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无耻
    秦关隔着饭桌,看着薇薇那可怕的嘴脸,心里面无比震惊。

    半晌才冒出一句“薇薇,你太过分了!”

    “对啊,我是过分,秦关你就不过分吗?

    我在你身边三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土丫头在你心里的位置。

    你坐在这里和我吃饭,心里也想的是她,你就不过分吗?”

    “可你总不能,总不能连什么怀孕的话都编的出来,你还有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和羞耻心?”

    “对,我就是不要脸,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让那个程闰月不再惦记你,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知道我这么冤枉你你很生气,可是无所谓,我的目的达到就好了。”薇薇笑,笑的像个恶魔。

    “你无耻!”秦关实在气急了,骂了一句自己认为最难听的话。

    “秦关哥哥,你尽管骂,你骂畅快了,我就去和李强还有程闰月说,说咱们要举行婚礼了,还是奉子成婚,反正离得这么远,他们也不知道。”

    “王薇薇,我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没看清你这匹披着羊皮的狼,还尽心尽力的教了你三年!”

    “秦关哥哥,你说程闰月和李强要是知道咱们要结婚了的消息,会怎么想?”薇薇仍旧咯咯笑,气的秦关七窍生烟。

    “王薇薇,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秦关猛地站起来,差点撞翻服务员手里的菜盘子。

    “秦关哥哥你别急嘛,先坐下来把饭吃完,我就答应你去和程闰月解释,说我以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还有三年了我连你的手都没摸过,更别说什么孩子了,好不好?”

    秦关看薇薇说的真诚,又坐回凳子里,夹了一口菜送到嘴里“你一定要如实说,不能再骗人!”

    “好,我如实说,你放心吧。”

    秦关三两下吃完饭,想要让薇薇跟他一起去挂电话,谁知薇薇果然反悔了,她嘟着嘴,委屈巴巴“秦关哥哥,那些话我都说了,你再让我去解释,他们怕是不信,再说这不是打我自己脸吗?”

    “薇薇,你……”

    秦关看着薇薇那张脸,只觉得奇丑无比,这要不是个女人,他肯定一拳打上去了。

    “要我去说也行,秦关哥哥你别辞职,就留在京城,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随你,爱说不说!

    反正我要辞职,要离你远点儿,有本事你就去挂电话,闰月他们信了是我的命,不信我也不想在这里呆了。”秦关站起来就往出走。

    “秦关,你会后悔的!”薇薇歇斯底里的一声嚎叫,让饭店里吃饭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秦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走出了饭店。

    刚一出去,兜里就传来“啪”的一声。

    是录音带到头了。

    幸好自己被薇薇一次次坑,学聪明了,否则这事和闰月还真的没法解释。

    很快,李强又接到了来自京城的电话。

    不过这次却是直接要找闰月。

    李强在大喇叭里叫了闰月的名字。

    二十分钟之后,闰月到了村部,薇薇的电话再次挂过来。

    “闰月,李强还在吗?我和秦关决定要在下个月举行婚礼,你们有没有时间来喝喜酒啊?”闰月心里猛地翻了个个儿。

    这秦关一去就没信了,连个电话也没有,原来是去准备婚礼去了。

    “……”

    薇薇沉默了一会会儿,听闰月没有声音,接着说道“闰月,你在听吗?秦关哥哥说了,趁着我肚子不太大,赶紧把婚礼办了,否则到时就不方便了。

    你和李强那边也抓紧哟!”

    闰月扔下话筒就往出走,要是知道是薇薇的电话,说什么也不来接。

    李强抓起话筒,大声说了句“那恭喜你啊薇薇,我这还有事就不唠了。”

    放下话筒,李强追上闰月,有些话憋在心里好久了,是时候当面锣对面鼓的说出来了。

    “闰月,你看秦关那边也开始准备婚礼了,你也就,放下吧……”李强站在闰月面前,由于他站的地方地势低,看闰月就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

    “……”闰月不说话,眼睛看向远方,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闪过。

    “闰月,城里人和咱想的不一样,咱们剜一篮子就是菜,他们比较放的开,都是随便玩玩。”

    “……”闰月仍旧不说话,瞄了李强一眼,不带任何感情。

    “闰月,我的心思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了一直……一直……”

    “李强你别说了,咱俩不合适!”闰月只这一句,抬脚便走。

    “闰月,哪怕你试试,给咱俩一个机会!”李强说的极其绝望,自己等了闰月这么多年,就等来这么个结果,他不甘心。

    “儿子,你怎么这么没骨气!

    人家看不上你,你还死乞白咧缠着干嘛?”李强娘听见大喇叭里喊闰月接电话,就怕儿子和闰月又搞到一起。

    风风火火来了,正赶上儿子求闰月,老太太不能骂闰月,只能埋怨自家儿子。

    “你说说你,要模样有模样,要人才有人才,怎么就死脑瓜骨,逮着一条死胡同钻进去不出来?

    这十里八乡的好姑娘尽着咱挑,你干嘛非得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你这是中了什么邪,犯什么虎!”

    老太太絮絮叨叨,李强还想追闰月,问问她自己到底哪里不好?

    可以说出来,自己改还不行吗?

    可是胳膊被她娘死死拽住,挣不脱。

    再挣,他娘半蹲在地上打着坠就要撒泼。

    李强叹了口气,只能看着闰月走远。

    这闰月看来是真的不喜欢自己,有秦关在不喜欢,秦关不在仍旧不喜欢。

    深深吸了口气,李强把老娘拉起来“娘,咱回家。”

    李强娘已经做好了儿子冲自己发脾气的准备,现在见他这么淡定说回家,心里“咯噔”一下。

    这儿子,是不是受了刺激,傻了?

    娘俩个各怀心事回到家,李强一头扎到炕上,用被蒙了头一言不发。

    “儿子,你可别睡觉啊,儿子你和妈说说话。

    这强扭的瓜不甜,你可不能因为闰月不同意,再一觉睡成了失心疯……儿子,儿子……”李强娘不住地骚扰他,让他和自己说话。

    李强心里烦的要死,但想到老娘也是担心自己,只能把脾气憋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