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四章人情冷暖
    薇薇给闰月挂过电话后,心里十分得意。

    只要掐断闰月的心思,秦关这边就好办。

    要说秦关也够可以,认识这几年,就没见他对哪个女孩上过心。

    在他身边的只有自己这个学妹,还是当初父亲借助手中的权力,找了张教授,特意安排到秦关身边的。

    当时秦关刚刚毕业,人年轻,长得帅,在研究所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自己又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一来二去便喜欢上了他。

    要不是去了青牛村这趟,秦关一时半会不会有别的心思。

    这趟青牛村之行,最大的收获是自己的病好了,生命得以延续,是最让她高兴的。

    最大的损失就是秦关喜欢上了闰月,而且看得出来有一往无前的架势。

    唉,要是没有这事儿,自己和闰月或许真的能成为朋友,她毕竟也算自己的救命恩人。

    薇薇脑子里不停的转,想要找个办法,让秦关对闰月死心。

    可是第三天,张教授就告诉薇薇“所里批准了秦关的辞职请求。

    对于一个连心都飞走了的人,再挽留他也不会死心塌地的做研究。

    人各有志,他要走,就由他去吧!”

    “这怎么行!秦关不能走,他手里研究治疗癌症药物的事情,他走了这个项目怎么办?”薇薇试图说服张教授,不让他放秦关走。

    “算了,这个项目我已经找人接手了,反正这几年也没有什么眉目,秦关想离开这里,估计也和这事有关。

    他还说了,就算以后真的把这药物研究出来,也算是咱们所里的项目。

    他这么做也算仗义。”

    薇薇终于无话可说,怎么能劝住一个非要跳井的人?

    就算今天劝住,明天或者后天,他也要跳下去。

    特别是秦关的性子,倔的要命。

    秦关辞职,从一个科学家又变成了黄河边上的一个小老百姓。

    这样的人要想翻身,怕是不容易了。

    薇薇不得不重新考虑和秦关的事情。

    自己可不要和他去农村摆弄土坷垃。

    他要找死就由他去吧。

    就算不回老家黄河边上,闰月那个青牛村也没好到哪儿去。

    真是鱼找鱼虾找虾……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秦关拿到同意辞职的批复之后,迫不及待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一个行李卷,一箱子旧书,几件换洗衣服。

    还有一笔自己存了几年的钱,不多,千八百块。

    自己不是研究所里的人,就不能占着这间宿舍。

    秦关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去火车站,他要去青牛村,早些见到闰月他才安心。

    一走出宿舍,秦关就看见薇薇穿着一条花裙子,正挽着研究所里另一位年轻人的胳膊。

    两个人亲亲热热说着什么,看样子是要去看电影,因为薇薇手上还拿着一桶爆米花。

    秦关想着同事一场,刚要过去打个招呼。

    薇薇便挽着那人趾高气昂的走了。

    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秦关摇头苦笑,还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自己刚刚辞职,他们就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不过也好,薇薇有了新欢,就应该放过自己了。

    只要她不缠着自己,再给闰月那边使坏,那自己和闰月说清楚后,也就没事了。

    秦关先到邮局,把自己那一箱子书寄到舅舅家。

    然后才拎着行李卷去了火车站。

    下了火车已经是第二天黎明。

    秦关风尘仆仆敲开刘文魁家门的时候,刘文魁老伴吓了一跳。

    打开门把秦关迎进来“这怎么回来还拎着行李?家里又不是没有你的被子,也不嫌沉。”

    “舅妈,我辞职了,不回去了。”秦关放下行李,满脸疲惫。

    “啥?老头子,老头子你快起来,秦关说他,他辞职了。”

    刘文魁穿着大裤衩,从卧室里跑出来,看着外甥这失魂落魄的模样,一阵心疼“秦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犯错了?

    坐下坐下慢慢说。”

    “那你们爷俩唠着,我去给你们做饭!”香香妈躲到厨房,把空间留给老伴和秦关。

    “还不是因为那个薇薇……”秦关把薇薇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详细的跟舅舅说了一遍。

    刘文魁听得目瞪口呆,他只知道薇薇是个娇惯的大小姐。

    却没想到她的心肠如此恶毒,难怪前段时间秦关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刘文魁想了好一会儿,才问秦关。

    “我先去和闰月解释清楚,然后……她要是同意我留下帮她的忙,我就留下,她要是不同意,我就在镇上找个工作,怎么也不至于饿死。”

    香香妈把头从厨房探出来“秦关,工作的事慢慢找,闰月那里你可要说好了,不能让那个薇薇得逞。

    实在不行你就住在舅舅家,总不至于饿死。”

    “嗯,我知道了舅妈。”秦关眼眶有些发红。

    “工作的事也好说,这个我给你问问。

    还是先吃饭吧,吃过饭我陪你去一趟青牛村,闰月这么好的姑娘,那可是个福星,不能把她弄丢了。”刘文魁实在不忍心责备这个外甥。

    交友不慎,谁知道就遇见薇薇这么个奇葩。

    不过也好,让他知道知道人性,没有对比他就不会珍惜。

    闰月那么好的孩子,可不能被人辜负了。

    “舅舅,我自己去就行,这次无论如何,我也得取得闰月的原谅。

    这事儿都是薇薇做出来的,真的和我没关系。”

    “我们是知道你的,就看闰月会不会相信你了。”

    吃过饭,秦关去刘香香那里推了辆自行车,揣上那盘磁带,直接去了青牛村。

    几天没来,秦关感觉看到路边的野花野草都亲切。

    一想到见到闰月,还不知道她会怎么说,秦关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自己现在已经连后路都断了,闰月要是不肯原谅自己,那……还真是没什么别的法子。

    硬着头皮,秦关来到闰月大棚附近,脑子里早已经把语言组织好了。

    把自行车停在树林里锁好,秦关朝着闰月经常摆弄的那栋大棚走过去。

    远远的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秦关的心狂跳不已。

    闰月,我回来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听我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