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14章14.心想莫不是戴瑟认出了自己
    戴瑟兴味索然地喝着酒,旁边杜毓还在说着自己得尽快搬家的事,因为那个校长的女儿很有恒心,已经又找来了。杜毓只能搬家,反正这边租约也快到期了,问题是现在收了好多学生在家里上课,不能搬的太远,不过搬家后他会和校长女儿说自己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免得再被找。

    “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她非得找你。”旁边的酒吧经理陈瑶问了一句。

    戴瑟瞄过来一眼,“他肯定该做的都做了,没他不好意思的事。”

    杜毓幽幽望过来,“我承认我不要脸,可这次我真的没做什么,钱我也没花过她的!”

    戴瑟扬眉,没花过女朋友的钱,这对杜毓来说就够稀奇的了,要知道,这家伙的每一场恋爱都搞得像吃软饭一样,而且,从来没有人像他吃的那么自然,那么毫不羞臊,连戴瑟都做不到他那么不要脸。

    当然杜毓这种奇葩,也有他的成因。

    遥想当年,杜毓的父亲有份不错的工作,一开始家境还算殷实,可他对生儿子有着很强的执念,杜毓母亲在一口气生了七个女儿后,才在五十岁那年迎来了杜毓这个小儿子。杜毓和自己的大姐,足足差了有二十五岁。

    虽然不断生孩子让家里日渐窘迫,可儿子好容易来了,自然是要宠上天的,老两口对杜毓宠爱到极致,什么都要给他最好的。其余的七个女儿虽然之前不受重视,可是没有对比也就不至于太伤人,有了弟弟的对比,才惊觉父母如此偏心,连带着讨厌起这个弟弟。

    这还不够,老两口不但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花在杜毓身上,还让已经自立的几个姐姐也担起这份职责,杜毓从小就养成了一切都要最好的习惯,对姐姐们的剥削也当是理所当然。老两口在给杜毓拉满了仇恨后,在杜毓十岁那年双双得急症去世,把杜毓留给了那七个对他又恨又怜的姐姐。

    杜毓最小的姐姐在父母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非揍杜毓一顿不可,可见平常被压迫成了什么样子,但其他年长的姐姐们到底还是心地仁厚,没让为难这个弟弟。大家最后决定,由当时已经成家的五个姐姐轮流抚养杜毓。

    大姐先把杜毓接到了自己家,大姐家的孩子并不把杜毓当成小皇帝看,大姐虽然疼杜毓,也不会把他放在自己的孩子之上,杜毓也意识到这一点,时不时被姐姐的孩子们冷嘲热讽,暗地里欺负,可他还是带着前十年被养成的习性,一边自傲着,一边又小心翼翼在几个姐姐家轮流生活。

    这些年他的学费,生活费,都是由几个姐姐出,除了大姐,杜毓和其他几个姐姐一直不算亲,他不会去特意讨好从小就地位比自己低的姐姐,但是又不得不仰仗她们。这种畸形的关系一直伴随他成长。他很理所当然又略带心虚地花着她们的钱,但是她们不给他花时,他会生气。因为他出生第一次接受的教育,就是他理应花她们的。

    几个姐姐都不甚富裕,到了大学杜毓的生活很拮据,他就到处蹭饭,反正从小大到大都这样,靠女朋友养或别人的女朋友养,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烂的明明白白。

    大三那年睡了别人的女朋友,被人追着打到宿舍,宿舍的其他人都冷眼旁观,戴瑟从图书馆回来时那些人已打到尾声,听戴瑟说要告诉导员,那些人才走了。杜毓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女生哭着跑进来,杜毓看见她的第一句话是:借我点儿钱,我得搬出去住。

    杜毓用手肘戳了下戴瑟,戴瑟往旁边挪挪,“别打我家的主意,我有学生在家。”

    “可现在我上哪儿找个合适的地方啊?”杜毓说。

    戴瑟拿出手机翻翻,“我以前租的那个房子还不错,我还有房东的联系方式。”

    戴瑟在没买房子前一直是租房子,和一个二房东合租了两年,那里的房子不错,而且二房东人很好,给了他不少生活上的帮助。

    杜毓存了号码,又说:“我记得你以前是合租啊。”

    “是合租,但是房间很大,客厅你也可以用,而且不要押金,位置也合适。”

    戴瑟说话的功夫,已经在微信上联系了那个二房东,对方回话过来,说原来戴瑟住的房间没租出去,一直用来放她的东西,但如果是戴瑟介绍来的朋友,可以租给他,还按戴瑟当时的条件就行,不用押金。

    戴瑟抬起头说:“可以了,但我警告你,不许欺负人家。”

    “我住着人家的房子欺负人家干吗。”杜毓赶紧发过去条短信敲定明天看房的事,之后大松了口气。

    几个熟面孔过来邀戴瑟和杜毓他们一起到卡座玩,两人便去了,正好从温蕴她们身后走过,温蕴只觉背后一紧忙低下头去。杜毓喜欢性感御姐,目光在她们背后绕来绕去,最后才依依不舍地走向卡座。

    都是年轻人,玩嗨了后大家提议做游戏,输了的人接受惩罚。杜毓第一轮就输了,大家起哄叫他去找个异性要电话号码。杜毓还算镇定,起身撂了句狠话就开始物色目标,他不自觉的就往温蕴和方颖那边看,可是这样的目标攻克起来难度也大。正犹豫着,大家却已经看出他在看哪里,纷纷笑他是不是没胆子了,杜毓一咬牙,便走了过去。

    温蕴正低声跟方颖说想离开,可方颖今天话特别多,说起来没个完,也不想站起来,她喝成这样,温蕴也不能丢下她走。

    温蕴不时偷瞄戴瑟那边,忽然见戴瑟那个朋友朝自己这边走来了,心里一惊,心想莫不是戴瑟认出了自己,派人来探一探。

    正想着,杜毓果然停在了她们桌子旁。

    这个角落光线昏暗,只能看清一点轮廓,可杜毓凭着经验断定,这两位绝对是尤物级别的。

    他目光一扫,左边的一副小野豹模样,动作嗓门都很张扬,右边的直发美女一身低调的黑裙,看不清长相,可刚才路过时从背后就能看出身材极为曼妙,应该是冷艳型的。

    他还没选好搭讪哪个,方颖已经注意到了他,下巴一扬道:“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