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九章来着了
    刘家兴跟在堂姐刘玉梅后边,径直去了闰月的大棚。

    没有猴子在旁边,刘玉梅才对堂弟说道“家兴,闰月这边的黄瓜确实是有效果的,但是是什么原理我始终整不明白。

    你不是一直要在大伯面前好好表现表现吗,这次咱就从闰月这买几根拿回去,万一真能从黄瓜中提取出什么对美容减肥有用的成分来,再研制出产品,还愁大伯不把药厂完全交给你?”

    “哎哟,堂姐,这么说我是来着了?”刘家兴暗自窃喜,二叔找到自己,让自己来的时候,他还不愿意呢。

    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新结识了一个姑娘,长的那叫一个水灵。

    比闰月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追了快一个月了,还没纳入囊中,心里略微有点小挫败。

    正准备了一场求爱仪式,还没等进行,就被二叔找到,说是堂姐要轻生。

    从家里发现一封遗书,是堂姐留的,说她去一个叫青牛村地方,和一个朋友去挑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等自己死了之后,就葬在那个地方。

    刘家兴这才驱车百里,跑到这偏僻的地方。

    还没白来,见识到这穷山沟里有更漂亮的美女。

    美女还是个有本事的,会种治病的黄瓜。

    这事有些玄乎。

    气运这东西也确实玄,求不来,请不到,得碰!

    今天还就让自己碰着了。

    两个人走到闰月大棚附近,刘玉梅见有人干活,就喊了一嗓子“闰月,你在吗?”

    闰月正拿着小喷壶,给柿子打药,刘香香那边的生意越来越好,最多一天都来两次拉柿子。

    上午已经拉走一车,说是下午还来。

    闰月干脆先把药喷好,免得人家来了当面操作显得太诡异。

    顺便喷了十棵黄瓜秧,打算让香香姐也把黄瓜试销推上市场。

    正这档口上,刘玉梅姐俩来了。

    闰月听见叫声,从柿子地探出头“在呢玉梅姐,这就来。”

    闰月放下小喷壶,走出柿子地,朝刘玉梅两人走过来。

    还不忘嘱咐干活的人把打下来的柿子叶归拢到一起,三叔说来宝过一会儿要来拿。

    刘家兴单手扶着下巴,绕有兴致看着闰月,这女孩儿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还挺有本事。

    种这么一片大棚,还雇了工人。

    这和终日围绕在他身边献殷勤的花蝴蝶可不一样。

    那些花蝴蝶除了取悦自己,往自己身上喷大量的香水,往脸上涂脂抹粉弄成各种颜色,其他什么本事也没有。

    俗气透顶!

    就连自己追求这个,也不过是有些心机,故意吊着自己,和自己玩老鹰啄小鸡的游戏。

    出于新奇,自己陪她玩玩罢了。

    至于求爱的仪式,也不过是自己为上床准备的前戏。

    求爱和求婚不一样,他对哪个也没动过心。

    可面前走过来的人,不一样!

    说不上是喜欢,就是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让人看了就愉悦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玉梅姐,这么热的天不在诗婷家呆着,还出来?”闰月抬起袖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闰月,我们要回城里去,这不路过吗,想着跟你打个招呼。”玉梅一看见闰月,就眉开眼笑。

    还用手偷偷的在背后戳了刘家兴一下,让他主动点,和闰月打个招呼。

    谁知这个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混世魔王,居然舌头打结。

    还从兜里掏出一个灰格手绢,递给闰月“擦擦汗吧,这天儿干活可够热的。”

    他居然,居然懂得怜香惜玉了,不都是那些小姑娘哭哭啼啼跟在这位爷身后递帕子的么?

    刘玉梅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深以为然。

    “谢谢你,不用了。”闰月粲然一笑,刘家兴胸膛猛地被自己的心脏撞击了几下。

    “玉梅姐,这么快就要回去?

    我们这边山水美着呢,你还没来得及看……”闰月的牙齿亮亮的,一说话反着瓷白的光。

    “闰月,我回去给家人个交代,让他们放心。

    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要来的。

    我想带两根你那种黄瓜回去,我弟不是有个药厂吗?

    厂里有几个资深的技术人员,我想试试他们能不能从中提炼出制作去疤减肥药的成分。

    要是可以的话,以后咱们就可以长期合作了。”

    机会来了!

    闰月连想都没想,“玉梅姐,当然可以,我去给你们摘两根,我这黄瓜要真能做成什么药品,替人解决痛苦,那我求之不得。”

    闰月转回大棚,很快就摘来两根黄瓜,递给刘玉梅。

    刘玉梅很金贵的双手接过,非要给闰月扔钱。

    “玉梅姐,若是咱们真能合作,不差这两根黄瓜的钱。

    你们研究成了,我们青牛村的百姓也找到一条发财的路子,这是合作共赢的事情。

    就像我和香香姐的合作,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香香姐是怎么回事?”刘玉梅觉得这个闰月越来越让自己感兴趣了。

    “香香姐开了个蔬菜水果店,现在手下有二十五个分店,专卖我们这里的西红柿,还有……黄瓜。”黄瓜推上市场是迟早的事情,闰月不介意先给自己的产品宣传一下。

    刘玉梅注意到,自己堂弟那条抖个不停的腿,突然断电了。

    脸上还出现一种叫“敬畏”的东西。

    “闰月,那我就先把这黄瓜拿走,研究出来我就过来告诉你,不过要是真的可以,你这里种的这些怕是不够用啊。”又要供给二十多家水果店,又要供一个药厂,这些黄瓜哪里够用。

    “玉梅姐,只要你们研究的出来,我这边随时可以扩大种植规模,我们青牛村可是大片土地的呢。”闰月说的信心满满,青牛村可是有好多村民后悔当初没有把土地租给闰月。

    那土地租给闰月能拿一大笔租金不说,还可以在闰月那里当工人。

    同样干种地的活,还给开工资,简直不要太爽。

    又不用操心旱了涝了,老天爷找不找麻烦,多省心。

    看看那些第一批把地租给闰月的人家,简直过的是神仙日子。

    他们肠子都悔青了,时不时找闰月问问,还要不要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