

    说完,她的呼吸声就拉长。

    戴瑟看着她睡着的样子,很努力才克制住想凑近一吻的冲动,生怕她下一秒就张开眼。

    轻声说了句“晚安”,戴瑟这才挂断视频。

    望着酒店的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然后又拿起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方很快就接听了,“喂?”

    “我考虑清楚了,”戴瑟说,眼睛仍直直望着天花板,“我同意第一份合同,我只要钱,今后也不想跟巨茗或翁家有任何关系。”

    那边顿了一下,随后回答,“好。”

    “合同我没带,等我回去后再签。”戴瑟又说。

    “好,那到时我去找你,具体事项我们见面再商量。”

    戴瑟挂了电话,紧紧闭上眼,本来,那个家就跟他没有关系。就像翁唐说的,现存的翁家人根本就不认识他,何谈感情,所以干脆,彻底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