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34章34.姑姑和猴子
    梦真孤儿院其实挺破旧的,总共也就是几排旧平房,铁门早已掉了漆,但是孤儿院门口和里面很干净,院长宋姨是最不喜欢不整洁的,因此几个院中的阿姨总是一大早就起来打扫。

    戴瑟走进院中,摸了摸在院里玩耍的几个孩子的头,顺口和认识的阿姨打了招呼,就直奔宋姨的办公室,打算给她个惊喜。

    “戴瑟?”宋姨看到戴瑟后果然很惊喜,可下一秒神情就有些古怪,“你来得……正好,有人找你。”

    宋姨说,今天早上刚有人来这里问过戴瑟的情况,只是宋姨不喜欢他们,随便说了些就让其他人接待他们了。

    “他们这会儿兴许还在院里,我打个电话问问。”宋姨说着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

    戴瑟默默地坐下了,不一会儿,宋姨就挂了电话说:“他们刚走,不过留了电话,我让小陈打电话叫他们了。”

    说着认真看了看戴瑟,“是一男一女,问的问题和上次那拨人来问的差不多。”

    戴瑟不置可否,表面仍淡淡地跟宋姨聊着天。还没谈十分钟,办公室的门就突然被打开,一个女人刮旋风似的先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孤儿院的阿姨。

    “你就是小瑟?”女人动情地说,过去一把抓住了戴瑟的手。

    戴瑟眉心跳了跳,眼前的女人皮肤保养得宜,长得也很漂亮,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可是目光太过老辣,那份城府至少是五、六十岁的人才会有。如今这张脸对着他做出一脸感动的样子,像是一只孔雀披着大花袄摇头晃脑表现亲和力,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她身后那个瘦巴巴的年轻男子说:“妈,难道他就是……”

    说着目光怪异地看着戴瑟一眼,女人立马说:“当然就是了!”

    说完回过头又问:“你是戴瑟,对吗?”

    宋姨挺看不惯似的咳了一声,“他是,27年前6月13号在门口捡到的,只他一个。”

    “那就是了,”女人低头拭了一下眼角,“小瑟,我们是你的亲人啊,终于找到你了——”

    戴瑟不着痕迹地抽回手,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你是谁,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刚才你说你是我的亲人,难不成你是我妈?”

    女人僵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小瑟,我是你姑姑,这是你的表弟……小瑟,不如我们出去找个咖啡厅好好聊聊。”

    戴瑟看看宋姨,宋姨咳了一声没说话。戴瑟笑笑,“好。”

    站起身后却没急着跟女人走,回头问宋姨,“宋姨,咱们中午吃什么?”

    宋姨一愣,随后笑道:“算你走运,中午包饺子,菠菜鸡蛋的。”

    “嗯,我喜欢。”戴瑟笑笑,然后转身对女人说,“走吧,尽量快说。”

    女人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些什么,但随即就笑开,领着戴瑟出去,顺便朝干瘦男子递了个眼色,戴瑟只当什么都看不见,慢悠悠朝前走,嘴角噙着抹微冷的笑。

    到了咖啡厅,女人又拿出手帕拭泪,哽咽道:“小瑟,这些年你受苦了,姑姑这次找你,就是要把你带回翁家,你是翁家的人!”

    女人说着递过来名片,戴瑟垂眼看了看,见那上面的名字是:翁蓉。

    接着翁蓉便介绍了翁家,拥有巨茗集团的翁家,还说了她是如何辛苦的一步步找到他。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翁家的私生子?”戴瑟仍旧平静地问。

    不等翁蓉说话,她身后的干瘦男子就说:“什么私生子,你其实是真的瓮翡的孙子,巨茗集团的那个翁唐的身份其实是你的,他是假的,你懂不懂?”

    戴瑟用关爱智障的微笑对着眼前两眼空空的蠢货,点点头,“哦——巨茗集团总裁的身份是我的,那么你们打算让我做总裁?”

    干瘦男子立刻道:“你是什么东西,还想做总裁?”

    “阿宥!”翁蓉回过头瞪了干瘦男子一眼,男子立刻舔了舔嘴唇看向别处,但眼尾扫向戴瑟时,还带着浓浓的不屑。

    戴瑟依旧微笑着,抿了口面前的咖啡,原来这蠢货就是常宥,跟翁唐比起来确实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小瑟,”翁蓉笑笑,“阿宥年纪小不会说话,不过他有句话却是真的,翁唐并不是翁家的人,你才是,是他的祖父顶替了你的祖父。”

    然后翁蓉就讲起多年前瓮翡失踪那件事,只是她讲得很简略,而且部分说辞挺有煽动仇恨的性质。她说翁唐拿走了戴瑟的一切,如果不是翁唐的祖父冒名顶替,翁唐的一切都本该是戴瑟的。

    “所以姑姑你是想帮我夺回这一切咯?”戴瑟托着腮说,目露困顿。

    翁蓉垂下眼,“如果要那样,眼下,得先戳破翁唐的身份。”

    “翁唐是现在巨茗的总裁,怎么戳啊,而且你说的都是真的么,连我都不信,别人怎么会信。”戴瑟说。

    翁蓉心里已经有些烦躁了,这跟她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她以为,搬出翁家来就足以让这个小子晕头转向,她再略用言语煽动,就能控制住眼前这人,可眼下事实却是,戴瑟始终那么平静,而且有种看戏的意味,反倒让她觉得很不自在,而且有些羞怒。

    “这个,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对了,现在还要先证明你的身份。”

    翁蓉说着把手伸过来,似乎是想拍戴瑟的胳膊,戴瑟却突然整个身子向后移,躲开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戴瑟问。

    “哦没什么,既然找回来你了,自然要先做个亲子鉴定。”翁蓉扯出抹笑说。

    戴瑟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之所以和翁蓉拉开距离,就是因为他刚才觉得对方想要拔他的头发。

    “我为什么要做那个?”戴瑟说。

    “当然是为了证明你是翁家的人啊,”翁蓉干笑,“这样你就有了身份。”

    “我先在也挺有身份的,”戴瑟淡淡一笑,随后目光转凉,“我就明说了吧,这位姑姑,如果证明我是翁家的人,对我能有什么好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