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35章35.生意
    戴瑟话一出口,翁蓉便呆了一下,随后目光变得幽深。

    一旁的常宥可按捺不住了,更加轻蔑的哼了一声说:“果然是想要钱,妈,既然这样咱们也不用跟他绕圈子了,直接说了吧。”

    翁蓉想要阻止儿子,可是已经晚了,常宥傲慢地盯着戴瑟说:“我告诉你,我们费这么大功夫找到你就是为了拆穿翁唐,只要巨茗股东们知道他不是翁家的人,总裁的位置就不会再让他坐,等我哥坐上了总裁的位置,自然就会给你好处。”

    说完他咳了一声,伸出三个手指,“三百万,怎么样?”

    戴瑟在心里轻笑一声,嗯,是不算少,他自己一年的各种收入加上研究经费什么的,也能赚到这个数。

    不得不说,虽然翁唐也很不讨人喜欢,但随随便便在这个数字后面加个零,也不会向他露出这么可憎的嘴脸。相比之下,这个表弟实在是小家子气。

    见戴瑟还如此淡定,常宥又说:“你可想清楚了,要不是我们找到你,替你证明,就算你真是翁家的子孙又怎么样,谁会承认你?你也别妄想进入巨茗,你虽然是翁家的人,可是巨茗没有你的股份,你身后也没有势力,你只有依附我们才能得到好处。事成之后,你最好拿着钱滚得远远的,我最讨厌贪得无厌的人,到时候你要是纠缠个没完,我们有的是办法教训你,知道吗?”

    常宥根本就看不起戴瑟,觉得只要给他点钱,他就会忙不迭的跟他们合作。母亲本来计划是最后给戴瑟五百万打发他,他觉得五百万都多了,戴瑟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平凡人,三百万就足够了。

    翁蓉暗怪儿子沉不住气,可自己的耐心也快用完了,况且戴瑟刚才那么明确的问出那个问题,可见也不是个善茬。

    她咳了一声,故意瞪了儿子一眼才又对戴瑟说:“小瑟,你别跟你表弟计较,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你不会管理公司,也没有股份,姑姑就是想帮你也没办法啊,那些股东们可不是吃素的,直接给你钱,反倒是对你最好。”

    戴瑟始终淡笑着,只是眼底越发冰冷,“可是我听着怎么有点迷惑,你们想用我把翁唐赶下位,因为他不是翁家的人,可是这位表弟,难道他是翁家的人吗?再者,我听说翁唐不是个简单的人,他能坐上总裁的位置,手上就应该有不少巨茗的股份吧,就算他不是翁家的人,难道股份也可以不作数的吗?”

    “妈的,你屁话怎么那么多?”常宥听戴瑟说自己不是翁家人,直接就忍不了了,在他眼里,戴瑟连跟他平起平坐说话都不配。

    “你别以为你是翁家的人就怎样,没有我们你屁都不是!那个翁唐他又算什么东西,老子外公手里也有巨茗的股份。只要证明了翁唐不是翁家后人,必定有其他股东会抛售手上的巨茗股份,到时候我们再收购一批,自然就比翁唐手上的股份多了。”

    “阿宥!”

    翁蓉威严地叫了一声,常宥这才哼了一声别过脸,动作神情都表现得对戴瑟极为不屑。

    翁蓉又笑道:“小瑟,你想想看,翁唐他既然不是翁家的人,那他的继承权就也是有问题的,他手上有那么多股份,还不都是因为他姓瓮,那些股份根本就不是属于他的,虽然不能说不作数,但股东们自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会拥护他的。”

    戴瑟扬了扬眉,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把自己当成她儿子那种傻瓜了。

    “继承?可翁唐继承的,不是翁纯的产业吗?”戴瑟说,“巨茗集团的资料我在网上也看到过,那上面好像说,是翁纯一手创办了巨茗集团,翁唐是翁纯的亲生儿子,股东们都是当初跟着翁纯打天下的,为什么不认他?据说翁纯去世前,手上只有公司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后来翁唐接替他的位置后,手中的股份又增多,巨茗的股价也一直都在上涨,我要是股东,应该会很信任他。”

    看着翁蓉僵住的表情,戴瑟微微一笑,“翁女士,我虽然不是商人也不会管理公司,可有些问题也是能看明白的。”

    翁蓉抬起手,制止住常宥要骂出的话,然后冷冷说道:“五百万,不管事成与否,你都会得到五百万,其余的不需你操心。”

    戴瑟笑了,现在翁蓉的面孔看着终于舒服了,她的真面目就是这个样子吧。

    戴瑟垂下眼,“我考虑考虑。”

    “你别不识抬举!”常宥站起身似乎要揍戴瑟,却被戴瑟突然射来的眼神震慑在原地。

    戴瑟冷冷地看着他,一股凉意从常宥脚底一直蔓延到后背。

    “我说,我考虑考虑。”

    翁蓉站起身拉住儿子,笑道:“小瑟,你慢慢考虑,考虑清楚了随时打我的电话,嗯,那既然我们已经开始谈条件,那么我是不是有必要确定,你确实是我要找的人。”

    说着她笑起来,像一个很和善的长者靠近戴瑟,抬起手,“小瑟,姑姑其实,很开心能找到你——”

    “嘶……”

    戴瑟皱了下眉,翁蓉迅速的把捏着头发的手放进衣袋,眼神又带出些怜惜说:“今天看了你小时候住的地方,才知道你吃了那么多苦,那个院长对你应该不错吧,我要是你,肯定希望自己有能力帮帮她,改善一下孤儿院的环境。”

    戴瑟笑了笑,心想,真是老狐狸。

    是啊,就是自己不想要钱,他也确实想帮帮宋姨。

    看戴瑟松动的眼神,翁蓉笑开,带着常宥告辞离开了。

    戴瑟又回到了孤儿院,正好赶上吃饭,他端着孤儿院的搪瓷碗,挤在小饭堂和孩子们一起吃。他那张桌子挤得水泄不通,孩子们七嘴八舌地问他有没有给他们带礼物。

    戴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上次他离开时答应给他们带的东西,小孩子见他都记得,立刻高兴地跳起来。

    “吃完饭我去车里拿给你们,现在都好好的吃饭,谁不听话就不给了。”戴瑟说。

    一个阿姨走过来对戴瑟说,宋姨让他过去一趟。

    戴瑟加紧吃完最后两个饺子,把车钥匙给了阿姨,让她带孩子们去取礼物。

    阿姨笑道:“你呀,每次来都记着他们,现在这些小毛猴天天就盼着你来。”

    戴瑟打了个饱嗝,“有个盼头也是好的。”

    在这个地方,除了温饱外,最奢侈的东西就是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