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二十章秦关回京
    刘玉梅和刘家兴得到闰月的承诺,很是高兴。

    坐上回城的车,刘家兴仍旧手里拿着那两根黄瓜摆弄不停。

    “打听到万山海过来干什么了?”猴子一句话,把刘家兴从云端拉到地上。

    还真的忘了。

    不过没关系,等这黄瓜的研究有了结果,不是还要来么,父亲和那个老狐狸斗了十几年法了,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刘家兴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愁事,啥事儿他都能找到劝自己的方式。

    闰月送走刘玉梅姐俩,没多大一会儿,刘香香就过来了。

    这次换了辆卡车,估计是一次性要把柿子都拉走。

    刘香香从高高的驾驶室一跳下来,就招呼闰月“闰月,过来,过来,秦关让我给你带个话。”

    闰月一听秦关两字,心里没来由的委屈起来。

    他已经几天不来了,还捎话干什么!

    要分就分的痛快些,干嘛这么若离若离的!

    但闰月还是给刘香香留了面子,捎话,那就听听他想说啥。

    “闰月,秦关让我给你传个话,说他先回京城,他要看看那个薇薇到底要干什么。

    他还说让你等着,他一定要给你个交代。”刘香香边说边看着闰月的脸色。

    就薇薇这事,别说闰月,要是放在自己身上,她也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

    也难怪爸妈要亲自来和闰月解释。

    还是被自己给劝住了,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回不回京城和我没关系,要是薇薇这事儿是真的,我不介意和他分手。”闰月说这话的时候,觉得心里有点疼。

    一剜一剜那种。

    “闰月,听姐的话,给他个机会,也是给你自己个机会。

    我表弟我清楚,他那个书呆子,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你怕是不知道前段时间,薇薇没走的时候,我表弟为什么去我那里住……”

    刘香香把薇薇那晚“上错床”的事,给闰月讲了一遍“那个薇薇绝对是个很有心机的,她从始至终都没安什么好心。”

    闰月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香香姐,这事儿就算我不介意,秦关也要给我个态度,薇薇总是这么掺和,搁谁也受不了。”

    “我知道闰月,这个是应该的,秦关也这么说,所以他才决定回京城一趟,你放心,要是薇薇那边处理不好,我都饶不了他!”

    既然刘香香已经这么说了,闰月也不好再说什么。

    两个人招呼各自的工人,摘柿子,装箱装车,干的热火朝天。

    闰月特地把那十颗秧上的黄瓜装到箱子里,告诉刘香香它们的功效。

    “这下好了,顾客们正念叨说品种太单一,你这边就又出了治病的黄瓜,真是救了我的急了。”

    “这黄瓜的疗效都是经过验证的,若是遇到体重超标的顾客,香香姐一定要大力推广一下。”

    “放心放心,这黄瓜我一定卖出高价,不能像柿子似的,一开始要的就低了,再想涨也涨不上去……”

    旁边就有工人撇嘴,都说无商不奸,还真是!

    十一块钱一斤,或者二十块钱一个的柿子,刘老板居然说价钱低了!

    不过想到能解决顾客的病痛,比吃药还好使,倒也说得过去。

    有的药吃了,也不一定把病治的那么彻底。

    闰月的心不在黄瓜上,就算刘香香这里卖的不好,刘玉梅那边也是用得上的。

    她在琢磨秦关,薇薇连假怀孕和上错床的事都能干出来,秦关这一去,她还能轻易放他回来?

    秦关在京城熙熙攘攘的车站下了车。

    摩肩接踵的人流让他心里很烦。

    在青牛村呆了一段日子,那种出尘脱俗般的宁静日子,都把他惯坏了。

    甚至好几年的神经衰弱都好了,晚上一睡就是一夜。

    现在身边的吆喝吵闹声直往人耳朵里灌,目之所及都是来往匆忙的人流。

    鼻子里各种刺激的味道,躲也躲不开。

    让人有种想法,要逃离。

    秦关找了个就近的电话亭,从手提包里掏出个电话薄,翻到薇薇家那页,拨了过去。

    听筒里“嘟嘟”了两声,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您好这里是王x长家,您找哪位?”

    “啊我找王薇薇,我是他学长叫秦关的,我回京城了,想要见她一面。”秦关知道接电话的是薇薇家的保姆。

    听筒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一会儿,那个声音才说道“我们小姐说了她不在。”

    然后听筒里传来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秦关看了看手中的听筒,知道薇薇这是故意不接自己的电话。

    可是她不接不行啊,话不说明白,薇薇再使坏怎么办?

    接着挂,仍旧不通!

    一直挂了半个小时,直到看守电话亭的老大妈不愿意了“我说小伙子,你这是过瘾呢?

    人家不接你电话,就是不喜欢你,哪有这么死乞白咧缠人的?”

    秦关尴尬扶额“不是您想的那样……”又一想跟陌生的老太太解释什么,从兜里掏出两毛钱,由窗口递进去,秦关回了研究所。

    搞科研这事儿,最是熬人,特别是秦关选的这个项目,抗癌药品。

    能从各种药草里找到具有抗癌治癌的药物成分,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东西穷极一生能不能研究出来都是个事儿。

    当然,一旦研究出来就能给研究所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连带研究所附属的药厂,也能狠赚一笔。

    可直到现在加上比秦关资格老的几个研究人员,也没个眉目。

    药材倒是找出几种,所含的防治癌症的成分低的吓人。

    至于治疗,那只能是梦里出现的事儿。

    研究所的几个年轻人都已经辞职下海或者转行研究别的去了。

    黎明前的黑暗这段时间,不是任何人都能熬过去的。

    包括秦关这段时间经常请假,那些人也认为是秦关去另谋出路,不想继续下去了。

    秦关上次从闰月那里拿回来西红柿试着提取的时候,也没让那些老研究员知道。

    他怕他们说自己急功近利,弄个破西红柿应景儿。

    秦关回到寝室,把提包扔到床上,也把自己摔上去,脑袋裂了似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