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七章剃个光头
    “闰月姐,秦关哥吃饭啦!”蓝月端着一盆子煮好的大骨头炖土豆从屋里走出来。

    盆子热,烫的她嘴里“嘶哈”着。

    走到石桌前把肉盆几乎是扔到桌子上,赶紧两只手摸上耳朵“闰月姐,秦关哥买的大骨头,让我炖了,他说你干活累,要给你补补身子。”

    闰月看了秦关一眼,倒是个会来事的。

    把小狼崽放到地上,闰月洗了洗手,几个人落座。

    秦关先夹了块土豆扔到小狼崽嘴边,小狼崽便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一下下舔着。

    馋的比狼崽大上一倍的小黑狗跳来跳去围着狼崽转,就是不敢上前。

    闰月赶紧挑了一块大骨头把肉褪净扔给小黑狗。

    小黑狗扑过去叼了,躲到大门后趴地上啃去了。

    闰月给蓝月夹了一块肉,这才问秦关“你把工作辞了,接下来想怎么办?”

    “我这不是投奔你来了?”秦关夹了一块土豆放进嘴里,还不忘夸奖蓝月的厨艺越来越好。

    “投奔我?你想和我种大棚?”

    “是有这个打算。”

    “不行,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让科学家跟着种地,还不骂死我。

    特别是你父母泉下有知,我怕他们找我算账。”

    “那怎么办?你是让我去流浪?”

    “那倒不至于,实在不行,你和孬小……”闰月满脸坏笑。

    “不行不行,那里不见天日,我可不想去当野人。”秦关连连摆手。

    蓝月笑眯眯看着两个人斗嘴,闰月姐今天很高兴的样子,看来他们俩是和好如初了。

    “我舅舅说问问万厂长,他们厂里是缺科研开发人员的,如果可以我就去那里上班。”秦关见闰月急了,也就不再逗她。

    “要是刘伯父说,那这事基本上就成了。”刘文奎和万山海是什么关系,只要刘文魁张口,万山海就是开除几个,也得把秦关安排进去。

    “嗯,差不多。”秦关点头。

    几个人吃着饭,就听远处传来叫骂声,还有孩子的哭声。

    傍晚安静,吵闹声传出去半个村子,就有人端着碗出来看热闹,还以为谁家打架了。

    蓝月吃饭快,这会儿推了碗,想着给闰月和秦关保留点私人空间,她站起来就往出跑“我去看看。”

    蓝月出去后,夜色一点点暗下来。

    秦关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闰月想着那十几里的路,这要是太晚再遇见个把野兽什么的……

    就问了秦关一句“你今天怎么来的?”

    骑自行车让他自己走是不行的,实在不行还得找辆四轮车,把他送回镇上去。

    秦关看出闰月的意思,大咧咧接了一句“我今天不走了。”

    “啥?不走了!”闰月腾一下站起来。

    秦关这是开什么玩笑。

    他不走住哪里?自己家就自己和蓝月两个人,要是让他住下,那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到时候青牛村的白眼能把自己穿透。

    大家伙的唾沫星子能把自己淹死。

    三叔家诗婷还回来了,要不还可以把秦关安排到三叔家住一夜。

    只一瞬间,闰月脑子里想了好几个可能,无数个后果。

    秦关看着闰月着急的样子笑了“你急什么?我和你开玩笑呢,我是坐了放电影的车来的,等电影放完,怕是也得半夜,我跟放映员一起回去。”

    闰月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凳子里,暗暗羞红了脸。

    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又说了一会话,蓝月回来了,看了看秦关欲言又止。

    “谁家打架?”闰月问了一句。

    蓝月这才缓缓开口,“是桂花嫂子……”见闰月没有阻拦的意思,蓝月继续说道“是桂花嫂子发现家里的钱少了,又看见秋儿买了个小录音机,这才责问起来,说是秋儿偷了钱,还把头发烫成鸡窝,生气了骂秋儿呢。”

    “是该骂!那孩子不管不行了。”闰月说了一句,帮蓝月收拾碗筷。

    都收拾完,天也黑透了。

    传来电影开始放映的声音。

    “闰月,去看电影?”秦关征求闰月的意见,怕闰月不同意,他又补充道“正好放完了我和放映员一起就走了。”

    闰月点头同意,嘱咐蓝月划好门,这才就这夜色遮脸,和秦关拉着手去了村部广场。

    路过来宝家的时候,吵闹还在继续。

    “你个小兔崽子,这是无法无天了,说!你这头发是怎么弄的?”桂花手里拿着根柳条,对着秋儿大喊大叫。

    秋儿躲在他姥姥身后,露出颗炮轰的鸡窝头,满脸倔强“我烫头又没花钱,是用家里的炉钩子烧红了烫的。”

    “不管搁啥烫的,你看你那脑袋整的狗啃的似的,你非得气死老娘不可!”桂花骂着,柳条就朝秋儿身上招呼。

    来宝蹲在一旁不吭声,一口接一口吸着老旱烟。

    秋儿姥姥搂着秋儿,东躲西躲,结果被桂花不小心往手上抽了一下。

    老太太哆嗦着手,面孔扭曲,“你多狠。多狠!

    打你娘用那么大劲儿!

    今天你先把我打死吧,打死我再把他打死,就剩你们俩吃香的喝辣的,免得我们碍事儿!”

    “娘,是你说那么回事吗?这孩子都惯成什么样了?

    再不管就废了,你看看他穿的裤子,衣服,哪像个学生的样子。

    学啥啥不会,吃啥啥没够,这又整的像个小流氓,这是要气死我们俩!

    上了一年学,一首诗背不下来,乘法口诀也不会,这不是废了吗!”

    桂花是真生气了,以前穷觉得秋儿跟着自己受委屈,惯的狠了。

    现在家里条件好了,想着让他出息人,这孩子又不听话了。

    秋儿姥姥脖子一耿“烫头怎么了?狗蛋儿是天生自来卷,我看就挺好看。

    还有这衣服裤子,谁说就非得女娃穿,我孙子穿就挺好看!”

    完了,老太太混起来是谁也说不通了。

    来宝把烟屁股在地上按灭,进屋拿出一把平时桂花给自己剃头的推子。

    一手把秋儿从他姥姥的庇护下扯出来“今天我到要看看是你硬还是老子硬!”

    一推子就朝秋儿头上推过去。

    院里的几个人,还有看热闹的都愣住了。

    那推子也快,秋儿头上赫然出现一条沟,露着头皮。

    秋儿只觉得头上一凉,抬头摸了一把,“哇”一声哭了起来“妈,来宝要给我剃光头。”连爸都不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