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23章23.这家伙,是知道自己眼睛太过勾人吗?
    温蕴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又抬起头,“但是,有问题不问老师,让我不太高兴。”

    温蕴:……

    表达完了自己的小情绪,戴瑟才开始讲今天的课程。

    时间一点点流逝,窗外响起闷闷的雷声,不一会儿便听到雨点落下的声音。戴瑟回头看了看,让温蕴先做他布置的随堂作业,自己起身去把阳台的窗户关上。

    抬起头看,阴沉沉的天空不时裂出道闪电,其余的时候都黑乎乎一片。

    戴瑟走进来说:“今晚你没事的话就晚点走,把迟到的时间补回来,然后我开车送你回去,不用让你家司机来了。”

    温蕴想了想,“唔,好。”

    “不用给妈妈打电话?”戴瑟问。

    温蕴摇摇头,“她在医院,最近我都一个人住。”

    戴瑟眨了眨眼,随后也没说什么。看了看认真做题的温蕴,又看看外面黑沉沉的夜色,心里窜起的不安渐渐蔓延。

    温蕴把作业递过来,戴瑟拿过来检查,一边看一边说了句,“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顿了一下,又说:“不是学习上的事也可以打,毕竟你一个人住,遇到什么问题,别自己逞强。”

    “嗯。”温蕴低声应道。

    戴瑟改完了作业,“不错,你学得很快。”

    外面的雨声哗哗作响,已经越下越大,温蕴专注起来也就不管那些了,戴瑟也没主动说要她走。

    一直到戴瑟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八点了,才站起身问:“喝热牛奶吗?”

    温蕴注意力全在书上,随口“嗯”了一声,戴瑟便起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儿端出一杯热牛奶,给她时又加了一盒黑巧克力,温蕴拿起吃了一块,扬了扬眉,她记得第一次他拿给自己的是白巧克力,这次换了,是因为上次记下她不爱吃甜吗?

    不管是不是吧,反正温蕴心里一阵欢快。

    喝完了整杯牛奶,温蕴站起身小声说要去卫生间。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后,这才掏出手机,还好,另一部手机没接到公司的电话,倒是有方颖发来的微信消息:

    “在干什么呢?有空出来吗?”

    温蕴坐在马桶上回:“你前两天才烂醉一场,不是又想出去买醉吧?”

    方颖很快回过来:

    “什么呀,姐姐我才不是为情所困那一款,就是写状子写得头晕,想出去喝一杯放松下。”

    温蕴扬眉:

    “哦豁,不好意思,我还在上课。”

    方颖:

    “姐妹好情趣,等等,这都几点了还上课,快学到生理卫生了吧,你小心时间越晚越把持不住。”

    温蕴:

    “他不会的,再说他那小身板也不是我对手,我这不正想办法给他补呢。”

    方颖:

    “……我的意思,就是怕你把持不住。对了你有照片吗?我瞧瞧是什么样的人把你迷成这样,我这人看人一个准,给你分析分析性格,说不定能给你出主意看怎么把人拿下。”

    温蕴心想你都见过,不过想起方颖当时醉的不成样子,第二天醒来后连自己怎么回去的都忘了,就回复:

    “没有,他朋友圈也没有自拍照,都是工作上的事儿。”

    方颖:

    “那你搞一张嘛,多大的事!”

    温蕴:

    “我总不能偷拍吧,跟个变态似的。”

    方颖:

    “……不是姐姐,你以为你现在多正常?”

    温蕴把手机扣在一边,起身冲了水。

    洗完了手,她突然轻手蹑脚的四处看,对一个单身男人来说,卫生间算是很整洁了。又瞄了眼里面的浴室,浴缸边只放了一块罩着的淡绿色香皂,温蕴一边不断默念着自己不是变态,一边走进去拿起香皂打开,只有一股很淡的橄榄香,她看了看盒子底部香皂的牌子,嗯,和他洗手台上那个洗脸皂牌子是一样的。看来他很喜欢这个牌子……回头她也来一块试试。

    等温蕴一脸无害出去的时候,见戴瑟正揉着自己的鼻梁,她瞄了眼他放在桌子上的眼镜,果然跟她想的一样,是个平光镜。

    这家伙,是知道自己眼睛太过勾人吗?

    “老师,我刚跟我妈说我在这里补课,您可不可以和我合张影让我发给我妈啊?”温蕴问。

    “哦,可以。”戴瑟又拿起眼镜戴上。

    温蕴调出相机,靠近戴瑟把两人一起框进镜头。

    “要不要我拿着。”戴瑟说着接过了手机,拿的更远了一些,两人一起在镜头里顿时宽敞了一些。

    温蕴突然害起羞来,都不敢看他,抿着唇冲镜头笑,总感觉自己这样有些傻。

    戴瑟只感觉心神一晃,手便按下按键。

    “好了。”温蕴拿过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发给方颖,而后立刻收起手机专心上课。

    结果刚发过去几秒,手机就在桌子上一个劲儿的震动,温蕴本来不想管,戴瑟瞄了一眼说:“是不是妈妈回过来了,看吧,没关系。”

    温蕴尴尬地拿起手机,不是方颖那厮又是谁?

    “啊啊啊老天你遇到是千年狐狸精吧,这男人眼睛简直没治了!”

    “姐妹好定力,换我早就跟他摊牌了,你自求多福吧,我没办法。”

    “话说你们俩还挺配啊这么看,你就像个撅撅着短尾巴的小白兔,他要真是只吃肉的狐狸,可能也忍不住想吃了你吧。”

    “嘿嘿,我等你们后续,磕了磕了~”

    看温蕴面红耳赤,戴瑟问:“怎么了。”

    温蕴忙把手机装进口袋,“没事,我妈说你好年轻,长得很帅。”

    戴瑟笑笑,“令堂不是不放心我了吧?”

    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感觉,“放心,我是有师德的。”

    温蕴没说话,假装也没深思他这句话,把目光又黏到书本上。

    戴瑟一口气喝下杯中的冰水,又开始讲课,温蕴已经有些走神,总好像闻见了他身上的橄榄香,还有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戴瑟讲了一会儿,以为温蕴困了,收起了书,“今天就到这里吧,别太晚了。”

    “哦。”温蕴说不清心里那黏糊糊的感觉是不是不舍。

    她拿出卡片,有点担心戴瑟会因为迟到再不给他小红花。

    戴瑟在今天那栏写上“完成”,又布置好明天的作业后看了她一眼,见温蕴小心翼翼盯着自己,从口袋里拿出印章,“下次一定要记得,有事要事先打电话。”

    说完印了上去,温蕴立刻笑开,像得了个大胡萝卜的兔子,把卡片抱在怀里猛点头,然后小心翼翼收进书包。

    “走吧,我送你回去。”戴瑟起身,脸朝着一边深呼吸着凉凉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