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八章岁月静好
    秋儿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本以为叫他妈,他妈就会过来给他做主,把他的头发抢救出来。

    可是桂花这次也是气急了,直接和来宝一伙儿,按住秋儿的头不让他动。

    两口子合谋,秋儿那一头焦糊的卷发,很快就变成了秃瓢。

    闰月捂着嘴笑,扯着秦关跑远。

    哥嫂要是早下决心这么管秋儿,秋儿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人拉着手来到青牛村的广场,电影正放映到热闹的地方。

    黑压压坐着的一片人,抬着头盯着荧幕,看得聚精会神。

    几对年轻人交头接耳,心思根本没在电影上。

    闰月看了一会儿,见又是《地道战》,连演员的台词都背的下来,就觉着没什么意思。

    看向秦关,秦关根本也没看电影,正东张西望打量着看电影的人。

    “走”闰月扯了扯秦关,两个人怕影响别人,弯着腰离开了放映场。

    走到广场旁一个角落里的土包上坐下来。

    两个人看着天上的星星聊天,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有一道目光一直注视着他们。

    李强是被她娘硬拉着来看电影的。

    他已经蔫蔫的躺了三天,她老娘又哄又劝,就差没跪下求他。

    这不今天放电影的过来,李强娘死拉活拽把儿子带到这边。

    就想让他散散心,转移下注意力。

    她怕这唯一的儿子真的魔怔了。

    李强娘还特地占了个好位置,拿了个高些的板凳,就是为了让儿子看得清晰些,别被别人挡住了视线。

    视线一好,看什么都清楚。

    这不,秦关和闰月一来,李强就看到了。

    特别是看到它们俩拉在一起的手,李强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目光盯着那俩人在放映现场站了一会儿,就钻到夜色里去了。

    李强感觉自己鼻子发酸,跟他老娘说自己要去厕所。

    瞄着秦关和闰月的身影跟了过去。

    这一跟过去,见那俩人坐在一起,说些什么倒是听不清。

    不大会儿功夫,秦关的胳膊搂上闰月的肩,闰月顺势还把头靠在秦关的肩上。

    那亲密的姿势,让李强十分受刺激。

    他忍着想要一脚把秦关踹下土包的冲动,转头一口气跑到家。

    这哪里是看电影,分明是看人家岁月静好去了。

    李强回家没告诉他娘。

    老太太左等右等儿子不回来,心里砰砰直跳。

    儿子这段时间被闰月搞得昏头转向,心情一直不好,别不会出什么事吧?

    村子里早就有年轻人因为自由恋爱,家里父母不同意,趁着放电影的夜晚在家里一脖子吊死的事情。

    李强娘拎了两个凳子,两条腿轻飘飘往家跑。

    一边跑嘴里一边念叨“儿子哎,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娘可怎么活?

    那闰月她有什么好?你怎么就一门心思瞧上了她?

    这过日子和谁过还不是一样?

    闰月这个狐狸精,这是用的什么法子就把我儿子给迷住了哟!”

    一路颠颠颤颤,深一脚浅一脚赶回家,见家里灯亮着,李强正端了一盆水在院子里洗脚。

    老太太心里一松,还好,还好,儿子还在。

    “儿子,你怎么就回来了?也不跟娘说一声。”

    “没意思!”李强擦干脚,端起水泼到门外。

    “儿子……”老太太还想跟儿子再说些什么,让他把心里的结打开。

    就听李强说道“娘,你说的磨盘岭陈村长的闺女聘了人家没有?”

    李强娘突然愣住了。

    看了儿子一会儿,这才意识到,他怕是想开了。

    老太太抑制着心里的激动,连声答应“没呢,还没!

    上次说要相看,你一直没时间,媒婆那边我就说等你忙活完这段儿,收完秋这事再定。

    你要是有心看看,娘现在就去找媒婆,咱明天就相看!”

    李强长长叹了口气,“那就看看吧。”

    “哎,哎!好,娘这就去,这就去张罗!”李强娘也不管是不是五更半夜,旋风似的跑出了院子。

    儿子想开了,不在闰月这一棵树上吊死了,她比谁都激动。

    电影刚刚散场,人们三五成群的打着哈欠,往家里走。

    手里手电筒的亮光左晃右照,晃得李强娘眼花,走路跳坑。

    走着走着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这要是以前她铁定把那个拿手电筒的人揪出来,骂一场还得打几巴掌出出气。

    可现在不行,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紧赶慢赶到媒婆家,幸好人家还没锁门。

    老太太吱溜钻进去,把人家吓了一跳。

    说明来意,求媒婆明天给跑一趟。

    人家答应了,她才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家。

    到家一看,腿上蹭破了皮,手掌也戗出一块伤。

    上了点药居然不觉得疼。

    儿子同意相亲了,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且对方还是磨盘岭村长的闺女。

    第二日早早起来,李强娘拾掇出两套新衣服,特地用搪瓷茶缸装了开水,把裤子烫出笔直的裤线。

    又把上衣的褶皱熨平,这才坐在家里等着媒婆的消息。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二十块钱的谢媒钱不是白许出去的。

    才上午九点多钟,媒婆便回来了。

    一进院子小碎步走的像是扭秧歌“村长,村长,这事成了!”

    李强娘赶紧把媒婆迎进屋,给她倒了一杯糖水。

    媒婆坐在凳子上,一条腿盘到屁股底下,示意李强娘把她手里的烟袋锅给点上。

    然后她使劲啅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这才畅快开口“就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就没有说不成的事儿,我说李村长太忙,为了村民的事儿脚打后脑勺,这不,今天下午有点时间,想去磨盘岭相亲,你猜他们怎么说?”

    李强娘赶紧赔了笑脸配合着往下唠“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那可好,省得还要等到秋后,让咱们下午就陪着李村长过去!”

    “好,这感情好!”李强娘眉开眼笑,忙不迭答应。

    因着下午有事,李强娘干脆没让媒婆走,简单炒了几个菜,吃了饭带着李强直接去了磨盘岭。

    事情其实简单,陈村长和李强早就认识,在乡里开会也经常见面。

    李强又是乡里的模范村干部,也算是名人,小伙子长得不错,又是高中文化,算是文化人。

    陈村长一家是没什么意见的,就是让闺女陈翠花和李强见个面。

    对个眼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