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他时知相遇 > 第四十一章 梦境.3
    易若雪在四周寻找着,果不其然,她看到远处艰难地走过来了一个人,他拖着虚弱的步子,披着雪白的头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易若雪看到远处踉踉跄跄的走来的暮朝青,心里一阵难过,他现在十分的憔悴,“你还要做什么呢?”易若雪想劝劝他,只听到他说:“请让我进去吧,只要我能见到她,再一次见到小雪,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了,暮朝青是为了找我,易若雪想,可是我就在你的面前呀,不,现在的我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丝幽魂。

    “是吗?”一个清丽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易若雪看到的,是一个穿着艳丽衣服的少女,她把玩着手中的巨大珍珠。

    “是的,只要你能放我过去。”

    “如果我说,我可以放你过去,不过你可能也见不到你想见的人了,你愿意吗?”少女顽皮,笑容天真无邪。

    “……”暮朝青沉默了一会。

    “哈哈,原来你也不是非她不可嘛。”少女笑嘻嘻的,将珠子放进了一个小小的木匣里。

    “不,我是说,即使看不见她我也愿意,呆在她的身变也可以。”暮朝青说。

    “非常棒,我刚擦就看到了,我看到你的眼睛非常的好看,我喜欢,如果你愿意给我,我就让你进去。“少女天真无邪,但是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好,一言为定。”暮朝青说着,伸出手准备扣自己的眼珠。

    “不,不用这样,我不喜欢血,你先让我避一避。”少女拿出一个银子做匣子,说“你就把那两个亮闪闪的珠子放在这盒子里就行了,一会我来拿。”

    易若雪看到这一幕,气血上涌。

    “不要,这样做。”易若雪觉得,自己不值得让任何人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

    易若雪嘶喊着,眼睁睁地,看着暮朝青将光彩夺目的眼睛,放进了银匣子里。他用发带系在了自己的脸上,现在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苍白的手,雪白的头发,还有空气中的腥气,让易若雪几近昏厥。

    “好了,仙子,你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吗?”暮朝青虚弱地说。

    少女奔奔跳跳地地回来了,她拿着盒子,看了看,说,确实,你的眼睛是我看过的最漂亮的珠子,比珍珠还要清亮,比夜明珠还要闪亮。

    暮朝青沉默不语。

    好吧,我让你进去吧,只是,冥王现在还没有回来,你可能要等他一会。

    暮朝青点了点头,谢过仙子。

    仙子带着暮朝青来到一个石门前,说道:“从这里下去,一直不停的走,会有一条渡船,你坐上渡船就能到达冥王的宫殿了。”

    暮朝青摸着石洞一步一步地走着,易若雪流着泪,也一步一步地跟在后面,她看到失去了头发,失去了眼睛的暮朝青,那样的无助和弱小,是为了见到自己一面,愧疚,内疚。

    不值得,不值得。

    “值得的,一切都值得。”暮朝青说着。易若雪觉得似乎是自己的心声被暮朝青听到了,她连忙说:“小青,你听到我说话了?”

    暮朝青没有回应,易若雪才发现,原来暮朝青在自言自语。

    “小雪,如果你看到了我变成了这样,一定不要难过,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只想再见你一面。”暮朝青自言自语地说着,似乎是为了给自己打气。

    “小雪,是我没有看清柳青的面目,让她得到了伤害你的机会,也是因为我,让你触犯了天规。”暮朝青说“所以这一切,是我罪有应得。”

    易若雪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她空白的记忆碎片被一点一点点亮。她回忆起来了,自己被业火焚烧致死的痛苦。

    流星私自坠落,人间生灵涂炭。

    这一切,皆是因为她,她错误的制造了一场流星雨。

    易若雪痛苦地抱着脑袋,被烈焰焚烧的痛苦,重新折磨着她的身体,她的精神。易若雪痛苦地缩成了一团。

    看着暮朝青远去的背影。

    “原来你在这里呀。”少年顽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来。

    易若雪只觉得自己的身躯越来越小,然后躺在了一朵柔软的花蕊里。

    不一会儿,易若雪只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温暖柔和的地方,少年用手,把易若雪在的那朵花种在了温室的一个角落里。

    这里是哪里?是地府吗?为何这么温暖。

    “你终于来了,你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少年苍蓝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银色的盒子,正是放了暮朝青眼睛的那个盒子。

    “她在哪里?”暮朝青的声音十分的沙哑。

    “你的声音怎么了?”苍蓝惊讶极了,他在泉水仙子那里拿到了暮朝青的眼睛,在通道里看到了散落的魂魄,就赶紧传送了回来,刚种下这株芍药,他就到了。

    暮朝青只需要乘过渡船就能到达这里,怎么声音都沙哑了。

    “那渡船老头是不是问你要了什么东西?”苍蓝生气极了。

    “只不过是我的声音罢了。与他交换,就能顺利来到这里,值得。”暮朝青顿了顿说“小雪,现在在哪里?”

