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18章18.你得给我小红花,不然我不走!
    帮杜毓搬过家后,戴瑟就去了学校,四点前他就上完了今天的课,昨天他已和温蕴约好,以后没什么事的话补课就固定五点开始,若有其他事再另约。

    温蕴今天也早早处理完手头的事,提上一大堆营养品搭车准时到了戴瑟家。

    “老师,这是我妈让我给你的。”温蕴人畜无害地眨着眼,把东西递过去,“我妈说难得遇到能教我的老师,特别感谢你。”

    戴瑟却眉头一敛,“这些我不能收,你跟你妈妈说,下次不要这样了。”

    温蕴一愣,随后垂下头小声说:“老师,你就收下吧,不然我妈一定会觉得我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戴瑟叹口气,“这不关你的事,是老师的原则问题,这样,你把你妈妈的电话告诉我,我跟她说。”

    温蕴看看他,双眼立刻水汪汪,“老师,我回去跟我妈说让她今后别这样了,这次你就收下吧,我妈的病还没好,我不想她再为我担心,你收了东西,她才能放心些。”

    戴瑟也有些为难,“那你爸呢?”

    温蕴垂下眼,“我出生后不久他就走了。”

    戴瑟抿上唇,半天才叹了口气,“那好吧,这些就算是额外的补课费,相应的我也会多加课时给你。”

    温蕴破涕为笑,“谢谢老师。”

    戴瑟摸了摸她的头,拉开椅子让她坐下,又问:“吃饭没有?”

    “提早吃过了。”温蕴说。

    戴瑟笑开,“那介不介意再吃点甜点,冰箱里有水果蛋糕。”

    温蕴眨眨眼,她不爱吃甜食,但戴瑟准备的嘛……

    “吃!”

    戴瑟笑着去给她拿了一块,上面满满的水果点缀,顺手又倒了杯橙汁过来。他觉得温蕴的学习能力是很不错的,最大的阻碍是容易紧张,所以上课前想让她好好放松一下。

    “吃吧,我看看你的作业。”

    温蕴乖乖把作业交上去,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偷望他。戴瑟手里的笔在指间转动,偶尔在纸上“嗒嗒”的点几下,眼神深思。

    温蕴简直食不知味,心跟着他的笔尖一上一下的,直到戴瑟抬起头冲她一笑,“嗯,不错,考试的时候也这样就好了。”

    温蕴的心终于放下,吃了一大口蛋糕……额,太甜了。

    戴瑟很快批改好,又说:“你的数学不错,可见你脑子不笨。”

    说完他把本子放到一边,温蕴也刚好吃完,忙把盘子推开坐直,等着被检查背诵任务。

    昨天晚上她根本没来得及背,今天白天在办公室临时抱了佛脚,英语单词还好,她常用所以都记得,可那些课文都多少年没接触了,一篇《蜀道难》虽然都背下来了,但有些磕磕巴巴。

    戴瑟眯了眯眼,听出她记得不熟。现场挑了一句让她接下句,温蕴迟疑了半天才想起来,戴瑟又随机抽了一句,这次温蕴口气就变得很不确定,到抽到第三句时,温蕴瞪了半天眼睛也没想起来,赶紧从头开始背,可是到了那一句还是卡住了,越想越想不起来。

    她可怜巴巴地望着戴瑟,戴瑟合上书,“回去重背,明天我还要检查。今天还有背诵任务,总是背不会,会越积越多的。”

    “哦……”

    戴瑟又拿出份卷子,“这个是我给你出的题,你今天拿回去做,明天交上来。”

    随后才开始讲今天的内容,温蕴学的越发得心应手了,为了弥补没完成背诵任务,今天也格外卖力,互动时也表现的很好,随堂作业也做对了,中间休息时戴瑟还夸她有灵性。

    看了看时间都七点半了,戴瑟怕贪多嚼不烂,就先告一段落,让她明天如果想多学点就早些来,他下午没课。

    温蕴赶紧拿出卡片递过去,戴瑟在今天这栏写下“完成”,又布置了作业,然后把卡片递回去。

    温蕴见他没拿印章,拿过来一看确实没有小红花,刚才毕恭毕敬的笑顿时有些绷不住了。

    “为什么没有小红花?”温蕴嘟囔。

    “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戴瑟喝了口咖啡,“但昨天的背诵任务没完成,就先不奖励了。”

    温蕴嘟起嘴,自己今天这么用力表现都不行吗?

    “那我现在就背,背完你再抽查。”温蕴说,“要是再抽查没错,就给我小红花。”

    笑话,她一个刚做完阑尾炎手术就去高考,发挥失常都只比理科状元差一分的人,竟然还得不到个小红花吗?

    戴瑟挑眉,“原来你好胜心这么重啊,那只是个小奖励而已,先回去吧,今天你也累了。”

    “不行,我背会了再走。”温蕴说完就又拿出语文书开始背。

    戴瑟却站起身,“可我下班了哦。”

    “你做你的事,我背我的,”温蕴说,“背不会我不走。”

    戴瑟摇摇头,噙着抹笑去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端着盘三明治靠在门框上吃,顺便问:“饿吗?”

    “不饿!”

    温蕴说完就继续背。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啊啊啊通人烟啊!

    气死了,温蕴越背越咬牙切齿。

    戴瑟走过来,“不必这样,你背完了我也不检查,说了是明天来检查的。”

    温蕴气鼓鼓瞪他一眼,然后继续背。戴瑟叹口气走开,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等他吃完一个三明治,温蕴站起身过去说:“我背会了,我现在就背给你听。”

    戴瑟没理她,转身走向厨房,温蕴就跟在他身后背:“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

    戴瑟把盘子和咖啡杯放进水槽,转身走出去,温蕴也跟出去,一边还背诵着。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戴瑟打开自己的卧室门,温蕴也跟进去继续背。戴瑟打开衣柜,拿出一件衣服,有意无意地看了眼温蕴。

    温蕴面色一红,背过身去,可继续背,“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尚不得过……”

    该死,她好像听见了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低下头一眼,戴瑟斜斜的影子正映在地上,他已经把上衣脱了……

    温蕴闭上眼,忍着脸上的燥热道:“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青泥何盘盘……”

    戴瑟一边看着温蕴的背影,一边系着衣扣,她的情绪他从背书的声音就能感受到,真是不会隐藏自己,呵……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温蕴大呼了口气,她终于背完了!

    回头看戴瑟,他换上了件宽大的灰色衬衫,棉麻质地的,领口软踏踏搭在锁骨上。

    “我背会了,你随便抽查。”温蕴说。

    戴瑟却摇摇头,“记忆是有弹性的,你现在背会了也要明天再检查过才算过关。”

    “那明天检查过就给我小红花吗?”温蕴问。

    “明天就是明天的事了,当然不会给今天的。”戴瑟说。

    温蕴一口气卡在胸口,脑子嗡嗡的,一转身坐在他床上,“我今天明明背会了,你得给我小红花,不然我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