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八章有钱真好
    为首的秋儿咽了口唾沫,像是井底的青蛙,被人捞出来见到了花花世界。

    想着自己那些衣服,虽然补丁都没有了,可是除了蓝灰绿,这几个暗沉的颜色,就没别的色儿。

    他抹了把鼻涕,不行,自己也要穿花衣服。颜色鲜亮,招人,打眼就能看出与众不同。

    可惜家里的电视机是黑白的,看不出颜色,要不他早就发现这个秘密了。

    手里的桶不要了,抓的鱼也扔了,秋儿跑回家找到姥姥。

    抓着老太太的两只胳膊一蹦三尺高“姥姥你给我钱,我要买花衣服,我要买粉裤子,红衣服!”

    老太太被他扯得东歪一下,西倒一下“别闹,乖孙别闹!

    再扯下去,姥姥被你扯碎了。”

    秋儿住了手,等姥姥把这口气喘匀“姥姥给钱!”一只沾着泥的手,伸到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一把打下秋儿的手“钱钱钱,就知道钱!

    那花衣服红衣服是小闺女儿穿的,你穿能行?

    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什么笑掉大牙?人家城里人都穿,今天三爷爷家来好几个男的都穿,大伙都说好看,谁也没笑。

    反正我要穿,我要买。”

    秋儿一下倒在地上,又是蹬着腿划圈。

    “行了,行了起来吧祖宗,我给你钱,给你还不行吗!”老太太从兜里掏出一个手绢包。

    想要数数。

    还没等她打开,秋儿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抢了手绢包就跑。

    “哎,哎你这孩子,拿回来,你要不了那么多!”老太太追到门口,哪里还看得见她乖孙的影子。

    扶着门框叹了口气,老太太无力的坐回院里的凳子上。

    秋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桂萍家没有孩子,不知道是桂萍不生,还是大山不行。

    中药西药都吃了,不管用。

    孙子辈只有秋儿这一个孩子,又赶上了计划生育,不让生养了。

    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还能不放在心尖尖上疼?

    都说惯子如杀子,现在看秋儿好像已经惯成了。

    改是不好改,人家爹妈也没死皮白咧要修理,那自己这个做外婆的,更舍不得。

    好在两家都是根红苗正的,从祖上就没有不着吊的人。

    等秋儿再大些,懂事怕是就好了。

    老太太坐了一会儿,撑着膝盖站起来,挪回屋。

    这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腿上没劲儿,总想躺着歇歇乏。

    秋儿拿着钱,叫上几个小伙伴,一路跑着去了镇上。

    找了个做衣服的裁缝铺,定了条红裤子,白底儿素花的的确良上衣。

    还骗人家说是学校排练节目,让人快些给赶。

    又去了趟从来没去过的供销社,转来转去。

    看上了一台小录音机。

    刚才在路上路过的时候,看见好几个穿着花衣服,喇叭裤,戴着大墨镜的青年,手里拎的就是这东西。

    那录音机还放着什么“一把火,一把火!”一听就让人浑身热血沸腾,腿脚都站不住想跳。

    问了价钱,数了数手里的钱,不够用。

    又从大供销社里看见许多以前没见过的好东西。

    录音机买不成,秋儿有些失望。

    他拿出一块钱,买了一百块水果糖。

    用衣襟兜了,找个人少的地方,给几个跟班分了“以后你们就跟着我混,我保证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秋儿拍着小胸脯保证完,那几个孩子赶紧表示“以后都听秋儿老大的,秋儿让往东绝不往西,秋儿让打狗绝不撵鸡!”

    秋儿开心,剥了一块糖放在嘴里,咬的“咯嘣”响,“真甜!”

    有钱真好!

    “秋儿,供销社里的蛋糕闻着就香,你啥时候买了也让我们尝尝?”说话的是晓梅家的狗蛋儿。

    “放心,下次来拿衣服,你们谁跟我来,我就给谁买!”

    “我来。”

    “我来。”

    “我也来!”

    “秋儿以后你去哪儿我都跟着!”

    一只只脏兮兮的小手,举高高表决心,生怕秋儿看不见。

    “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走,向青牛村进发!”

    一声令下,小崽子们像是被狼追了似的,跑的翻蹄亮掌。

    青牛村。

    刘家兴坐进车里,车子即将开出青牛村的时候。

    刘玉梅给他介绍“看见那一片大棚没有,现在只有框架,等盖上塑料布之后才能明显。

    那都是闰月的产业。”

    “闰月不就是个种地的?还有什么产业?”刘家兴嘴上这么说,仍旧把脑袋从窗户探出去,往外看。

    “闰月可不是一般人,她种的柿子黄瓜都是能治病的。”刘玉梅话音一落,刘家兴差点乐个倒仰。

    “姐,你是被洗脑了吧?

    那黄瓜柿子咱都吃了一二十年了,还没听说能治病的。

    我看你这次受的刺激不小,回去好好养养吧。”

    “家兴,我和你说正事呢,你别笑。

    我脸上的疤也有几年了吧?光大夫找了多少个?美容手术也做了,根本没效果,可是你现在看看,我只不过吃了一根闰月的黄瓜,用一根敷了脸,就这样了。

    闰月说还能继续恢复,直到恢复正常。

    你说她这是普通黄瓜吗?

    还有姐这一身肥肉,三天瘦下去一个我,还没运动,没节食,这正常吗?”

    刘家兴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家兴,你猜今天早上我看见谁了?”

    “在这能看见谁?”刘家兴满脸不屑。

    “华佗药厂厂长,万山海的车,就停在闰月大棚这!”

    “吱!”轿车尖锐的刹车声,刺的人耳膜生疼。

    坐在后排的刘家兴刘玉梅姐俩,直接撞到前排靠背上。

    “妈的猴子,你会不会开车,这是要害死老子吗?”刘家兴揉着碰疼的胳膊骂了一句。

    “刘厂长,万山海那个老狐狸可是不轻易出洞啊,他能来这里,玉梅姐说的怕是真的。

    要是被他提前发现什么药材……”剩下的话不用说,刘家兴懂了。

    占领先机就是占领市场。

    华佗药厂可是宏伟药厂的竞争对手。

    不知知彼怎么能打胜仗呢?

    “走,下车去看看!”刘家兴率先打开车门下车,然后嘱咐开车的猴子“你在这里等着。”

    老爸说要把药厂交给自己打理,又不完全放手。

    非要把猴子这个陪他打天下的人安排在自己身边,让他帮着自己。

    这让人有点束手束脚的,好几次重大决定,都被老爸说成是他们俩的功劳。

    这次自己就要好好表现让老爸看看,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的。