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五章录音带
    闰月干着活,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

    顺着目光看过去,闰月看见秦关正直直朝自己这边看。

    闰月手上一顿,继续忙活着,连招呼也不打。

    秦关知道闰月看见自己了,她这是心里有气,故意不理自己。

    朝着闰月走过去,秦关艰难的换了付笑脸,没话找话“闰月,还忙着哪?我回来了。”

    闰月从柿子秧的空隙,把目光伸出去,瞄了秦关一眼,又收回去继续干活。

    “闰月,我是昨晚回来的,今天就急着赶来看你……”

    “是给我送信,去参加你和薇薇的婚礼么?”闰月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让秦关心里一沉。

    看来薇薇是真的又给闰月挂了电话。

    “不是的……”秦关慌乱的赶紧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薇薇已经说清楚了,我不喜欢她,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还要奉子成婚?”

    “这个……这是薇薇故意气我,才这么说的,闰月你信我!”秦关一着急,汗水顺着额角往下流。

    “哼!”闰月这一声像是一把刀子,扎在秦关的心口上。

    又疼又闷。

    “闰月你听我给你解释……”秦关急急走到闰月面前,伸手想要拉闰月。

    闰月躲开他的手,声音清冷的没有一点儿感情“你走吧,我们青牛村地方太小,放不下你这尊大佛。

    我程闰月一个土里刨食的土丫头怎么比得上京城的大小姐?

    是我见识太浅,识人不明,从今以后咱们各走各路,你还是不要再来了。”

    闰月这绝情的话,说的秦关全身发冷,她这是不信自己。

    也难怪,就薇薇一次次挂电话说那话,放在谁身上也会怀疑,会生气。

    可现在看闰月样子,解释她也是不会听的。

    秦关默默从兜里掏出那盘磁带朝闰月递过去“闰月,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这磁带是我偷偷录的,你有时间好好听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算你讨厌我秦关,也让我死个明白。

    还有,为了甩开薇薇,能到你身边来,我京城那边的工作已经辞了。”

    闰月没有伸手去接磁带,可是听到秦关说工作辞了的时候,仍旧惊讶的看了秦关几眼。

    秦关默默的把磁带放到闰月常用的那个小喷壶旁。

    “你记得一定要听听。”说完,秦关站起来转身就走。

    闰月本想问问,好好的工作为什么就要辞了?

    就算要离薇薇远些,也没必要拿自己谋生的工作开玩笑。

    可是一想,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目送着秦关走远,闰月噘着嘴,抬脚就要朝那磁带踩下去。

    可是鞋底挨着磁带的瞬间,她突发奇想,秦关说他偷偷录的?

    他一个知识分子应该不屑于干这种事吧?

    那自己在毁掉之前就听听看,也算是给自己这份短暂的情路画个圆满的句号。

    闰月把磁带捡起来,前后看了看,揣到裤兜里,免得受潮。

    这东西受潮音质不好,闰月知道。

    心里有事,还没忙到中午,闰月就回了家。

    蓝月正式放暑假的时候,锅上锅下忙活着给闰月做午饭。

    见闰月今天回来的早,还以为她不舒服。

    问了闰月见没事,就一头钻进灶房,加快做饭的速度。

    闰月回屋,拿了录音机插上电,把磁带放进去。

    特地把声音调小了,“啪嗒”一声按下播放键。

    短暂的嘈杂声过后,是薇薇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秦关哥哥这里,这里。

    ……秦关哥哥,我点了你爱吃的菜,一会就好!”

    “秦关哥哥……”

    闰月伸出手,按下暂停键,心里无名火起。

    这秦关是什么意思?是在跟自己秀恩爱吗?

    他为什么把薇薇那拿腔作调的话录下来让自己听!

    闰月深吸几口气,缓了缓,又按下播放键。

    反正也是听了,那就听完!

    也好让自己对他死心。

    磁带上的两个带盘缓缓转动。

    “秦关哥哥,听张教授说,你要辞职?

    为了那个土包子闰月辞职,你值得吗?”

    “我觉得值!”

    ……

    “闰月,闰月,你就知道闰月!

    迟早我让她离开你!”

    “薇薇,我希望你能跟闰月解释一下,你是撒谎,在骗他们。

    咱俩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

    “我偏不!我就要给他们挂电话,让闰月死心,让李强赶紧追闰月,让你没有机会。

    而且我前两天还给李强挂电话,说你陪我去医院做产检,还检查出怀了男孩,秦关哥哥,你是不知道,李强还恭喜我呢,呵呵呵呵!”

    “薇薇,你太过分了!”

    “对啊,我是过分,秦关你就不过分吗?

    我在你身边三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土丫头在你心里的位置。

    你坐在这里和我吃饭,心里也想的是她,你就不过分吗?”

    “可你总不能,总不能连什么怀孕的话都编的出来,你还有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和羞耻心?”

    “对,我就是不要脸,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让那个程闰月不再惦记你,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知道我这么冤枉你你很生气,可是无所谓,我的目的达到就好了。”

    “你无耻!”

    “秦关哥哥,你尽管骂,你骂畅快了,我就去和李强还有程闰月说,说咱们要举行婚礼了,还是奉子成婚,反正离得这么远,他们也不知道。”

    “王薇薇,我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没看清你这匹披着羊皮的狼,还尽心尽力的教了你三年!”

    “秦关哥哥,你说程闰月和李强要是知道咱们要结婚了的消息,会怎么想?”

    ……

    一段对话后,就是薇薇得逞的笑,闰月听得浑身发冷。

    天底下真的有这么阴险的人!

    这和抢劫自己的那几个人有什么区别。

    他们要的是钱,薇薇要的是人。

    “秦关,你会后悔的!”录音机里传来薇薇歇斯底里的叫声。把闰月从思绪里拉回来。

    然后“啪嗒”一声,录音结束了。

    闰月把磁带倒回来又听了一遍,确定这不是做假,真的是偷偷录的。

    里面还有饭店里食客的说话声,环境噪杂混乱。

    而且整个录音声音都不是太大,是把录音机藏在什么地方录的。

    闰月深深松了口气,自己果然是冤枉了秦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