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 第3章03.身居高位
    晚上六点,温蕴终于赶回了家,一进门她就立刻打开空调,然后冲向浴室。

    都怪方颖重色轻友,带着漫展上认识的一个帅哥走了,害她得坐公车回去,挤了一身的汗。

    路过穿衣镜时温蕴忍不住顿足看了看现在的自己,红晕再度爬上脸。啊啊太羞耻了,她竟然着了方颖的道,穿上这样的衣服跟她跑到漫展去。这要是让她公司的员工看见,她就直接原地社会性死亡了。

    等裹着浴袍出来,温蕴拿起扔在沙发上的手机,方颖已经把她拍的那些照片都发过来了,大部分都是方颖穿着cosplay服装的单人照或和其他coser的合影,最后一张是她们俩的合照,方颖嘟着嘴装无辜,她则笑得有些不自然。

    方颖在下面发了消息过来:“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尤其最后一张,好多coser都问我你是哪个学校的,他们真以为你是高中生呢,哈哈哈哈……”

    温蕴闭了闭眼。

    她和方颖都是大学时摄影部的,除了摄影,方颖还喜欢玩cosplay,这次她特地拉上温蕴跟她去漫展帮她拍照,还要温蕴也打扮一下,说不打扮在漫展上更显眼。当时温蕴脑仁儿直跳的看着方颖的衣柜,最后挑了一套最简单的校服,方颖说那是她收藏的一套jk制服。温蕴比方颖要高一些,因此裙子和上衣都有些短,去的时候坐方颖的跑车还好些,回来的时候却是自己坐公交车回来的,因为人太多出租车都打不到,一路上温蕴都没有安全感,她真的好多年都不曾这样无措过了。

    还不等温蕴吐槽,方颖又发来消息:“我也觉得你穿这个好看哎,要不我把我那些jk制服都给你算了,反正我腿太胖了穿着不好看。”

    温蕴立刻回复:“算了吧,回头我干洗过拿给你,我可穿不惯这样的衣服,今天不自在了一整天。”

    方颖:“你呀,每天穿着那些老气的套装扮铁面女boss,别人看了都压力大。今天见你穿上制服手足无措的样子,倒还蛮可爱的。哎你有没有发现,你一换上这套衣服,整个气场都变了。楚楚可怜,嫩的一掐就出水儿。”

    温蕴暗自咬牙,没错,今天之前,她温蕴何曾那么丢脸过?

    “不好意思,我挺满意自己原本的样子,”温蕴回复,“不需要扮娇弱装嫩。”

    方颖很快发过来:“这叫换一个视角看世界好不好,自己不同了,世界对你的态度也会不同。你平常像个无敌铁金刚一样,换来的还不是别人对你也硬邦邦,偶尔扮一下娇弱,反倒周围的人全让着你了。所以啊,有时候学着当个弱者也不错啊。”

    温蕴想反驳,却突然想起今天在公车上遇见的那个人。换做平常,根本不敢有男人那样看她,她本来想瞪回去的,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今天这身衣服让她露怯,还是男人长得太帅让她晃了一下神,竟然就溃败了,只能像个小姑娘似的红着脸,还要接着受他那种热辣辣的目光。

    当时她想着这人真坏,心里却又升起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这就是被男人大胆欣赏的感觉吗?

    方颖又发来消息,“哎呀,今天认识的那个小奶狗发来消息了,我想想怎么回他。”

    温蕴一愣,“你们没在一起啊?”

    “什么呀,他才上大二呢,我可不想吓着他,把他送回学校就走了,连车都说是我姐的,不想让他有太大压力。”方颖回复说。

    温蕴摇摇头,输入:“你还真是处处示弱。”

    方颖发来一个沮丧小狗的表情包:“是啊,想想也挺卑微,可谁让我就是……太馋他了呢。”

    温蕴已经满脑袋黑线,抛了个“滚吧”的表情包就退出了聊天。

    打电话叫助理送来明天签约要用的合同,温蕴就丢下电话去换衣服,今天晚上九点她还有场视频会议要开。

    换上套黑色职业套装,把头发挽起又化上以往的妆容,温蕴这才找回自己的状态。26岁就坐上温俞集团总裁的位置,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为了压服手下众人,她必须时刻保持严谨庄重的状态,一丝都不能放松。

    温蕴的爷爷温继庭有两个儿子,长子温伯融和次子温庆仁。

    次子温庆仁年轻时就抛下发妻女儿,和青梅竹马的情人私奔到国外,并且扬言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温家,也不会接受任何温家的财产。温蕴就是温庆仁的女儿。

    一直到老爷子临死前,温庆仁都没回来服软,脾气硬的老爷子,自然也不会主动把次子的名字添到遗产继承人名单里。

    于是,老爷子就打算把家族中的企业都分给长子温伯融和长孙温启林继承,至于最疼爱的孙女温蕴,虽然很有才干,但他还是打算只给她留下丰厚的嫁妆,让她逍遥过一世。结果天有不测风云,遗嘱才刚立好,温伯融就因为心脏病发死在了情妇的床上,这边温蕴的未婚夫吕明杰又被拍到与外围女私会。

    温蕴倒没什么,她本来也不喜欢吕明杰,婚事取消了就取消了,可这两件事当时却差点把老爷子气过去。

    最后温老爷子挣扎着又改遗嘱,把温氏下面的企业一分为二,由温启林和温蕴分别继承,其他的财产也几乎是一劈为二这么分。

    温蕴理解老人的苦心,知道爷爷是怕堂哥随了大伯的性子,把整个温氏的企业全部败光,所以自己一直尽心维护着她这边的温俞集团。而堂哥还是有能力的,野心也比较大,这些年他手下的温霆集团市价据说已经是温俞的好几倍,他也常常过来游说温蕴想一起合作。可温蕴还是喜欢稳扎稳打,两人路子不同,终归也没走到一块儿去。

    助理送来了明天要签的合同,温蕴顺便让她把那套制服拿去干洗,助理拿走的时候有些惊讶,温蕴随口就说:“素素留在这里的。”

    温素素是温启林的女儿,今年十五岁了,温蕴和堂哥虽然观念多有不同,但和侄女却很亲近,温素素假期有时还会来她这里住。

    助理这才干笑了一下,提着袋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