    “哦,她受业火焚烧,零散的魂魄化作植株来到我冥界,就要受六道轮回的安排,所以现在她就身处在这片繁茂的花园里。”苍蓝睁开双手,挥了挥手说“你自己找吧。”

    银盒子里的眼睛回到了暮朝青的眼眶,他又能看到了。

    眼前是一座鲜花的山谷漫山遍野的鲜花,犹如漫天繁星,而易若雪的那株鲜花,就是这漫天繁星的一朵。

    暮朝青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小雪的心跳,小雪的气味。

    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两人都是孤儿,一起在街上和小乞丐们抢实物,一起在桥洞底下点火取暖。一起去蜀都学艺,一起学成升仙……

    他们是家人,是伙伴,也是爱人。

    然而造化弄人,现在两人天地永隔了。

    苍蓝知道,这偌大的花园里,要找到一株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里的每一株花,都是一个逝去的生命,由于前几天的星辰异变,造成了人间涂炭,这里的花比平时多了很多很多了。

    暮朝青径直地走到了刚才苍蓝种下那株芍药的地方。

    “咦,你怎么找到的?”

    “我找到她了。”暮朝青看着一朵小小的芍药,她就是易若雪。

    “我可以带她走吗?”

    “不行,不行,天命难违。”苍蓝摆摆手说道:“你知道的,她就是因为违背了天道,才从仙人遭受业火,变为凡人,再受轮回之苦的。”

    “那,我可以等她吗?”

    “我看这芍药,气息微弱,魂魄尽散,也许撑不到轮回,就会会费湮灭了。”苍蓝摇摇头。

    “让我带她走吧。”暮朝青突然伸手,想去摘那朵娇弱的花朵。

    苍蓝手中飞出一道光线,灼伤了暮朝青的手背,他痛苦的收回了手。

    “你不能带她走,来到了我的地府,就要受我地府管制。”苍蓝拉住暮朝青说:“我听说了你们的事情,不过,天命难违,你们既然已经遭受过一道了,难道还要让她再受一次折磨吗?”

    暮朝青看着这花朵,痛苦地跪了下去。

    “我能等她轮回归来吗?”

    “她再轮回,也许就记不住你了。”

    “为什么?”

    “她的魂魄被业火烧碎,之前的事情,会记不起来的。”苍蓝说,“她会有其他的人生,会成为另外一个人,也会爱上别人。”

    暮朝青说,“只要她还能活着就好。”

    “你太执着了。”苍蓝扶起暮朝青说“我记得你是星宿司的仙人,现在你仙气全无,又在冥河里沾染了太多的晦气,恐怕很久才能恢复了。”

    “我不需要恢复。”暮朝青说“失去了小雪,我生活也没有意义了。”

    苍蓝觉得这个小伙子,也太顽固了。“那你愿意守护她吗?”他想给暮朝青一个机会,他说“做我的侍童,在我这花园里,呵护着每一朵花。”

    暮朝青欣喜极了,“我愿意。”

    “不过,你就只能是轮回的看门人了。”苍蓝拿来了一个契约。“看门人,轮回的守卫,不参与轮回,不过问世事。“

    “那我还能找到她吗?”暮朝青艰难地说。

    “也许可以,也许不行。”苍蓝说道“不过,你如果不做也没有关系,茫茫人海,你一个被贬的落魄小仙,可能永远也无法找到她。”

    “能再见她一面,我也心满意足。”暮朝青无力地说,“我愿意守护她生生世世。”

    “愿意守护她生生世世……”

    易若雪躺在花蕊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一句。

    守护她生生世世。

    沧海变桑田,桑田变沧海。

    暮朝青等了很久很久,易若雪的那株芍药早已枯萎,苍蓝说她已经灰飞烟灭了。可是暮朝青觉得,她没有,他还能感觉到她的气息,他知道,她一定还会回来的。

    数不清的日日夜夜,轮回的光线终于照到了那个角落。

    轮回灯盏终于重新点亮,芍药花又开放了。

    她终于又回来了。

    只是她不再是她了。

    他化作名为暮青的少年,来到了她的身边。

    ……

    易若雪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